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收网(求各位亲的推荐票)

    夜幕笼罩的大街。

    一个身穿整齐西服的中年男子提着公文包缓缓行走,看上去像是一个刚加完班回家的上班族。

    黑夜之中,石板路和周围建筑都呈现潮湿的黑绿色,空荡荡的街道见不到旁人。

    中年男子慢慢步行,走了一阵他忽然停住脚步。

    跟着他脑袋一转,面向了一座还亮着灯光的民居。

    然后,他的身躯也随着脑袋转向民居,踏步就来到民居门口。

    站稳之后,中年男子并没有敲响民居的大门,而是就这样呆呆地站在门口。

    他的眼睛开始瞪大,一条犹如黑线般的虫子从他眼底伸出头来,面向民居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呯!!!”

    一声枪响陡然响起。

    中年男子腿上突然冒出一朵血花,他的身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他眼底伸出的虫子受到了惊吓,匆匆缩回眼中消失不见。

    民居中似乎也遭受枪声惊吓,顿时熄灭了灯火。

    在街道的远方,赏金猎人安娜正端着一柄红褐色的来复枪,枪口在冰冷的空气中还冒着一缕热气。

    几名警员从安娜身后涌出,迅速朝着中年男子冲来。

    中年男子想要逃跑,但是腿部的伤使得他根本跑不快,很快就被警员们按倒在地。

    一名警员观察着手中玻璃瓶里怪虫的绒毛指向,说道:

    “没错了!他就是被寄生控制的人!”

    安娜这个时候已经提着一只狗走了过来,她将狗扔到了一名警员的身上。

    那名警员抱过狗有些不满地说道:

    “别人都是用猫,你怎么偏要用狗?”

    安娜淡淡回答:

    “我喜欢猫。”

    警员们忙碌着,他们很娴熟地就将中年男子脑中的怪虫给引诱了出来,关在了玻璃瓶之中。

    今天他们已经干了很多次,甚至都已经知晓如何最大程度避免伤害到被寄生的宿主而诱出寄生的怪虫。

    有两名警员则粗暴地蹬开了民居的大门,进入内部盘查。

    被怪虫寄生的中年男子半夜在这民居大门前逗留,一定不会没有缘由。

    安娜这个时候忽然抬起头,朝着街道对面民宅的房顶上望去。

    只见尖尖的房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影,人影身穿黑衣和黑色披风,戴着皮质的黑色面具。

    女飞侠。

    她一袭黑衣,几乎和夜幕融为一体,站在屋顶望着警员们所做的一切。

    安娜扬起手中来复枪,对准了女飞侠。

    “乓!”

    安娜模仿枪声叫了一下,丰|满的红|唇翘起一个弧度。

    她并未扣动扳机,跟着便放下来复枪,房顶上的女飞侠至始至终都没有动过。

    民居内忽然传来叫道:

    “看看我抓到了什么!”

    安娜扭过头,只见之前进入民居中的两名警员,竟然抓着一个手指呈现触手状的男子走了出来。

    在后头,还跟着一个哭哭啼啼的正常女人。

    “异种!”警员兴奋地说道,“我抓到了一个藏匿的异种!”

    安娜只看了一眼,便回过头朝着街道对面的屋顶望去。

    空无一人。

    女飞侠的身影已经消失,茫茫夜色已经捕捉不到她的行踪。

    这时,一个警员却匆匆从街道远方跑了过来,他气喘吁吁地来到众人面前叫道:

    “所有人收队!立即回警署!”

    然后,他又冲着安娜说道:

    “安娜,约拿探长要你也一同回警署商议要事!”

    ……

    第二天一大早。

    天色将亮未亮。

    男仆吉米敲响了楚良的卧室房门:

    “少爷!少爷!约拿探长他们要有大行动了!”

    楚良打开房门:

    “怎么回事?”

