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章没法玩了

手机阅读:m.yqzw5.com/5_5613/
    就今天而言,香江资本市场中有太多的资金要进入易通地产这只股票,周瑜这边属于独家卖出者,只要有跟风盘出货就变得相对简单。

    至于为何将最高点定位在五十元?

    那是因为五十元之上才是历史套牢盘的密集区,周瑜当然不会自找麻烦。

    如果放在其他时间,或许周瑜可以慢慢玩,但现在不行,他还有正事要干,今明两天必须清仓完毕。

    章明翰的确是一位技术高超的操盘者,既然老板交给他处理,略一思索,操盘的策略已经成型。

    他没有在这个价位急于出手,而且根据盘面布置了少量筹码,造成买入量大而卖出量明显很少的态势,易通地产的股价上升态势随之发生了改变。

    元、元、元、、元、元、元......

    眼见着易通地产的上升曲线一点点改变,开始翘头了,越是临近尾盘易通地产股价的上升斜率越大,给人一种暗示似乎就要产生抢盘的态势。

    这是一种心理战,如果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缓慢上涨,或许成交量不会放出来,但是,人就是这么奇怪,易通地产股价到了尾市眼见着要拔高了,有些人再也不淡定了,纷纷加入抢盘行列。

    快收盘了,上升曲线越发陡峭,元、元、元......

    到了收盘的最后两分钟,元之上,成交量急剧放大。

    很明显,在这个价位章明翰安排了大量的筹码向外抛售。

    如果细心的话,人们会发现越是到了最后时刻,交易量虽然急剧放大,股价涨幅并不大,元结束全天交易。

    什么意思?

    不是已经开始拔高了,而且也放量了嘛,为毛最后反而不涨了。

    问题就在这儿,放量是因为追涨盘大举入场,涨幅缓慢说明卖盘急剧增加,两相抵消,所以在最后几分钟反而不涨了。

    也就是说,章明翰所控制的盘面上涨,刚开始并没有抛售多少股票,而是集中在临近收盘的最后阶段。

    均衡一点不好吗?

    人家章明翰是投资部负责人,老板说出货,不会管具体细节。

    而章明翰作为执行人就必须考虑具体一些,越是临近上盘,易通地产的股价越是高,此时卖出股票获利最大,这才是章明翰的意图。

    老板给高薪也不是白给的,当手下的自然要尽心尽力给老板考虑。

    全天交易结束,元价格结束全天交易,元。

    这个涨幅非常大,对比昨天还在十元价格摇摇欲坠,一转眼几乎将数天来的下跌一笔抹去。翻手云覆手雨,在资本市场演绎的淋漓尽致。

    虽说对比昨日,今天涨幅的确很大,但一开盘急拉几乎没有多少交易,元这个区间。

    看着这个收盘价,香江资本市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

    空仓的人免不了心里吐槽,不就是公司回购股票嘛,又不是大利好,更不是股权争夺战,我勒个去了,涨得也太过分了吧。

    至于那些入场买入的人来说,易通地产涨幅越大他们越高兴。

    哈哈,老子英明啊,当天买入当天盈利,值得庆贺。

    作为周瑜一方来说,这是操作策略。

    毫无疑问今日将有无数人进场抢筹,而周瑜他们选择今日出货,价格当然越高越好,也就有了开盘之后借助利好消息刺激,迅速推高股价,将出货价格控制在有利于己方的位置。

    周瑜几乎没有对手,对于怡和系他更是直接无视。

    不错,怡和系亏了不少钱,那又怎样,想报复想阻挡易通地产股价上升吗?

    资本市场较量需要真金白银,易通地产这么高的价位玩得起吗?一千万筹码就需要四个多亿资金,对怡和系这个搞实业一方来说,数量很大,对周瑜来说不算什么。

    更何况市场人气已经调动起来了,逆流而动跟找死差不多。

    其实,周瑜没想到的是,西门.凯瑟克还真有与对手较量的想法,他是有备案的。

    因为西门.凯瑟克误以为是易氏操控盘面,虽然他对昨日尾市庞大的资金量绝对震惊,怡和系的确是亏了不少钱,与易氏对抗稍显弱,但他不舍气。

    按照西门.凯瑟克原来的计划,只要对手发动攻势,易通地产一旦进入拉升状态,怡和系必须入场抢筹。

    不错,易通地产股价的确在暴涨,但是,西门.凯瑟克没有入场操作。

    易氏进场吃筹不正是他所希望的嘛,怡和系不已经准备今天入场操作吗?

    这正是西门.凯瑟克郁闷所在,易通地产回购自家股票的消息,当场把西门.凯瑟克打懵了。

    我勒个去了,发生了什么?易通地产回购股票,好像不应该啊......

    天下事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多着那,凭什么非要如你意?

    你妹,不是易氏增持易通地产股票,而是易通地产回购自家股票,你说西门.凯瑟克该怎么应对?他的备案没有一点用处,没办法操作了。

    易通地产回购股票与易氏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昨日的大资金不是易氏入场,而是易通地产携巨资入场,汉氏与易氏之间也就没有了所谓的激化矛盾,怡和系想借机入局的希望落空了。

    西门.凯瑟克拳头举起来了,才发现面前没有对手。

    这是什么样的卧槽马,我勒个去了,没有这样糟践人滴!

    很难形容西门.凯瑟克此时此刻的心情,精心策划,耗费巨额资金打压易通地产股票,差不多到了揭牌的时刻,最后发现自己空忙了一场。

    重要的是,自己一方亏了很多钱啊。

    看着股价飞上了天,西门.凯瑟克只能无奈地叹息。

    没法玩了,一千万股就是数个亿资金,买一亿股就是三四十亿资金,持股还不到百分之五,白瞎不说,关键是怡和系耗不住啊。

    倒霉催的西门.凯瑟克有泪只能咽到肚子里,放下举起的拳头,黯然神伤。

    想在易通地产上打主意已经没指望了,西门.凯瑟克不得不考虑后事,怡和控股才是根本,把资金撤回去布防才是最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