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袭击

    谈判室内,雪茄的烟气弥漫。

    梅特卡夫深深吸了两口烟,然后忍不住问道:

    “那么那个岛屿帮派结局如何?他们是否就这样被那凶残的总督给剿灭?”

    楚良回答:

    “他们度过了这次灭顶之灾,随后抓住了机会迅速发展起来,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巨型帮派。”

    梅特卡夫不由得问道:

    “究竟是什么机会,还能让他们就这样翻身?”

    楚良吸了口烟,盯着梅特卡夫回答:

    “他们投靠了外国列强。”

    梅特卡夫一愣,随后怒道:

    “该死的!原以为他们是英雄,谁知道居然当了外国人的走狗!他们已经不是英雄,而是狗——”

    说到最后,梅特卡夫话又戛然而止。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他自己现在也比人家好不了多少。他虽然是文兰人,但是却依然还在同罗坦人做买卖,甚至为了利益还帮助罗坦人干一些见不得光的脏活。

    于是梅特卡夫开始转移话题来掩饰自己尴尬:

    “那么有没有那种无所畏惧的帮派中人?真正的道上勇士!”

    楚良点点头:

    “也有,曾经有一个帮派叫做斧头帮,那是一帮真正的亡命之徒。警署得罪他们,他们就打死警署厅长;外国列强得罪了他们,他们就炸死列强亲王大将;本国元首惹了他们,他们就多次暗杀本国元首。除此之外他们还多次策划过多起暗杀,袭击对象无一不是国内外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斧头帮的人,可以称得上是无所畏惧。”

    梅特卡夫听得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英勇同行。

    当即梅特卡夫问道:

    “那么这些勇士是否得到好的结局?”

    楚良摇摇头:

    “斧头帮帮主最终被元首派出的特工设计伏击杀死,随后斧头帮也四分五裂最终消亡。”

    梅特卡夫听到这样的结局,他面露悲痛,不由得深深吸了好几口烟。

    过了一阵,他才忍不住惋惜地说道:

    “那是一帮真正的勇士,可是为何这样的勇士也没能得到好的归宿?该死的,难道就没有一个帮派有好的结局吗?我不想要听那种给人当走狗的同行前辈,我想要听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

    楚良回答:

    “也有,有的帮派会进行洗白,然后抓住机会成立党派参与一国政务,从而掌握权力。”

    梅特卡夫听到这话不由得直摇头:

    “这样的人已经不是我们的同行,他们已经转行了,不再是我们这些地下黑暗男儿们的兄弟!”

    说完之后,梅特卡夫越发用力地吸着烟,只见烟气不断从他的口鼻之中喷出。

    楚良坐在他的对面,也慢慢喝着茶吸着烟。

    此时谈判室内的气氛,倒是变得舒缓起来。

    克罗斯和阿加莎却感到了一阵压抑,因为他们知晓楚良和梅特卡夫两人的闲聊已经结束。

    果然。

    只见梅特卡夫将手中的雪茄在烟灰缸之中按灭,然后起身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看到梅特卡夫要走,克罗斯急忙迎了上去:

    “梅特卡夫先生,我们的谈判——”

    梅特卡夫哈哈笑道:

    “克罗斯老弟,我们改天再聊!”

    说着,梅特卡夫用力拍了拍克罗斯的肩膀,然后就继续朝着门口走去。

    克罗斯眉头皱起,他知道,今天的谈判搞砸了。

    但是他却只能放弃,因为这里是梅特卡夫的地盘,并且罗坦人的占领军就驻扎在这座城市之中,这让他不敢闹出什么动静来。

    而这个时候,坐在椅子上的楚良淡淡说道:

    “我们的合作都没谈完,就想这么走了?”

    梅特卡夫回头哈哈大笑道:

    “小兄弟的见闻让我大开眼界,改天再邀请小兄弟来我家好好做客!至于合作……呵呵,我说过的,不合规矩。”

    说着,梅特卡夫继续朝着谈判室大门走去。

    楚良轻笑一声:

    “我也和你说过的,我就是要来破你的规矩。我也劝过你,你们这些道上人物永远别和强权作对,否则没有一个好下场!”

    梅特卡夫闻言停下了脚步,然后他转过头来望向楚良。

    只见他胖乎乎的脸上充满了笑意,但是眼睛却已经犹如毒蛇一样阴狠。

    克罗斯见状心中一跳暗道不好,以他对梅特卡夫的了解,他知晓梅特卡夫生气了!

    只听梅特卡夫开口对楚良问道:

    “什么是强权?大炮是强权!如今罗塔人大炮最多,他们权力最大,我当然不会犯傻和他们作对!但是你呢?小子,恕我没能看到你有什么强权!”

    楚良转动椅子回过身,直面梅特卡夫:

    “我的强权,就是掌控你生死的权力!”

    听到这种充满威胁的话,梅特卡夫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

    他一拍手掌,只见两名黑西装顿时冲入了谈判室内。

    这两名黑西装的手中是黑洞洞的枪口,并且对准了还坐在椅子上的楚良。

    克罗斯原本想要阻止,但是他却最终放弃,因为他认为是这个小子破坏了他的谈判,他完全没必要救他。

    但是克罗斯却担心阿加莎还会护着她的朋友,可是让克罗斯没想到的是,阿加莎却拉着克罗斯往墙角后退。

    “老师,我们退远一点别被波及了。”

    看阿加莎的脸上,似乎完全不担心她的伙伴会被那些凶残且无情的帮派中人给杀掉。

    这让克罗斯不由得有些诧异。

    难道说先前阿加莎当着自己的面一直护着那个小子,并非是为那小子担心,而是在为……为自己和战友们担心?

    就在克罗斯惊诧的时候,却忽然只听得梅特卡夫惊叫起来啊。

    克罗斯急忙望去,却见到梅特卡夫双目忽然圆瞪,他的双手抓住自己的脸,肥胖的脸上表情扭曲,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跟着,梅特卡夫无比恐惧地尖叫起来。

    他肥胖的身躯更是瘫坐在了地上,叫声充满无比的惊恐,在这种惊恐之中他嘶声疯狂尖叫。甚至他被吓到失|禁,身下已经开始蔓延开一滩黄|色的尿液。

    “老板!你怎么了?”

    那两名原本用枪指着楚良的黑西装不由得满是诧异,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老板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仅那两名保镖不知道,就连克罗斯也同样一脸诧异。

    这谈判室内,一切如常。楚良坐在椅子上吸着烟,而别的什么异状都没有。

    克罗斯不由得惊诧道:

    “难道梅特卡夫先生有癫痫病?如今他发病了?”

    那两名保镖听到克罗斯的话,急忙用对付癫痫病的方法对梅特卡夫进行急救,但是却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而在阿加莎的脑海之中,恶魔的声音再度惊异响起:

    “这是信仰的力量!楚良那个怪物正在使用信仰的力量对那个人类的灵魂进行袭击和改造!原来楚良这个怪物,是那帮来自于异世界的生物中的一员!”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