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手机阅读:m.yqzw5.com/6_6794/
    科嘉顿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带向半空,将他的身子翻转,面对向奥沙里克王,体内的冷意随着这股力量的出现消失,他的同伴与他一样,全都悬浮在半空,面对着向奥沙里克王,唯独烤肉被那一把冰枪给死死的钉在地面,有清晰可见的团状风雪将他围绕,科嘉看见烤肉的四肢在挣扎,脸部的表情痛苦扭曲着,嘴巴不停的张开又闭合,却再听不见他说话的声音,绿色的眼泪从烤肉的眼角流淌,顺着丑陋的脸庞落在雪中,他似乎很是担心科嘉,歪斜的眼睛,从始至终一直在关注着科嘉,看的科嘉的心里感动不止。

    因为面对向奥沙里克王,身又在半空,科嘉得以看见他的全貌,这是一头如巨塔一样高的魔物,全身银白色的重甲布满碎裂的痕迹,将他的身严严实实的隐藏,重甲上面勾勒着齐齐怪状的图案,由于表面的残缺,无法清楚的看清图案画着的是什么,科嘉隐隐约约的看出,仿佛是某种生物的脸,以他重甲的胸口为中心,整张脸延伸到了脚部与手臂的战甲。

    一件破旧暗红的战袍在奥沙里克王身后翻滚不停,他苍白的头发垂落在肩头,末端滴落水珠,每一滴水珠离开他的发梢,都将凝固成冰珠落地,他面部缭绕的风雪正在隐去,露出的容貌让科嘉感到害怕,那苍白的头骨完全没有血与肉,根本是一颗骷髅头,空洞的眼睛悬浮着两抹诡异的火焰,看得人心神不宁,仿佛灵魂要被那火焰给吸走。

    “放开烤肉!”科嘉鼓起勇气,他实在无法忽略烤肉痛苦的模样,尽管面前这头魔物强大到让他每一口喘息,都是用尽全身力气,科嘉发现,除了自己,其他人的眼睛都无神的望着奥沙里克王,就像失去了灵魂似得,表情呆滞,没有变化。

    奥沙里克王一步一步走近科嘉,声音充满好奇:“你竟然没有像他们一样意识由我掌控,这绝不可能!拥有漫长岁月的我,力量不是现在的你能抵抗的!”

    奥沙里克王抬手,一股吸力将科嘉吸到身前,冰冷的金属手套握住科嘉的脖颈,科嘉快要窒息的看着奥沙里克王,近距离看他的骷髅头,更加显得他样貌的可怕,怎么会有这样的魔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科嘉根本无法想象他是一头幽魂之主。

    科嘉过去虽然常常和魔物厮杀,但要像奥沙里克王这样的魔物,他近乎从未见过,瞳孔里充满了恐惧。

    “暗香天赋者。”奥沙里克王的眼睛贴近科嘉的脸,两抹诡异火焰飘忽不定,从他面上透来的冰冷,科嘉不禁浑身颤抖,有害怕的原因也有因为是冷的缘故。

    “巫术诅咒?很强的力量封印着,这股力量让我感兴趣。”奥沙里克王自言自语,“你可以不用死,他们必须要为我同族的死付出代价。”

    奥沙里克王放开科嘉,科嘉重重的跌倒在地,拼命的喘气,朝同伴的方向跑去,脚下一层寒冰将他双脚冻住。

    “先从谁开始呢?”奥沙里克王悄无声息的走近,在科嘉的身旁停下,他的声音带了一丝笑意,仿佛远古的乐章,声音变得空灵而又飘渺:“

    我曾无数次的建立平衡的法则,又有人或者魔物无数次的将这法则破坏,必须要让他们流血,他们才能记住这惨痛的教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即便如此,他们也总是反复无常,记忆的老者死去,新出生的孩子长大,他们又会忘记先辈的警告,来触犯这用血与死亡来制定出的平衡,妄图破坏我的秩序,每一次,他们都会跪着求我饶恕,如果轻易的放过他们,他们又会轻易的再犯,死亡就行从这头幽魂精灵开始。”

    “为保护幽魂地窟的秩序,我将地窟划分出两个区域,寒极冰渊里的魔物遵循着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胜者为王,寒极冰渊外,精英级别以上的魔物不能擅自攻击对方,除非是了争夺宝物与能量,最不能接受的是,帮助人类来杀死我们的同类。”奥沙里克王缓步走向烤肉,脚下的冰面一路碎裂至前,他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冷酷,伸手拔起钉住烤肉的冰枪,烤肉猛的站起,对着奥沙里克王无声的咆哮。

