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龙宫

    鲸群从头顶彩云游过。

    漫长枯寂岁月中,石兽已经失去了灵性,一如周围荒废了的大大小小宅院,种种奇珍异兽出没荒草间。

    天空,鲸群悠远深邃呼唤……

    白雨珺知晓,海下世界正是东海龙宫所在,曾经是。

    榕树上,长有三对翅膀的鸟儿成群,巴掌大小,好奇围观陌生来客,一株兰花拔出根须换个地方扎根,馒头大圆滚滚土地兽露出半颗脑袋,光怪陆离却很安逸的世界。

    踩过落叶,来到青石古潭。

    如镜古潭倒影彩色唯美天空,入目难以忘怀。

    “真冷清……”

    云渺渺,水悠悠,于今几度蓼花秋。

    金黄树叶打着旋儿落下,轻轻落水面激起微微涟漪,点缀了天空。

    长长白鳞龙尾延伸探进水潭里,双眸微闭,感知地下水脉尝试构建世界地图,此行最大目的是为了与同类见面,问题是目前为止连真正龙宫在何处都不知道。

    脑海里,三维地图缓缓成型。

    但是向前探索到某片区域,忽然无法继续感应,像是被屏蔽成了空白,难以继续探索。

    另外,这里的地下水脉支离破碎……

    无奈叹气。

    “远古东海龙族生活的地方么?很神奇,可惜,这里再也不会重现往年,一切都过去了。”

    脚尖轻轻一点,腾空而起。

    卷起落叶相随轻盈飞天。

    雾气里山丘河流湖泊忽隐忽现,白雨珺飞行中俯视大地,看见更多屋舍府邸遍布,或雅致清幽或奢华威严,此外还有许多宽阔广场空地,也许是当年幼龙修行演武之处,如今重新归于自然。

    远古时期称霸洪荒仙界,依靠的是实力以及族群数量。

    堂堂霸主没落如斯……

    都结束了。

    某白没能赶上龙族霸道好时代。

    边飞边嘟嘟囔囔。

    “古书有记载,龙宫,深海之渊,神兽所居。”

    “朱门大第,墙宇甚峻,珠扉高阙侍卫森严,修廊绳直大殿云齐,紫阁临空危亭枕水,宝饰虚檐穿珠落帘。”

    “黄金做屋瓦,白玉为门枢。”

    “水晶宫殿玳瑁梁,明珠异宝锦绮张,到底在何处……”

    半柱香过去。

    渐渐地,白雨珺察觉空中遍布莫名危险。

    安全起见只得落地前行,落地后威胁消失,但脚踩地面总觉得哪里不得劲儿,青草芬芳蝴蝶翩翩,绿树成荫花盛开,各种小兽蹦跳欢悦,怪怪的,反正没感觉到威胁那便继续往前走。

    轻风抚过绿草地。

    吹得白发丝乱舞遮了双眸,天空,草地,孤影。

    登上土丘顶。

    虬根歪斜花树盛开,苍老树干鲜艳花冠,风吹得满树粉色花朵簌簌,白雨珺站树下捏住一片花瓣,轻抿丹唇尝尝味道,遥望四周。

    “往前再无水,此乃最后一丝水脉……”

    苍穹晚霞云朵间的鲸鱼群绕圈,避开此地。

    “不愿靠近么?”

    举目远眺,丹凤美眸眨了眨。

    无论怎样都要去看看,龙宫,飞升仙界以来无数次传说秘境,身为真龙总要面对,看看也好,省得挂在心底是个念想。

    抬起素手捏住一截花树枝,轻轻一掰。

    喀嚓~

    小小树枝挂满粉色花朵。

    微微低头,左手压住白发右手将花树枝插好,当发簪,感慨自己快要忘却那越来越模糊的短暂记忆,其实也挺好,想多了会很累。

    一阵清凉微风吹来。

    花树洒落片片花瓣飞向远方,落满肩……

    漫天花雨中。

    孤独身影往前行,去寻找答案。

    走过青草山丘,驻足观望每一处角落,走过倒映天空的平静河流,分不清倒影和现实,望水面叹气哀伤,蒲公英轻轻慢慢飞。

    三天后。

    走上山脊,望山。

    山峰高耸入云,链接海底世界与大海,犹如梦幻仙山。

    古树如伞落叶金黄,百花齐绽放,极美珊瑚绚丽迷人,一座座精美楼宇亭台遍布山峰,半山腰雄伟宫殿伫立,彩光万丈,千万门户缠绕山峰仿佛一条巨大神龙,雄伟宫殿便是龙头。

    “当年龙宫看起来很有钱。”

    径直去往山峰,龙宫近在眼前,白雨珺俏脸毫无笑意。

    实际上,双眼看到的龙宫山峰是另一番模样……

    沿着宽阔砖石路慢慢走,双眼谨慎注视路两侧草坪,走着走着忽然顿住,略微沉思,将步子迈得大一些。

    偶尔莫名拐来拐去,很是古怪。

    穿过斑驳龙门。

    望着山下壮观瀑布皱眉。

    以往最喜欢瀑布如今却绕着走,特意绕远路避开,白雨珺一举一动看起来十分怪异,无处不在的瀑布严重拖慢速度。

    攀登没多久,抬起袖子擦汗。

    “真热……”

    小手煽风降温。

    脸颊热出红晕更显皮肤白皙,沿台阶攀登。

    整座山峰静悄悄的,死寂,白雨珺一步步登上半山腰空阔广场,雄伟龙宫已在眼前,静静伫立,丝毫看不到岁月痕迹,金碧辉煌无法形容宫殿之神奇,比天庭多了几分奢华,以及淡淡古韵。

    没有虾兵蟹将也没有龟丞相,孤冷清静前朝旧殿,震撼,站在殿前才明白自己的渺小。

    “前辈~您在吗?”

    喊声在空荡殿宇之间回荡。

    白雨珺耸耸俏鼻,疑惑的左右看看。

    “奇怪,我明明嗅到神龙气味儿为啥看不到呢?难道……世上能够挡住龙族真实之眼的只有龙族?”

    摸摸头顶龙角。

    “好像是个男龙。”

    略犹豫,迈步朝雄伟正殿走去,走得很慢。

    忽然。

    正殿上方两盏巨大灯笼点亮。

    宏伟殿前广场,小小身影已经走上台阶,站在高达十几丈黄金铸造大门前,龙形浮雕栩栩如生,广袤山川河流以及浩瀚海洋,精美至极。

    “感觉像是在梦里,也只有龙族能无所顾忌使用黄金铸造建筑。”

    用指甲使劲儿抠。

    居然没能抠下来半点黄金,坚固程度不输天军战争要塞。

    敲敲黄金门,非常厚重。

    站门缝前试了试发觉挤不进去。

    双手搭两扇门上。

    用力!

    轰……轰隆隆……

    像是巨大金属齿轮运转发出轰鸣,随着往前推发出沉闷回响,厚重黄金门被白雨珺以巨力推开,门缝内明亮光线越来越宽,眨眨眼,看见宫殿里宝光灿灿珠光眩眼。

    两侧朱红梁柱约十人环抱粗细,金龙缠绕其上。

    金玉砖石地面,周围以彩色珊瑚蚌壳做装饰,巨柱延伸向殿内,深邃悠远,最深处,高高龙椅上有个高大身影……

    xbaishewenxian00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