    吉米回答道:

    “约拿探长刚才派人来说了,他们已经确定了贺拉斯的位置,就要展开抓捕了。”

    楚良点点头:

    “带我过去。”

    楚良穿好外套,就和吉米一同乘坐汽车离开楚家府邸。

    警方那边这么快就有了结果,这一点倒是让楚良有点意外。

    不过仔细一想也是,那些常年办案的专业人士,在他们的专业范围之内进行工作肯定是驾轻就熟的。

    按照吉米所说,警方的行动就在这附近。

    汽车行驶了一阵,就在道路上遭到了警方的盘查,看起来警方的封锁范围很大。

    负责盘查的警员甚至还带有装有怪虫的玻璃瓶,显然他们盘查的对象主要是被怪虫寄生控制的人。

    楚家的汽车自然能够很容易就通过盘查,一路畅通前行。

    当来到目的地之后,只见这里是一大片宽阔的平地,平地距离富人区很近,在平地不远处地势较高的地方就是一处别墅区。

    而这片平地,也是一片待开发的高尔夫球场。

    大批的警员已经聚集在了这里,约拿正在居中指挥调度,赏金猎人安娜还有囚犯老虎都在现场。

    楚良下了汽车之后,径直走到了约拿的面前:

    “探长,这么大的行动现在才通知我?”

    楚良的语气稍稍有些不满,约拿搞出这么大的仗势,明显是已经是精心详细策划过的。

    而楚良到现在才收到通知,并且还不知道计划的详情,这说明约拿并没有将他当回事。

    约拿伸出手拍在了楚良的肩膀笑道:

    “楚少爷,你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少爷,这些事情你就不用太操心了!粗活,就交给我来处理就行!”

    对于楚良,约拿还真的没将他当回事。

    在约拿的眼中,楚良出了有个好老爸之外,一无是处。

    楚良伸手推开约拿的手:

    “计划是什么?”

    约拿却伸手招来了一名警员,然后冲警员说道:

    “给楚少爷讲讲。”

    说完之后,约拿转身离开,去指挥着警员们的行动。

    被约拿招来的警员可不敢对楚良敷衍,他在地上摊开一张图纸,指着图纸对楚良解释道:

    “楚少爷,你看,这是这一带的下水道分布图。这些铅笔画的线,则是根据下水道养护工和茅先生派来的人经过补充后画出的,是一些老旧的下水道线路。现在我们已经大致确定,贺拉斯极有可能就躲在这一片地区!”

    楚良听到这里反问道:

    “你们如何确定的?”

    警员回答道:

    “我们抓获的所有被怪虫寄生的人,都是以这一片区域为中心分布的。我们还走访调查过,负责这片区域的下水道养护工最近有人失踪。并且赏金猎人安娜也曾追踪脚印到了这里。”

    楚良指着图纸上那些犹如迷宫般的线条,问道:

    “这一片区域这么大,派人搜索根本不现实,你打算如何锁定贺拉斯的具体藏身处的?”

    这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却是赏金猎人安娜。

    安娜蹲在了楚良的身边,冲着楚良笑道:

    “办法是我想出来的!我以前是猎人出身,我们打猎的时候,会在山林四周用锣鼓制造出巨大响动,将猎物往固定的地方驱赶,这样就能慢慢缩小范围,方便最后的围杀。无论贺拉斯是人还是怪物都得吃饭,昨天夜里我们在这附近的下水道投下了肉块,今天黎明时分我们来检查,这附近的肉块已经消失了,这说明贺拉斯一定还躲在下水道之中。”

    楚良听到这里,若有所思。

    只见安娜伸出手指,指向了分布图:

    “我们先焊死这片区域内的所有下水道窨井井盖,打算在这几个点制造响声,并利用烟雾弹和汽油燃烧进行驱赶,然后逐渐缩小范围。只要贺拉斯在这片区域内,他一定会被驱赶到这里!而这里,则是无处可逃的死路!我们也就在这里,进行对贺拉斯的抓捕!”

    楚良望向了安娜所指的死路,然后观察了一下四周:

    “这地方,就在我们脚下?”

    安娜红|唇翘起,点点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