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记得出席

    程千煜喝下茶,脑中一下子混沌,再抬头,看到沈小荷向他款款走来。

    “小荷,你来了。”

    沈小荷手一抖挂了武小磊电话,等到电话重新想起,过了几秒才接起来,“恩,你说。“

    电话另外一头,武小磊思索再三,依然说出扎沈小荷心窝子的话,“程千煜与宋佳佳共度良宵,这是传到我手上的偷拍影像,传给你了,你看下,那人还偷听到,下个月十七就是他们婚期。“

    沈小荷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打开,手指却颤抖着打开,里面那个面目如画的公子哥儿可不就是程千煜么?对面巧笑盈盈的可不就是宋佳佳吗。

    哦,他们抱在一起。

    亲吻,纠缠。镜头一路跟着他们到皇廷酒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个成年人都会知道。她别开眼睛,一滴泪水却从眼睛滑落,眼睛生疼的很。

    嗓音哑了,故作无所谓,对那头焦急呼唤的武小磊道,“这是哪个同行这么神通广大,大头条……“

    “小荷,我现在去接你,我们回T市吧。“

    沈小荷想张嘴继续笑,可张开抖了几下,最后泣不成音。

    这些绝望伤心的音调,进到武小磊的耳朵里,也再扎他的心窝子,但是他不这样做,沈小荷就不会死心,也不会同意跟他离开这里。

    离开程千煜。

    “我们回去吧,带上晓俊,我父亲已经答应我,在T市的分公司给我打理,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不会让你吃苦,不会伤你的心的。“

    沈小荷哪里听到他说什么,自然不会明白武小磊对她的心意,他剖心的自白,在她那里只是一个意思,离开这里,回T市。

    想到这里,她心痛得却是喘不过气。

    “好,他们婚期一过,我们就走。“

    第二日铺天盖地头条新闻,程家大公子跟宋家继承人竞争者之一宋佳佳要结婚,婚礼就定在下个月十七。

    沈小荷照常出现在公司,戴安看到连忙跟问程千煜怎么回事,遍寻不着人。

    就这样过去几天,沈小荷朝九晚六,十分遵循上班规则,仿佛这件事情,对她从来有任何影响。

    宋嘉毅这几天也减少了对沈小荷的小心机,安分守己的进行“复健“,势必达到,程千煜伤她心的时候,自己是她贴心小棉袄。

    因此,沈星河小人得志,又恨得她牙痒痒,宋嘉毅就差站起来,给沈小荷当个小太监伺候。

    沈小荷的存在就是她进驻宋家最大的障碍,所以在接到那个电话,尽管疑惑,但是对方说,按照他说的,沈小荷肯定会离开这里,事情也不会怀疑到她的头上。

    既能赶走沈小荷,又能全身而退,她乐于前往。

    “呵呵,沈小荷怎么都想不到,会出卖她的是你吧。“

    一番条件,讨价还价之后,沈星河终于掩盖不住内心的欢喜,讽刺出声叹道。

    她对面站着的,正是,沈小荷视为挚友的武小磊。

    他面色如霜,一双眼睛犀利而阴暗的望住,喜不自胜的沈星河,出口威胁道,“你要是走漏半点风声,别说宋家你进不了门,娱乐圈你也别想待下去。”

    沈星河知道其中厉害,稍微收了得意之相,拿起包包,扭了扭,走到门口,“要是沈小荷不能如期离开,你又当如何?”

    武小磊一笑,“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她断然会跟我回去。”

    “好,希望武公子是个言而有信之人。”

    沈星河回到住处,沈小荷正陪着宋嘉毅在健身房,进行复健,医生一边指导,沈小荷在一边鼓励。

    “加油,就差一点点了。”

    可就偏偏差三十厘米,宋嘉毅摔倒了,望住沈小荷不好意思的笑,“这双腿还是这么不中用。”

    沈小荷过去扶起他,小小低叹一声,“要不是我,你这双腿还好好的呢。你要加油,起码能康复的运动自如,我才好放心离开啊。”

    最后越说越小声,仿若心思越来越沉,沉得没有力气一般。

    沈星河刚巧走到她身边,听到这句,对武小磊说的话,从原先的三分信任,上涨到七分。

    宋嘉毅握住她的手,学小孩子一般耍赖,“我要是没好,可不许你离开。“

    沈小荷没有回应,低头躲开他殷切的目光,沈星河*说话,“嘉毅,这是你姐姐叫给你的文件,我帮你拿上书房,可以吗?”

