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土味的技巧

手机阅读:m.yqzw5.com/5_5363/
    看了一眼不远处扔在地上的绳子。

    有人来救他们了?

    目光移到莱拉两人的身上,女刺客已经潜行消失在原地,双剑战士眉头紧皱。

    “什么人?!”

    “观光山间美景的路人。”

    随着话音落下,一名外表稚嫩的少年人身边泛着淡淡蓝色幽芒出现在路中央,手里还捧着一杯草莓奶昔。

    转身看向布兰东和卡尔,对他们招手笑道,“下午好啊,两位。”

    “沙文!”

    卡尔顿时面色大喜。

    “你们竟然还活着!”

    “呃...难道我不应该活着吗?”

    青年打量沙文一眼,“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不想惹上麻烦最好...”

    不过他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我这人最喜欢麻烦了,尤其是找你们的麻烦。”

    懒得和他废话。

    扔掉手里刚刚吃了几口的奶昔,暴风护盾加持在自己身上,咒语短暂急促。

    二阶法术,冰瀑!

    庞大的寒冰浪潮让青年面色一变,抽身急退。

    潜行在沙文身边正准备伺机而动的女刺客,不得不暴露自己的位置,同样向一边躲闪过去。

    也就是在这个空档。

    一只涂毒的精巧袖箭无声无息从远处飞去。

    不过这个女人也是厉害,慌乱之间竟然徒手抓住飞向自己的袖箭,再次潜行,消失无踪。

    但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还想轻易脱身,沙文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寒冰射线横扫而去。

    再次打了女刺客一个措手不及,被冻住一条腿,摔倒在地。

    不等做出反应,一道由岩石组成的藤蔓自她脚下蔓延而上,牢牢的禁锢在原地。

    干掉一个。

    接下来只要一拥而上,把先前那位嚣张的青年处理掉,他们就算是安全了。

    莱拉被困,青年看在眼里。

    但碍于距离,还有不多扩大的冰霜浪潮,短短不到十秒的时间,他来不及做出反应。

    心中只能暗骂一声该死。

    停在远处,双方重新开始对峙。

    沙文又一次在背包里取出一份奶昔,甚至抽空给布兰东和卡尔搬出椅子让他们坐下先休息。

    他自己也翘起二郎腿,悠然自得的说道,“我可以让你先跑一百米,怎么样,公平吧?”

    任何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都值得重视。

    作为一名游戏达人,熟识各类竞技游戏。

    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不仅是实力和运气,还有心理素质。

    他这么做,就是故意搞那名之前极度嚣张青年的心态。

    我就是坐在这和你打架,甚至还能抽空吃上一杯草莓奶昔。

    人的心态一旦爆炸,往往都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沙文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卡尔和布兰东见到沙文的举动,相视一眼。

    他们不明白沙文这是想干什么?

    大敌当前,结果却找张椅子坐下侃侃而谈?

    难道是倚仗藏在四周的基隆?

    但...

    布兰东拉住卡尔的胳膊,暗示他不要说话。

    他了解沙文。

    这个狡猾的家伙,不可能在这种时候为了突显自己的厉害,刻意做出这种违和的事情。

    他一定有什么目的在里面。

    青年冷笑一声,“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呵呵,不要试图干扰我的判断,法师。”

    说的时候他的目光飘忽不定,非常警惕还潜行在四周的未知刺客。

    沙文笑了。

    他知道对方不敢轻举妄动,没有暴露位置的基隆是对他最大的威胁。

    搬上椅子优哉游哉的走到那名被困在原地,单膝跪地姿势的女刺客身边。

    仔细打量她一眼。

    亚麻色长发编制在脑后,鼻子附近有一些小雀斑,皮肤呈现小麦色,棕色的眼睛非常清澈。

    虽称不上绝美,但却非常耐看。

    在被子里挖上一勺奶昔递到她的面前微笑道,“这时我在特尼斯凯奇甜品店定制的草莓奶昔,非常好吃,要不要尝一口?”

    女刺客皮笑肉不笑,用极其富有攻击性的目光看着沙文,冷哼一声,“留着你自己吃吧,甜点男孩。”

    沙文耸耸肩把奶昔收进背包,指着那名青年说道,“你和他是连任关系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

    “就是问问,你们接吻过没有?”

    女刺客的目光瞬间变得非常谨慎,“你想干什么?!”

    难道这个看起来阴柔的家伙是一个色坯?

    此时的沙文不知为何,脑中突然闪过一道令人难以忘怀的浑厚男中音。

    ‘konodio哒!’

    趁她不注意,沙文突然抓住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然后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这一生只相信一件对的事情,那就是遇到你。

    若是你还没有男友,这份初吻,我就收下了。”

    土味至极点的情话让坐在不远处的布兰东和卡尔忍不住汗毛倒立,难以言表的恶寒顿时涌上心头。

    你这都是什么鬼套路?!

    那边的敌人还虎视眈眈的随时随地想要扑过来要你的小命,你奶昔还没吃完就开始谈情说爱了?

    不只是他们两个,就连藏在青年附近正在移动位置的基隆差点被他的一句话惊到平地摔。

    女刺客目光呆滞的看着沙文,她的心中此时没有任何的感动,或是触及到爱。

    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这人是傻子吧?!

    短暂的震惊后,青年持剑右手因为用力关节发白。

    似乎这个女人成了成功挑起他的怒火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沙文,甚至声音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这是你自找的,法师!”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女刺客面色大变!

    只是一瞬她就明白这个稚嫩的小子不是傻,而是故意在挑拨达伦!

    如果在这种战斗中失去理智,对他来说太危险了!

    “达伦!”

    但此时已经晚了。

    暴怒的青年斗气全开,长剑直指沙文的脑袋!

    沙文也是坏得很,眼看青年就要杀过来,临走之前他还故意摸了一下女刺客的脸颊。

    引得青年顿时大吼道,“我要杀了你!”

    不过想杀沙文的人多了去了,他的实力似乎还差了一点点。

    怒目圆瞪,长剑的剑锋只需要再往前一步,就能直取他的咽喉!

    可惜的是,眼前却只有一抹蓝色幽芒供他发泄怒火。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