    科嘉担心烤肉的安全,拼命的大叫,让烤肉快逃,奥沙里克王的手按住了烤肉受伤的肩膀,他冷酷的说道:“所以触犯这一法则的生命,他们怎样杀死别的魔物,他们就要按照那魔物的死法死去,在这之前,必须要经历残酷的惩罚,我可以闻到你血脉里的气息,你来自于幽魂精灵哪一支血脉,如果不是念在你的先祖有功于我,我不会让你有这样轻松的惩罚。”

    围绕住烤肉的风雪四散,奥沙里克王手指用力握拢,烤肉的肩头响起骨骼碎裂的声音,鲜血从挤压的变形的皮肉内流出,痛的烤肉哀嚎,绿色的眼泪流满了整张脸,他本就是胆小的魔物,因为科嘉才变得勇敢,这一次,他的勇气彻底的失去。

    烤肉的哭声在科嘉听来是那么的刺耳和让他心痛,科嘉嘶声裂肺的大叫,怒目瞪视着奥沙里克王与那群围住他和同伴的幽魂之主,这群幽魂之主的全身没有呈现出虚无的状态,全是普通级别。

    “放开烤肉!”科嘉声音沙哑的叫道,每一次呼喊,都让他的喉咙疼痛。

    “这一只手的肩骨碎裂,再是另一只手,然后是膝盖,再是头骨,最后才是刺穿你的心脏,进化为领主级别,带给你的强悍生命力你不会那么快死去,记住这每一次的痛苦,是你帮助人类来杀死魔物要付出的代价!对你的惩罚,将是我归来,重新统治幽魂地窟的开始!”奥沙里克王手移动,捏碎了烤肉另外肩头的骨头,在奥沙里克王的威压释放下,烤肉x根本无力反抗,实力相差悬殊是这样的明显,以至于他开始没有发现奥沙里克王的存在,他故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与威压。

    “求求你放开烤肉!”科嘉近乎绝望的哭泣,心中的痛苦在蔓延,这让悬浮在半空的蒂蔓眉毛渐渐的皱到了一起,察觉到力量的波动,奥沙里克王立即停止对烤肉的惩罚,看向蒂蔓,声音低沉道:“又是一个惊喜的意外,竟然能让我施加的印记有破碎的迹象。”

    “是因为你的缘故么?”奥沙里克王望着科嘉,单手抓住烤肉的肩膀,另外的手将冰枪插地,顺手凝结出一把冰剑,朝着科嘉丢来,冰剑擦着科嘉的手臂划过,没有留下伤口,从剑身传来冰冷沁入皮肤,然后是从骨头里钻出的冷意,是奥沙里克王施展的能力【冰心之指】,这一能力能够隐藏在寒气中触及生命时发动,科嘉的脸颊立即结出薄冰,奥沙里克王似乎有控制好力量,适可而止,寒意从体内消失。

    痛苦只是一眨眼过去,科嘉瑟瑟发抖的看着奥沙里克王,眼睛里带着无尽的怒意,在科嘉受到【冰心之指】攻击的时候,悬浮在半空,失去意识的蒂蔓周身上下,卷起黑色的风,黑风随着奥沙里克王将【冰心之指】的力量收回消失,蒂蔓的眉毛也渐渐的舒展。

    看着那黑风的出现,虽是维持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但是科嘉能清楚的看出奥沙里克王不同寻常的情感变化,他眼睛里的火焰在加速的晃动,那握住冰剑的手也跟着在颤抖。

    “好可怕的力量!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么强的力量!”奥沙里克王的声音像呼啸的风声一样拖长,感受到奥沙里克王的恐惧,那些围成一圈的幽魂之主发出惊恐的声音,科嘉看见他们精致的脸孔浮现出害怕的神色,随即全部望向奥沙里克王,就如同人类的士兵在望着自己的领袖。

    “你们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来的!你们有什么目的!”奥沙里克王对着科嘉厉声问道,放弃了对烤肉的惩罚,一手握着冰剑,一手拔起冰枪,战袍在劲风中猎猎作响,大步朝科嘉走来,那群普通级别的幽魂之主全在朝科嘉靠拢,他们手中凝结出冰弓与冰箭,对向科嘉。

    那一刻,科嘉感觉奥沙里克王就像一个王者,带着王者的威严靠近了自己,与其说他像魔物,倒不如说他像一个人,假如他拥有血肉的脸颊,一定会像是索罗那样,科嘉心里默默的想,目光不再敢与奥沙里克王对视,即便他没有真正的眼睛,取代眼睛的是两抹漂浮不定的火焰。

    “你们来寒极冰渊目的的是什么!”奥沙里克王瞬息之间走到了科嘉身前,全身的重甲随他的走动,发出沉重的声音,战甲上面的那一张不知名生物的脸,仿佛露出了狰狞的表情,冰冷的气息从上面散发,迎面扑来。这透骨的凉意沁入皮肤,让科嘉的心跳不禁在加速的跳动,身子因为冷意流遍全身,冻的瑟瑟发抖起来,奥沙里克王像是突然发狂了一样,不断追问着科嘉相同的问题,“告诉我!你们来寒极冰渊目的的是什么!”

