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规律

    当海伦娜领着楚良离开嘈杂喧嚣的车厢,来到两节车厢连接的安静处时,海伦娜终于忍不住说道:

    “爵士,像您这样的人物,应该很少会有机会来到平民之间体会民间疾苦吧?”

    楚良听完说道:

    “在几天之前,我也是平民。”

    海伦娜纠正道:

    “我说的平民和您说的平民并非一个意思,我知晓您是几天前接受国王册封的。但是在那之前,您可是月湾市豪门楚家的富家公子,也算不上我说的平民。”

    楚良微微意外:

    “你还知道我以前的事?”

    海伦娜得意一笑:

    “别忘了我的职业,爵士。这些年来已经没有听说过王室册封新的超凡者,您还是头一个。所以您被授予铁盾勋章的新闻一传出,我们这个行业里头的人都在关注您呢。”

    楚良的兴趣并不在这件事上,他开口说道:

    “是否可以说说案情了。”

    刚才在嘈杂喧嚣的车厢中,说案情并不合适。

    如今两人已经来到安静之地,也该说一下正事了。

    一说到案情,海伦娜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爵士,再经过一节车厢就到列车车尾的货物车厢了,我们到了那里在进行讨论。”

    当即海伦娜带着楚良继续前行,亚力克也扛着那怪物跟在两人身后。

    他们三人很快就穿越了所有旅客车厢,来到了列车末尾的货物车厢。

    在这节车厢门口,已经有几名身穿水兵制服的士兵在看守,显然就是海伦娜所说的结束探亲假打算返回营地的那几名水兵。

    这些水兵并没有武器,但是他们身上的制服还是能够给普通人带来一定的威慑。

    楚良进入这节运载货物的车厢之后,一股血腥味顿时扑面而来。

    只见在昏暗的车厢内,地板上并排摆放着七具死尸。

    七具死尸胸口上都能够看得到破洞,还有那浸湿衣服的大片殷红血迹。

    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男子正在检查这些尸体,通过男子身上的制服可以看得出来他是这趟列车上的乘警。

    随着楚良进入车厢之后,这名乘警顿时站起身来朝着楚良伸出手:

    “您好!楚良爵士!我是朱尔斯,是列车上的警员。”

    楚良看了一眼他手刚检查完尸体还残有血液的手掌,并没有和他握手。

    自称朱尔斯的警员也忽然意识到他的手掌并不干净,于是尴尬地急忙匆匆收回笑道:

    “抱歉,失礼了。”

    此时,楚良、女记者海伦娜、黄金黎明调查员亚力克、警员朱尔斯总共四人已经齐聚此地。在车厢外,还有几名被海伦娜请来帮忙的水兵看守。

    死尸呈现在众人面前,没有比现在更合适讨论案情的时间和地点了。

    “我们都说一下各自的发现吧。”海伦娜建议道。

    然而亚力克却将他从雪地中带回来的那个蛞蝓般的怪物放在了地上,然后又取来了他的一个工具箱。

    “我知道的你们已经知道了,你们向楚良爵士解释吧,我先研究一下这个怪物。”

    说着亚力克打开了工具箱,只见里头尽是一些解剖用的道具,有刀子、器皿、镊子之类的专业工具,甚至还有一台显微镜在。

    亚力克将那怪物上面覆盖的帆布打开,然后开始准备解剖这个怪物进行研究。

    于是众人便也没有打扰他,海伦娜向楚良说道:

    “爵士,自从数个小时前发生第一起凶杀案到现在,如您所见已经死了总共七个人。如果这件事没法查清楚的话,恐怕会在整列列车上的旅客中引起极大恐慌。”

    朱尔斯显然脾气有些急躁,他抓住机会就插嘴说道:

    “让我来说一说具体细节吧!每一具尸体都是胸腔被破开心脏被摘除失血过多而死,死者有各个年龄阶段和各种职业的人,但是他们的死亡很有规律。每一个小时死一个人,并且是从第一节普通车厢开始出现死亡,随后是第二节、第三节……一直到现在死了的七个人,正好就是在普通车厢的最后一节,也就是外头那一节死的。”

    说到这里,朱尔斯指了指和众人所在的货物车厢相连的那节乘客车厢,示意最近的一起死亡案件就是在那里头发生。

    随后朱尔斯还耸了耸肩:

    “如果神秘死亡还会继续发生的话,那么这一次应该到达我们身处的这节车厢之中,说不定我们里头的某个人会被杀掉。”

    很显然,朱尔斯的话没有吓到任何人。

    海伦娜则向楚良说道:

    “我们觉得,凶手很可能就隐藏在外头那节车厢之中。我已经让那些帮忙的水兵们盯紧,看谁会出现异常的举动。”

    楚良则问道:

    “是什么使你们觉得,这是一起超凡力量参与的案件?”

    朱尔斯回答道:

    “因为我从业二十年,从来没见过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人的胸膛会突然裂口一个洞,然后他的心脏会自己掉出来的。”

    海伦娜也说道:

    “目击者很多,但是谁都没有办法知晓凶手是谁。当我们发现凶手会朝着车尾的方向,一节车厢杀一个人之后,我们已经试图找出在车厢间走动的凶手,但是却全然没有线索。”

    楚良闻言微微颔首。

    他已经听明白了,凶手朝着车尾的方向,一节车厢杀一个人,一个小时发生一起凶杀案。死者都是突然胸膛破开洞,心脏掉出来。满车厢都是目击者,但是没人能够看清凶手是如何作案的。并且海伦娜等人已经找出了规律,但是却依然没能找到凶手。

    楚良开口说道:

    “据我所知,四耀及以上能量外放的强者可以做到,甚至他们可以隔空杀死另一节车厢中的人。”

    能够做到能量外放的超凡者,隔空取物之事十分容易,取走一个普通人的心脏也并非难事。

    这个时候,正在给解剖工具进行消毒的亚力克说道:

    “这一点我已经给他们说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想要确定凶手是谁将会十分困难,除非先找到凶手这样做的目的。”

    海伦娜向楚良说道:

    “我们可以确定凶手行凶的轨迹是朝着现在我们身处的这节载货车厢来的,所以我们觉得凶手的目的很可能是这节车厢之中的某个货物。”

    楚良问道:

    “不采取拦截吗?”

    海伦娜回答道:

    “其实我们更希望凶手来到这里。这节车厢并没有乘客,在这里如果发生战斗的话不会波及太多人。”

    楚良不由得疑惑道:

    “可是凶手如果要来这里取某件货物的话,他有必要杀人吗?”

    众人将视线望向了黄金黎明的调查员亚力克,很明显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亚力克此时已经准备好了解剖准备正要开始动刀,他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许多超凡者的心态和正常人不同,尤其是那些原先是个普通人过着贫苦生活,随后突然被蚀能侵蚀得到超凡力量的人。他们会觉得他们有了力量之后可以为所欲为,不受这个世间规则的束缚。这样的人绝大部分会有一种强烈地想要引起别人关注的欲|望,他喜欢旁人畏惧他、崇拜他、议论他等等,他们享受这种关注并且沉迷其中乐此不疲,甚至为了获取这种关注他们会滥用他们的力量来制造各种事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