    宋嘉毅稍微看她一眼,点点头,继而看回沈小荷,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种没有把握的感觉,让他不安,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沈星河上去书房,放下文件,想了想又从桌子上拿起来,放到架子高处。自觉妥当,关门出来。

    在楼道遇到沈小荷,故意拦住她,“知道勾引程千煜的手段失败了,转移目标到上嘉毅身上了?那也得看看能不能过我这关啊。”

    “走开。”

    沈小荷还没有从那个消息中缓过劲来,不想跟她有口舌之争。

    越过沈星河的时候,沈星河抓住她的手臂,掐得她生疼。

    “你就离开吧,权当对星宇亲姐姐的弥补。“

    沈小荷望住她,双眼闪过一丝疼痛,沈星宇怎么可以用来做交易呢,确实因为她的疏忽,让他发生了那场车祸,可星宇是星宇,沈星河是沈星河。

    “我会离开,你放心。“

    她要离开,并不是因为她权衡利弊的“请求“,而是因为这里已经没有让她牵挂的事情了。

    当年真相怎样,她也不想再追究。

    武小磊说得对,追究下去,程千煜的奶奶有关,宋佳佳有关,赵玉婷有关,她自己有关,桩桩件件,让她怎样面对程千煜,届时他们之间也无任何可能。

    程千煜自从那天跟宋佳佳的事情之后,很久主动叫沈小荷上楼,沈小荷更加不可能上楼找他。

    是以这几天没见到她,心念得很,驱车到她附近,心想,见上一面也好。

    沈小荷在房里待得闷,想喝冷饮,冰箱因为她病过几次,宋嘉毅不给放这些东西,无奈她只能出门,自力更生。

    走着走着看到眼熟的车,脚步踌躇一下,往路边内侧位移,程千煜看到那个明显发现自己,故作没看到的女人,无奈笑笑,发动车子,掉头,慢慢跟在她身后,慢慢欣赏她不自在的小步子。

    亏得现在晚上,这里少车进出,要不然程千煜这个车速,必定会引起民愤。

    沈小荷冲冲冲冲进一间便利店,快快买了饮料,冲冲冲出来,撞上一个人。

    后面店员追出来,“小姐,你忘记付款了。“

    程千煜一手揽住她肩膀,笑笑,“她只是出来问我要喝什么。“

    完美化解沈小荷的一次犯罪。

    “总裁找我有什么事情?“

    沈小荷才不念及他的好心,要不是他出现,这种乌龙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所以在他要了一瓶跟她一模一样的冷饮,付了款之后,单刀直入。

    程千煜扭开,喝了一口,“通知下你,下个月十七,记得出席。“

    沈小荷不敢置信抬头望住她,手中的饮料仿佛千斤重,冻得她手有点发抖。

    她艰难咽了一下,要是这几日她沉在一个恍惚,感觉不是真的世界里面,那么现在她醒了,媒体为了眼球什么新闻都能造出来,所以在程千煜没亲口跟她讲,她都侥幸的采取不可信的态度。

    现在倒好,新郎官亲自邀请她出席了。

    她望住他,想看到他心底去,失忆了,就真的什么都会忘记了?

    失忆了,就不会重新喜欢上之前喜欢的人了吗?

    失忆了……就……就可以任意的伤害人了吗?

    她感到泪珠在眼底,越凝聚越大,赶紧笑开,“啊,恭喜恭喜。我一定到场。“

    转身背对他,“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啊。”

    摆摆手,撒腿要跑。

    程千煜扯住她,“先陪我喝完这瓶饮料啊。”

    沈小荷内心的拒绝的,是愤怒的,这人这么戏弄别人觉得好好玩?

    “怎么说也是我给的钱啊。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沈小荷遍寻身上口袋,没找出一分钱现金,做不了豪迈大气的甩钱还他的解气动作。

    拿出手机,“支付宝我扫一扫,还你。“

    程千煜看着她这些可爱的小动作,情不自禁伸手,在她的小脑袋瓜子上摸摸,“我没有支付宝。“

    这人!

    又睁大眼说瞎话,之前那个时不时在支付宝给她一分两分钱红包的是谁?

    沈小荷扭开喝了一口,然后恨恨砸给他,转身就是跑。

    心里小小觉得解气,不还钱就不还钱,她先玷污了,让他也讨不了便宜,但……心底泛起的酸,又是为什么呢?

    程千煜千钧一发接住她扔的饮料,丢了手上这瓶,扭开她喝过的那瓶,大大的喝了一口,闭上眼睛,想她唇齿的清香。

    啧啧,美味。

    接着想想这次会不会玩过了,转念一想,反正武小磊晚点会告诉她,这不过是他的权宜之计,戏到时接着唱就对了。

    见上这一面,喝了这一口奶,了了他这几天的年想,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这一松懈,就差点在婚礼当日,被杀个措手不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