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二、白野

手机阅读:m.yqzw5.com/5_5803/
    “没看出啦啊席辛,离开了学校你魅力还是那么大,你说,你到底平时勾搭了多少女生,不然怎么是个女的见你就扑过来了?”穆宁在席辛精壮的腰上拧了一把,这是他跟他妈妈白心学的动作,每次只要他妈妈使用这个动作,输的绝对是他爸爸。

    不可否认他爸爸有夸张的成分在里面,但是用这招对付别人是真的爽。

    “疼疼疼……”席辛配合的大叫着,吸引来了一众人的目光,让穆宁有些尴尬。

    “知道疼你还不老实交代?”穆宁说些站了起来往海边走去,他们要是再在石头上待下去,说不定都不用下去了,直接在石头上安家得了。

    “我没有啊,天地可鉴。”席和穆宁一边走着,一边还用右手做出发誓的样子,用来显示他的说话的真实性。

    ……

    海边浴场的人满满当当的,穆宁他们在远处看起来还好,结果到近处才看的清里面像下饺子一样多的人,光是看着就已经很难受了。

    “还下去吗?”穆宁转了转头看着席辛,这种情况他肯定是不想下去的,但是如果席辛想下去的话他还是可以看着这人下去的,反正他是不会下去。

    “算了。”席辛也摆摆手,这情况他还怎么下去,下去一个个的挤在一起取暖吗?

    两人无奈正准备回去,结果刚转身就看见迎面走过来一男的,赤裸裸的八块腹肌就那么暴露在外面,看的人好生羡慕。

    而且个头看起来比席辛还要高,应该是一米九这样差不多。

    不过穆宁也只是最初惊讶了一下,便没有什么感觉了,席辛倒是多看了几眼,他也训教,自然知道要训教到这人这种地步到底需要花费怎样一般功夫,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的。

    这样想着,他有些佩服这个人,别的不说,光这日复一日的训教,就不知道打败了多少只会说好听的话的人。

    两人各有心思的往前走着,结果那人丝毫没有绕过他们的想法,穆宁无奈,只好和席辛稍微侧了侧路线,想要从那人身边绕过去。

    可是那人也跟着他们的脚步一起移动着,一两次以后,穆宁他们也发现了这人好像是故意拦着他们一样,这么一想,他们就更疑惑了。

    他们和这人并不认识,更别说有什么交集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先生有事?”席辛他们只好停下脚步站住问眼前的人。

    “有。”男人回答的简洁。

    “这是你男朋友?”只见男人看着穆宁,然后问他。

    “是啊。”穆宁一头雾水,丝毫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会问这种问题,不过他还是如实回答了。

    “这样,那,交个朋友吧。”男人说着,从胳膊上的衣服里拿出手机打开微信。

    然后动手按着手机,头也不回的说到:“你扫我还是我扫你?”

    “啊?”穆宁简直一脸懵逼,他完全不知道这人要做什么,什么你扫我,我扫你的,他怎么听不懂呢?

    男人似乎也明白了穆宁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把自己手机递了过来,上面赫然有一个二维码,头像是一只猫,看起来慵懒无比。

    “扫微信加好友啊,你直接扫我吧。”他还很好心的给穆宁解释,然后睁着一双眼睛看着他。

    穆宁没说话呢就见席辛不干了,凭什么路上遇见个人要加好友穆宁就得加啊,他偏不。

    “这位先生拜托你搞清楚状况,他是我男朋友。”席辛强调着主权。

    “我也没说你不是他男朋友啊。”男人低了低眼神看着席辛,眼里像一汪清泉一样毫无波澜。

    “那……”席辛被这人噎到了,知道人家男朋友在旁边要微信还要的光明正大,这兄弟也是个奇人啊。

    穆宁已经在他们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反应过来了,他拿出手机扫描了一下那人的二维码,正准备合上手机,结果听见那人说:“你现在发送好友申请,万一等下忘了。”

    穆宁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还别说,他真就是这么想的,现在先扫描了这个人的二维码,只要不加好友就行,走过去谁记得谁呢。

    可谁知道他的小伎俩好像还没有派上用场就被那人识破了,罢了,加吧。

    无奈的又扫描了一次那人的二维码,把添加好友的申请发过去,那人看着微信页面通讯录闪烁着,点开啊那个红点儿:“你叫穆宁啊,我叫白野。”

    “加完好友了大哥你没别的事情了吧?”席辛看着两人大有他再不阻止就聊到明天早上的趋势,于是出声制止。

    “没了没了,你们忙。”男人跟明智的往旁边挪了挪,好方便他们走过去,穆宁和席辛是走了,可是刚才的男人看着手机里新的联系人喃喃自语:“穆宁吗?有机会还会再见的。”

    ……

    他这么说着,哪里知道这个机会来的这么快,快到他有些不敢相信。

    他还是听说有人在清水闹事所以过来看看的,结果这闹事的人恰好是今天遇到的,这个世界还真小。

    “老板,你看看这种要不要我叫人给赶出去?”服务员看来是个老手,一看就是经常处理纷争的样子。

    “不用,你让他们下来,我自己盯着。”给身边的人吩咐过后,他靠在吧台上静静的看着场上的动静。

    “就是他,就是他准备对我图谋不轨。”一女的指着穆宁,然后给身边的人说着,顺带还装的委屈巴巴的。

    “妹子你确定吗?就这个小白脸?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的男人显然不相信面前这个看起来营养不良的小白脸会猥亵自己刚认的妹子。

    “就是他,我回头就只有他站在那里,不是他还能有谁?”女人对于男人对她的怀疑很不满,于是大声吼着。

    “妹子别气,哥哥给你做主。”男人说着就要来拽穆宁,只不过没有成功,旁边伸出来一只胳膊挡住了他的手。

    “兄弟,这是什么意思?”大金链子显然不敢相信会有人在自己面前动手,更何况还是在他准备给妹妹报仇的时候。

    “说他对你妹妹图谋不轨麻烦拿出证据,不然,可别怪我不好说话了。”席辛一句话说的冷冰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