113 一拳

    第二日。

    任元正式向巡逻队,渔阳村村民宣布撤离之事。

    众生百态,各有不同。

    对于巡逻队队员来说,能够回返桂华城,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回到桂华城,无论再安排什么样的职位,总比待在巡逻队,天天直面怪异来的好。

    巡逻队,这可真是刀口舔血的职位。

    至于渔阳村民,则有些担心新的势力进驻村内后,他们的安全是否可以得到可靠的护卫。

    所交供奉是否会有变动,增减。

    总之,人心浮动。

    任元以及江炎几人,这几天也在细密安排,做好撤离准备。

    一应物资,都要提前打包好,巡逻队盘踞渔阳村多年,家底不少,自然要认真收拾清楚。

    他们几人已决定,等到溧水派派人来接手渔阳村之后,就立刻前往矿山,与帮派大部队汇合到一起。

    时间飞快,转眼间三日已过。

    这一日。

    夕阳西下,正是傍晚时分。

    江炎从渔阳村内,一处农户院中走出。

    “多谢江兄弟。”

    一个面容朴实的农户将江炎送到门口,口中不住道谢。

    “无妨,护卫村内安全,是巡逻队之责。”

    江炎笑着和农户客气了两句,转身告辞,快步离开。

    今日能有些怪异值增益,他心情还是不错的。

    这男人目送江炎离开后,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你唉声叹气什么?咱家的麻烦不是解决了吗?”

    此刻,他身边站着一位矮胖妇人,这是他的妻子。

    此时,见到丈夫叹气,她有些不解。

    “不是这个……”男人看着有些疑惑的妻子,他解释了句,“前几日任大头目说过,大河帮巡逻队就要撤离矿区,离开咱们村子了,

    我是在担心,我们村子之后的安全问题。”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妇人脸上有些不以为然,“无论是大河帮,还是那个要新过来的溧水派,不都是帮派吗?

    咱们供奉粮食,物资,他们护卫渔阳村安全,就是这样了,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懂个屁!”

    男人小声骂了一句,“帮派之间,能一样吗?能比吗?

    类似大河帮,这种大帮派,基本不插手村内事物,也不欺压村民,人家看不上咱们这些苦哈哈那点身家,

    只要咱们供奉足够,就能得到庇护,这已经是很难得了。

    而更多的些帮派,则是残暴不仁,霸凌弱小,这次,希望咱们得运气可以好些。”

    ……

    啪嗒!

    啪嗒!

    拐出窄窄的小道,江炎走上村中主道。

    他心中喜悦,这几日来,怪异值一直没有什么增益,今天终于有所收获。

    随后,江炎直接打开武道修改器,看向外功金刚罩功法这一栏。

    人物江炎

    功法金刚罩

    层次共四层

    状态第三层

    提升(可)/推演(否)

    怪异值36

    “终于,外功又可继续提升了……”

    江炎默默思量,金刚罩外功再提升的话,立刻提升到第四层,到时候,这本功法,也就提升到了尽头。

    若想继续修习外功,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重新寻找新的高阶外功,二是多寻找低阶外功,利用怪异值推演。

    这两种方式,江炎自然会选择第一种。

    推演功法,对他来说,耗费的怪异值,实在太多,他这么穷,奇怪耗不起。

    性价比实在太低了。

    况且,他不日就会抵达桂华城。

    他相信,在桂华城,肯定会有更多得到功法的渠道。

    对于这一点,江炎十分期待。

    “唔……就晚上吧,把功法等级提升上去。”

    他现在一般不留怪异值傍身,有了就用,先把自身实力提上来再说其他。

    毕竟实力强了,灭杀怪异的能力也会提高,这样一来,获得怪异值的效率也会提升。

    这是一个良好的循环。

    就这样想着,江炎已经即将走到村中广场。

    傍晚已至,就不回去做饭了,直接混个大锅饭,省心省力。

    只是,未至广场,

    忽然,

    他后方街道上,烟尘如龙,携夜色滚滚而来,马蹄声不断。

    “什么人!”

    江炎顿步,缓缓转身。

    哒哒!

    哒哒!

    一匹红鬃马极速跑来。

    见江炎处在街道正中,竟然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

    临近江炎之时,红鬃马后蹄踏地,前蹄抬起,重重踢向江炎。

    嗯?

    这么大恶意?

    江炎见大马直奔自己而来,速度不减,扬蹄踏来。

    心中怒气一闪,这马撞的是他,若是普通人,这大马一踩之下,性命都会不保。

    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管你是谁?”

    “先吃我一拳!”

    对此,江炎脚步一跨,周身气流疯狂涌动,身下五米范围之内,地面皲裂,轰然破碎。

    大量砖石碎片被一下震荡的冲天而起,铺天盖地的向着四周飞溅,都如暗器一般打出了破空的呼啸之声。

    而他强横无匹的身躯更是狠狠压爆空气,瞬息跨越过数米距离,直接来到红鬃马身侧。

    抬臂,

    一拳击出!

    轰隆!

    这一拳,排山倒海,雷霆万钧。

    所有阻碍的空气都在狂猛无铸的力量下挤压爆炸,形成大串的激波气浪。

    江炎拳峰所向,就好像刮起了一阵狂风,无数烟尘被拳风卷起,怒龙般咆哮奔向了马上之人,就好像天塌下来了一样!

    震耳欲聋的狂风恶浪扑面而来!

    这让马上之人脸色瞬间凝固,头皮登时一炸!

    这是什么人?难道是炼体境武者?

    令人窒息的狂风扑面而来,眼见到这样恐怖的声势,这样凶猛无匹的一拳。

    端坐在红鬃马背上的男子,此刻,他的心脏似乎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攥住,一种前所未有恐怖的感觉充斥着心头。

    他有感觉。

    这一拳,可能会打死他!

    “啊!”

    顷刻间,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击,这男子疯狂咆哮一声,同样吸气调力,一拳轰出。

    以拳对拳!

    “愚蠢!”

    随后。

    轰!!!

    拳拳交接,时间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

    从江炎身上,一股近乎泰山压顶大力量,通过二者接触,瞬间就导入这男子体内。

    嗡!

    从他的手臂开始,一股强烈震荡的波纹开始扩散。

    噼里啪啦!。

    硬接了江炎这一拳后。

    这个不知名的嚣张男子眼珠子猛的一瞪,浑身上下发出连珠炮似的爆响。

    痛痛!除了疼痛,他再也感觉不到第二种东西。

    在江炎这排山倒海的一拳之下,沛然巨力几乎崩断了这男子的肌肉纤维和的骨骼。

    顷刻间,他身上毛孔当中血雾喷溅,转眼的功夫彻底化作了一个血人。

    轰隆!

    力量继续传递,传至红鬃马身上。

    咔嚓!

    几乎是瞬息之间,红鬃马四肢碎裂,带着周立倒飞出去数米远,在地面砸翻数圈才停下,才停了下来。

    一圈鲜血殷红迅速散开,一人一马痛苦嘶吼。

    ……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