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章 猪与少女

    清晨。

    通红的金色光芒穿越地平线,照亮了渔阳村。

    江炎一早就醒了过来,打水,洗脸,清冷的井水拍在脸上,又从指尖溜走,低落到盆中。

    把剩下的水倒在屋门前方,那里有一颗银叶草,是他刚刚搬到这里时发现的。

    这段时间,江炎偶尔给它浇一浇水,这颗银叶草也从一个小豆芽长到了他的膝盖。

    生命力真的很旺盛。

    低身,江炎轻轻拂过银叶草的叶片,轻轻一弹,草叶上的水珠震飞。

    “小东西,以后我可不会来给你浇水了,但你还要好好长高呀。”

    小头目的身令已经下发,他除了薪酬增了一些后,还可以自己拥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子。

    今日,他要搬过去了。

    江炎随手背起一个包袱,腰间挂着常见,里面有一些他的衣物。

    符和几本武技,他都是贴身放好。

    这是他最珍贵的东西。

    仔细看了一眼这个栖身的小屋子,见没什么遗漏,右手提起被褥,走出屋门,转身离开。

    ……

    新住处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子,正房有三个屋子,还有一个厢房可以放一些杂物。

    院子中间,有一个很显眼的水井,江炎之前来过一次,喝过这里的水,水很清澈,质地清甜。

    水井上方,是一颗不知道长了多少件的梨树,早就过了盛果期,如今只是树端挂着些许梨子。

    啪,

    啪,

    江炎拐过一排排房子,偶尔遇到渔阳村的村民,他也只是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这处房子离汤龙的房子不远,更是和任元现在住的地方在同一排。

    取钥匙,开锁进门,把整个屋子,院子都仔细打扫一遍。

    最后,江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他将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了。

    这时,有敲门声响起。

    江炎开门。

    门外,汤龙手提着两只大公鸡,和一个半大猪仔。

    脖子挂着一坛酒。

    江炎愣了愣,实话说自从那次从野外回来后,即使汤龙费山自搭台阶,给江炎赔罪补偿,但裂痕终究出现,三人关系也就淡了下来,点头之交,做个公式化同僚就是。

    他没想到,汤龙会在他搬家时赠送礼物,但江炎也只是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挂起笑容,伸手虚引,让汤龙进屋做。

    “先把这三个小家伙安置好吧。”

    汤龙扬了扬手中的咯咯咯乱叫的大公鸡和哼哧哼哧的小猪。

    “嗯,好。”

    公鸡好办,找了个绳子从腿上一绑了,先让它们咯咯咯叫着。

    至于那头小猪,江炎找了一把木棍,在院子的角落围了一个栅栏,扔了进入。

    落座,汤龙喝了口水,道,“今日知道你搬家,送你点肉食,礼物简陋,不要见外。”

    “汤大哥有心了,只是换一个住处罢了。”江炎摇了摇头。

    两个男人沉默下来。

    “对了,”过了一会,汤龙指着在院子角落哼哧哼哧乱拱的小猪,嘴角弯了下,“这是任姑娘送你的。”

    任姑娘?任束容。

    江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任束容送他一头猪是什么意思,还是一头半大小猪。

    “这猪,我觉得还要养一养,现在吃掉太可惜了。”

    汤龙建议道。

    “嗯。”江炎点点头。

    妈的,猪肉吃不成,还得养猪,老子是要成为绝代强者的人物,现在居然还得养头猪。

    闲聊一会,汤龙告辞离开,江炎目送汤龙离开,沉默不语。

    两人都是聪明人,汤龙这次来,也只是表达一种善意而已,没有期待关系回复以往,江炎接受礼物,表示接受这种善意。

    江炎现在对整个世界的一切都保持着一份警觉,不为其他,他不想算计别人,也不想被人陷害,只想好好的活下去而已。

    ……

    收拾好了一切,头痛的看了看院子中的大公鸡和小猪。

    “唔……大公鸡今晚就可以让它们为我牺牲,这猪……真的要养?”

    妈的,他这时很想知道,任束容那脑子和她的某个地方一样,缺营养吗?

    你是猪,全家都是。

    日头偏高,江炎来到广场,照例练剑。

    随着他练习提高,他感觉自己对剑法的基础招式掌握也越来越熟练,很多剑招已经不拘泥于死板套路,而是剑招之间随意拆解,组合。

    因为快剑入门,特殊的发力技巧让他出剑如电。

    让偶尔有偷偷来学武的渔阳村村民看的眼花缭乱。

    “江大哥?”

    “江哥哥!”

    “你怎么又在练剑啊?难道你的剑法还不够好吗?”

    听到耳边传来的悦耳呼唤声,江炎无奈收剑。

    呵,江大哥?这女人这么自来熟?

    “任姑娘。”江炎冲着任束容抱抱拳,“多谢你的礼物了。”

    任束容今日穿着很普通,是渔阳村中普通女子的打扮,粗布衣裳,柔顺的长发也梳了两个大辫子。

    见江炎看着自己,她没有羞怯,反而踏起脚步,轻轻转了一个圈,冲着江炎甜甜一笑。

    “好不好看。”

    她脆声问道。

    嗯?

    江炎顿时警觉起来,这又是给自己送礼物,又是叫自己江大哥套近乎,又是施展美人计。

    “好看。”江炎心中思量,脸上却透出欣赏,他目光清澈,态度真诚,“任姑娘天生丽质,钟灵天成……”

    江炎绞尽脑汁,说着赞美之语。

    直接把任束容说的头脑一阵迷糊。

    他口中说的,真的是自己吗?

    虽然他说的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自己听不懂,但是感觉就很美啊。

    江炎看到任束容被自己的灌顶大法灌的迷糊,转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虽然不知道这女人想干什么,但肯定又是什么让他为难的事情。

    他可不认为任束容对他有什么想法,才刚刚认识两三天,他可没有龙傲天一般的自信。

    任束容见江炎突然转身离开,顿时清明过来,急忙小碎步快跑追上江炎。

    这个男人,真的油盐不进。

    自己的示好三连,猪也送了,江哥哥也叫了,新改的衣服也第一时间让他看了。

    然后他转身就走,准备对自己不理不睬。

    那怎么可以。

    “江炎,你等我一下。”

    任束容直接喊道。

    ……

    PS:我听读者说,看这本书就是为了吐槽我的错别字和花式求推荐票来的,别的都不重要。

    我不信,你们肯定是为了看帅作者来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