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什么时候办婚礼

    拿回零食这种小事,根本用不着一个堂堂大总裁亲自动手。

    这个只是倔强的要见她一面的理由。

    “好咯,你现在拿到了,回去吧。”

    沈小荷对吃有浓重的情怀,当年他就是用美食把自己拿下的,现在这个男人失忆了,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不给她吃就算了,现在还要拿回去。

    程千煜见到她赌气的小模样,摸摸鼻子,默默放下手中的零食,走近她,近距离盯住她,沈小荷假装很忙的样子,就是不看他。

    “走开啦。”

    程千煜笑出声,以前她不爽他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千方百计不跟他对视。

    通常这样之后,他会拿出好吃的,剥开,送到她面前,她就会一笑泯恩仇,非常干脆利落。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在逗你的?”

    沈小荷:嗯?

    摇摇头,“看不出来。”

    眼睛没有看他。

    “傻瓜。”

    程千煜摸摸她的小脑袋瓜子,把剥好的,放到她嘴边。

    沈小荷愕然望住他,恍然从前的一幕,她内心震荡不已,改用手拿下零食,“好了,好了,你进来,别人都说闲话了。走走走。。。”

    打开门请他出去,外面毫无一人,扶额,这下又大文章做了,跺脚,“你干嘛,这样大张旗鼓,要是有闲话怎么办?”

    “他们不敢说。”

    戴安跟他们出去,肯定会说了让人信服的理由,所以她也不用怕闲言碎语。

    大佬,他们不敢说你这个大总裁,但是光是眼神杀,她就可以千疮百孔了好吗?之前在西南区那间工作室的时候,又不是没有遇到过。

    “对了,三个月前,你怎么在西南区那边开新办公室?”还是在宋嘉城对面,开业也是同一天。

    “因为要搅宋嘉城的局啊。”

    那件事情之后,她没有问过他,相关问题,时隔三月,终于提出疑问了。当时他虽然没有恢复记忆,可是就是不乐意见到宋嘉城对她示好,第六感让他分外留意她的行迹,所以那家公司只是随便开了,怼宋嘉城的而已。

    沈小荷心底怀疑的种子又出来的,他递零食到她嘴边的镜头太震撼,她不得不怀疑。

    “你怎么知道她要送我工作室?你又为什么会留意到?宋佳佳不是你未婚妻吗?你应该帮助小舅子吧。”

    “宋嘉毅跟我一直不对盘,知道他跟你示好,我当然要捣乱。”

    “哦”。

    沈小荷问不出想要的答案,而且这个答案扎心了。

    知道她又是相信了,程千煜内心叹一口气,真好骗,跟以前一样。

    辛末出现在门口,跟程千煜打了一个眼色,“好了,我先上去了,有什么问题,随时上去找我。”

    “宋佳佳在楼上,我怕她找到这里来。”

    程千煜点头,表示理解,宋佳佳来找他?又是看中哪块地,那块工程了。

    “千煜,我等了你好久。”

    在程千煜面前的宋佳佳,总是温柔,温驯,内心的却是带着刀。

    “什么事。”

    “奶奶叫我来找下你,我们婚事她是同意了,我来跟你商量下婚事哪天办了。”

    辛末面色没挂住,心想这个女的怎么那么厚的脸皮,这边跟老板都抢地盘,偷资源,不亦乐乎,现在还能来谈婚约。

    能人也,能人。

    程千煜示意辛末出去,宋佳佳叫他先送两杯咖啡进来。

    辛末侧目,送进去之后,把门关上了。

    “奶奶怎么说。‘’

    “她说,你同意就可以了。婚礼随时可以进行。”

    “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希望你想清楚。”

    宋佳佳扑在程千煜身上,“之前我错了,我不应该理会我奶奶的威胁,我是爱你的,千煜,在美国陪在你身边的那些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走过我这一生中剩下的每刻每秒。”

    程千煜内心毫无波澜,心里明白,宋嘉城自打从Y国回来,现在白热化阶段,她必须跟他结婚才有筹码。

    没恢复记忆之前,他可以无条件帮助她,甚至先跟她结婚助她度过难关。

    现在他恢复记忆,结婚是不可能的,可以借煜集团给她靠一靠,让她依然在宋家站住脚跟,就当做对她在美国对他的陪伴。

    宋嘉城那个人,跟他一样,在国外打出一番天地,据说他的手段更加可怕,完全不给人后路,有这种魄力的男人,宋佳佳是斗不赢的,宋来恩在宋家事业上没有什么建树,但有这个儿子,他连带的给宋家做了大贡献。

    “佳佳,你知道我不可能跟你结婚的。”

    原打算,由得她自己领悟,给大家一个台阶下,现在情况,只怕她在假装不明白。

    “啊?为……为什么?”