    科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奥沙里克王的问话,奥沙里克王所发出的威压,使得科嘉喘息困难,连天赋都无法施展,他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压制着,身心面临巨大的压力压迫。

    科嘉努力保持精神集中,不让自己的意志被寒冷击溃,紧咬的嘴唇流出了殷红的血,冻结成血块,把他的嘴给冻住。

    奥沙里克王手中的冰剑划过他的唇,将血块轻轻的划碎,没有伤及他一丝一毫,科嘉因为担心同伴的安危,大声吼出了他和同伴来寒极冰渊的目的是为找寻哀伤之眸,不过他没有说明,是为执行军方任务而来,是米南的委托。

    “哀伤之眸?”奥沙里克王的声音充满着疑虑,顿了顿,继续说道:“难道只是哀伤之眸?”

    科嘉拼命的点头,解释道:“我的一位朋友受了重伤,需要哀伤之眸来医治他的病,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样简单,在幽魂坟场遇到的那头幽魂之主,因为守护着一株植物,是与我们同行的猎魔师需要用到的,所以……”

    科嘉感觉自己藏着心里的秘密,在注视奥沙里克王那所谓的“眼睛”时,不知不觉的吐露出来,这感觉,让科嘉猛然想起了安其拉,那位十方猎魔师之一,大陆最强的夺魄天赋者,她的眼睛同样具有迷幻人心智的力量。

    “恩…没有欺骗我,我需要知道的更多,别再无力的反抗,虽然因为【诅咒】的缘故,我暂时无法完全控制你的意志,但是要影响你的意志,让你说出真话,并不是难事。”明显感受到奥沙里克王的威压在减弱,科嘉好受许多,心里也不再特别反抗他,“对我坦白你们的过往,我要知道是谁给你们施展下的巫术【诅咒】,想不到,沉睡这么久的时间,能够将【诅咒】力量施加到这么强的天赋者仍旧没有死绝,那一场浩劫,难道有幸存者?作为回报,我能让你和你的同伴相安无事。并且告诉我,外面的世界如何,现在统治军方的人是谁,我全部都要知道,这里是我的世界,我是幽魂之主奥沙里克王!”

    在奥沙里克王最后的喊叫声中,科嘉的精神世界受到神秘力量的影响,可伊丽莎白对他施加下的巫术力量,压制着他的记忆,让他无法说出她的存在,两股力量在无形的挤压碰撞,就像黑杰克给他施展下【黑龙印记】一样,来自奥沙里克王的印记【迷之印记】,随着他眼睛的注视,无形施加在科嘉身上,科嘉体内沉睡的神召天赋,感受到黑暗的气息入体,隐隐有要苏醒的迹象,又被压制着无法醒来,将他的身体当作战场,外来的力量与内在的力量在相互争战,让他痛苦不堪,就像有炙热的火焰从体内燃起,要从内部将他吞噬。

    “啊……”科嘉痛苦的哀叫,忽然间,嘴角露出邪恶且又鬼魅的笑容,汹涌的狂风时有时无刮起在四周,让那些围住他的幽魂之主颤抖,就好像邪魔与神祗共同临世,一瞬间,无比强大的力量充斥在附近,连奥沙里克王都不禁退后一步,急忙将【迷之印记】的力量收回,科嘉周身缭绕的狂风猛地无有,那让幽魂之主畏惧的压迫感也随着消失。

    “这力量是……”奥沙里克王声音不稳的说道,手中的冰枪因为太过用力的握紧碎裂,他声音欣喜的说道:“原来是她!”

    “也只有她才能施展出这样强的【诅咒】,我早该想到才对,这么久的岁月过去,她会变得怎么样了呢,你们退开,这里交给我,同族的死亡,我会用我的方式,给你们满意的答案,他们不是我们能够惹的起的人。”

    奥沙里克王的声音随即变得平静,挥手示意旁边的魔物离开,大批大批的幽魂之主退步向后,身影转眼消失在重新弥漫起的冷雾中,仿佛幽魂一样,来去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