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烟雨

    如果性格从不改变,那么结局,其实早早注定。

    .....

    “我们分手吧!”

    昏黄的街灯下,细雨微风的路上,听着雨中的女子那一声大吼,淋着雨的楚南歌呆了呆,彷佛整个世界晃了一晃般,然后正想答话时,那女子又再大吼道:“楚南歌,我说我们分手吧。”

    楚南歌看着近乎声嘶力竭的女子,看着伞下的她,轻轻的回道:“嗯。”

    微风缠着细雨的夜中,深深的凝望一眼生命中的初恋,一个嗯字便彷佛吐出了所有力气的楚南歌就那样转身离开,只是心中的苦涩,便像雨水般泪流满整个眼中的世界。

    他知道,他其实早就知道会有这么的一天,只是时间几何,却不知而已。

    其实很多次楚南歌都想开口,他在想与其等她开口,让她难做,不如身为男孩子的自己洒脱点,反正说到底就是一场恋爱。

    这在快去快来的时代中,并不罕见,也不罕有,没有谁是不能被取代,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空气。

    只是每一次,每一次楚南歌总是开不了口,说不出那句沉重得像一个世界的话。

    所以最后在这个雨的静夜中,她声嘶力竭的喝破,他也就云淡风轻的答应。

    “好聚好散...。”漫步在微雨中,轻声对自己道了一句,楚南歌没有像大部份人一样去借酒浇愁,也没有失声痛哭。

    因为那些东西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如果借酒浇愁或是放声痛哭能挽回一段感情,他不介意,但他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有,那亦只是一个幻梦,一个很快就会破灭的幻梦,所以,他宁愿不要,他宁愿继续在自己的世界中呼吸。

    彷佛像是哭泣这一段爱情的夜雨很快又停下,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在夜幕光笼的世界中,走回大道的楚南歌看着红红绿绿下的男女,忽然觉得很是寂寥,很是寂寞。

    不是因为她的离开,而是相信著有一生一世,从书中读出了一生一世的人,忽然怀疑起这个来匆匆,去匆匆的浮生,是否真的还存在一生一世?

    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挂着自嘲笑容的楚南歌伸手拦下一辆计程车,便悠悠往家而回,往自己的世界而回。

    推开那一扇厚重的大门,换过一身干爽的衣服后,楚南歌按了按手中电话,让音乐连接上家中的音响,就那样静静的在旋律跳跃的家内,想着,看着,呆着。

    “是谁...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

    低低的歌声中,动人的音符中,这一个夜就那样逝去,消散。

    “铃铃铃...。”的闹声中,躺在沙发上的楚南歌睁开双眼,迷濛的看了眼电话,便瞬间跳起来,一连利索的动作中,他却骤然的停了下来。

    “嗯,分手了。”

    自语自语的道了一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楚南歌用手拍了拍脸,便又继续洗漱起来。

    他相信这个世界没有谁是可以像空气般不可被取代。

    悠闲的吃了亲手做的早餐,在轻柔的旋律中捧起一本书,想看,但却怎么都看不入脑,楚南歌想了想便拨打起电话。

    “喂,南歌,这么早找我做什么?”

    “无聊呗,找你出去走走,而且现在不算早了,已经10点。”

    “喔,你今天不用陪女朋友?”

    “分手了。”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阵沉默,然后便爽朗的笑道:“喔喔,那今天去那里?要不我介绍几个美女给你?保证有钱有样有身材。”

    嘴角掀起丝丝笑容,楚南歌笑着回道:“省省吧,你那些美女每位都上手了吧?你好意思?”

    “哈哈哈...,能介绍给你的,怎能上手,能上手又怎么会介绍给你?”

    “还是老地方等,吃了午饭再说。”

    “好。”

    慢悠悠的离开家,把耳机塞进耳朵中,就那样在川流不息的人群左右越过,看着路上甜甜蜜蜜的情侣,楚南歌的脑海中随着那些旋律忽然闪现无数零碎的片断,甚至连歌词也没听到,就那样陷入记忆的世界中,犹如幽灵般飘荡着前进。

    直到不远处的庙门前,出现了一位穿着简单衬衫的男子,楚南歌才从那个记忆的世界中退出,拔去那彷佛能让人看到理想乡的旋律,轻笑道:“今天这么快?我还以为要多等你半小时。”

    手中拿着一根香烟的男子,咧了咧嘴笑道:“喂,你看那些女的,这么早就来月老庙,肯定都是单身来求男朋友,有合眼不?我替你拿个电话。”

    从口袋中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燃后,悠悠吐出一口,楚南歌笑骂道:“滚,吃午餐去吧,我饿了。”

    听到楚南歌的话,扫了眼庙门前的女子,男子啧啧两声便跟上已经大步离开的好友,问道:“今天吃什么?”

    “随便吧。”

    “没有随便这种东西。”

    “如果有呢?”

    “如果有,这次算我的。”

    “我记得上次你便说过这话,但结帐的好像是我?”

    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男子拿出皮夹,从中抽出两张百元钞票,塞在楚南歌手中道:“上次不就是忘了带皮夹吗?来,你带老子见识见识。”

    撇了眼男子,楚南歌毫不客气的收好两张钞票,笑道:“好勒,且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随便,免得你以后出去丢人,丑就一个字。”

    热闹而繁华的都市之中,这段以吃闻名的街道上,男女老少的穿梭之间,绿树在迎风舞动,间隔的花圃在绽放着各自的芳香。

    不过跟随着楚南歌而行的人,却是无心欣赏,狠狠在路旁的垃圾桶上压熄手中香烟,总算是醒悟过来的他骂骂咧咧道:“你赢了,还真有。”

    轻笑一声,楚南歌指了指自己的脑子,道:“何书桓,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

    身为楚南歌好友的何书桓,扬了扬手道:“滚。”

    还没走入店门,店内坐在收银台旁的妇人便已招手叫道:“咦,小何,小楚,今天怎么这么有空过来吃饭?快进来坐。”

    踏入店门,何书桓没好气的望了一眼妇人,道:“张姨,今天星期七。”

    “哈哈哈...,要吃什么?张姨替你们下单子。”

    望了眼何书桓,楚南歌笑道:“随便,热奶茶。”

    “我也随便,冻奶茶。”

    “好啊,今天有些新鲜菜,我让老刘给你们加点,做个菜肉炒冷饭。”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