    宋佳佳的哭颜,感染力强大,我见犹怜,见者无不动疼惜之心。

    泪珠儿恰如其分挂在下睫毛,再随着她的加大情绪,慢慢,慢慢的掉下,圆滚滚的泪珠,一滴连着一滴,滴滴分明,永远不会哭得难看。

    就是这么完美的哭戏,就是这么假。

    程千煜没有帮她拭去眼泪,而是走到窗边,深深吐出一口气,“佳佳,当年车祸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宋佳佳眼泪滴颤了一颤,比预定的时间掉早了,“你说什么?”

    难道他恢复记忆了?想起来他们并不是一对,想起来她欺骗了他?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呢?我也是在你被送去美国之后才知道的。”

    她不继续哭反而用笑来掩饰。

    “没,我突然对以前的记忆感兴趣。没有失忆之前的我,是怎样的。”

    “你别想太多了,如果你不想结婚就算了,你先冷静一下,我约你今晚老地方见。”

    “嗯。”

    宋佳佳眼角眉梢看到门推开,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凑近程千煜,帮他擦擦肩膀,低声说,“这里沾了东西。”

    他们这姿势,看起来是在亲密,她听到门哒的撞合起来,姑且不管那人是谁,她跟程千煜的关系,可以接着那人的嘴巴传开。

    程千煜听到声音回头,再看一眼宋佳佳,她打的小九九,他马上就能猜准。

    宋佳佳无辜的擦擦眼泪,“今晚我等你哦。”

    今晚是要好好跟她说清楚,顺便从她嘴里打探出更多东西。

    他拿起电话,打个内线,“沈小荷是不是刚刚出去了?”

    戴安望望外面,正看到一脸悲伤的沈小荷,说,“嗯,刚回来,神情很悲伤。你干嘛她了。”

    他果然猜对了,除了戴安就应该只有剩下她,其他人没有这样的权限。

    “没什么?帮我看好她。”

    沈小荷看着手中的扣子,镀金的袖扣,狠狠的丢到角落去,与玻璃墙发出清脆的声音。

    早知道就不要好心肠的拿上去给他。

    烂人,程千煜。

    不过就是失忆而已,她就由着他暧*暧*昧*昧,忘记他跟宋佳佳一起的事情。

    沈小荷,你真差劲。

    程千煜应约,准时到霍千勋的云山山庄,宋佳佳在老位置坐着等他。

    “你来了。快坐下。”

    宋佳佳给他倒了喜欢喝的龙井茶,香气扑鼻,沁人心脾。

    “我想过了,下个月的十七号,是个好日子,宜喜事。”

    程千煜望住她,摇摇头,“佳佳,今晚我来就是跟你说清楚,我可以是你的后盾,帮你跟宋嘉城争权势。但不包括我回娶你。”

    “你难道忘记,你是为什么回国的吗?”

    程千煜想起来,当初奶奶一直致力于阻碍他回国,他为了早点回国寻找丢失的记忆,借着要跟宋佳佳订婚的名义回国。

    果然后来,奶奶的心思转为让他们不能结合的目的,他便察觉奶奶跟他失忆的事情有关,或者是她不想让他记起过往。

    声东击西,掩人耳目,他回来了。

    只是他想不到会在机场遇到沈小荷,她还装作完全不认识他的样子,戏精这个外号,对于她一点都不负盛名。

    “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你结婚,当时是碍于奶奶的压力,我才用订婚的借口。所以,你不要幻想跟我有任何未来。而且对于近期你做的事情,你应该觉悟到,我们是不可能的。”

    你不要幻想跟我有任何未来。

    这句话,程千源也跟她说过。

    为什么他们都要说这样的话。

    明明以前都与她与给,她要什么给她什么?现在只不过是结个婚而已,这也不愿意?

    “因为沈小荷对吧。”

    宋佳佳终于收起可怜的样子,双目清明的望住他。

    “没有她,也不会是你。”

    “呵,说得堂皇,要不然你怎么会说这种话。你爱我爱到放弃国外的王国,也要随我回国,你别骗自己了……沈小荷根本,根本就不值得你爱。你可知道,她害死你了你哥哥,程千源!!”

    “关她什么事?”

    “当时要不是她约了你,又约程千源出门,也不会导致车祸发生,千源就不会走。她一直在一脚踏两船,她以前不爱你,现在也不会爱你。只有,只有我才爱着你……”们。

    千源,她心心念念的男子,在她多少个青春旖旎的梦里出现过,却被沈小荷毁了。

    那么美好的少年。

    他恢复了记忆,对车祸的记忆寥寥,万万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说辞。

    这段话的冲击力,加上脑中血块没有取出来,他坐下喝了一口茶,缓过劲来。

    宋佳佳看到他终于喝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她知道沈小荷还爱着程千煜,断然不会跟他说这件事情,不,甚至她更加担心,程千煜会知道,程千源是她约出去的。

    程千煜喝下茶,脑中一下子混沌,再抬头,看到沈小荷向他款款走来。

    “小荷,你来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