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所谓牺牲

    姗姗来迟的和修政带着一脸严肃之色,事态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得严重,各个辖区都有着小丑组织活动的生活,那十三年前覆灭的组织未曾想到死灰复燃之后犹如烈火燎原一般。

    “相信各位来到这里之前大致已经了解了现状,没错,小丑组织再度复起,并且根据可靠情报,他们已经和24区的那位联手,其目标不言而喻。”和修政讲到这里,面色异常的难看,那位24区的王者,他以前也曾有过听闻,能够在那种环境之下,并且掌管作为CCG试炼场所之地的人又岂会简单?加之CCG本有其资料记录,SSS级已经无法局限他的强大,在加之本身小丑组织实力不俗,他已经预见到了CCG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威胁。

    听到和修政的话,众人的面色也是一变,哪怕是素来淡然的有马贵将都无法保持平静,作为白日庭的人,他又怎么可能不了解那位由和修一族亲手放入24区的存在?这可是作为上一代的独眼之王,连和修一族都无法奈何他,只能选择放逐这条路,老实说,就算是自己碰上他,恐怕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吧?

    韦恩环顾一周,在场只有他对于24区的那个存在没有直观的印象,但是按照原著的设定,这是一个比起旧多二福来说只强不弱的家伙,想不到自己刚刚说服高槻泉不引发流岛战役,旧多二福这个家伙便请来了潜藏在24区的王者。

    目光望向这个家伙,发现他脸上故作一脸难色,但眼中的戏谑却是隐蔽的闪动。

    韦恩皱眉,对于这个搅动风云的家伙心下的杀意又增添的一分。

    “这一次,毫无疑问,整个CCG都将投入全面战争之中,上至特等,下至搜查员,将没有一个人能够幸免。从总议长那里传来的命令是,务必要将小丑组织彻底歼灭,一个不留!”说到最后,和修政已经霍然起身,撑着桌子一脸坚决。

    从现在开始,CCG所有辖区的管理重组,分为十个番队,由十位特等带队,自行组建扫荡小丑组织的队伍。

    有马贵将是零番队,作为王牌队伍保护奎库利阿,是以不需要参与扫荡。其余九个番队将直接与小丑组织交战。

    散会之后,众人各自下去准备,就在韦恩离开之时,有马贵将叫住了他。

    二人脱离人群来到了角落,有马贵将沉默了许久,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我真不希望这样的时候到来...”

    韦恩闻言皱眉,“什么意思?”

    有马贵将缓缓摇头,“没什么,照顾好自己...”

    拍了拍韦恩的肩膀,他缓缓离去,背影依稀有些萧索。

    看着他的背影,韦恩陷入了思绪之中。

    在之后CCG与小丑组织的数次交锋之中,双方之间皆是未能占到半点便宜,在互有死伤的情况之下,此消彼长。

    大量搜查官于此长期的战役之中牺牲,熟悉的,不熟悉的,铃屋班除却铃屋什造本人以及副班长半井惠仁之外,余下尽没。下口班死伤殆尽,连同下口房本人无一人生还。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每个人都备好了一封遗书。

    15区,韦恩带着伊丙入她们遇上了小丑组织的几名干部,双方一番正面交战,以微小的牺牲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冈平死了,木讷的他为伊丙入挡住了来自偷袭的致命一击。

    这是佐佐木班第一个牺牲的搜查官,不单单是伊丙入,谁都心情都不好,哪怕是来自白日庭负责监视韦恩的小静丽。

    人之所以称之为人,是因为他们具备着七情六欲,拥有着情感。

    冈平虽然平时话不多,跟众人也不算熟络,但是木讷以及宽厚是他的标志,令人放心,可是这样一个不该死的人死了。

    这就是战争,存在于现代的战争,无可避免,必须承受伤痛,迎接死亡。

    是夜,伊丙入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韦恩敲了敲门,却无人应答,他轻叹一声,正打算转身之际,门开了。

    走进房内,但见伊丙入双手抱膝靠在床的角落,整个人显得沉寂且颓然。

    走过去,韦恩缓缓坐下,轻声道,“从你作为一名搜查官开始,就应该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们不是应该见证过死亡了吗?那么多次。”

    “或许那是因为我不曾与他们熟悉吧...”幽幽开口,伊丙入自嘲一笑。

    韦恩默然,他知道伊丙入的直率,也欣赏她的单纯,她不是像傻瓜那般的单纯,而是认定一件事物便不会有第二个心思的那般单纯,换句话来说,便是执着,固执。他并不厌恶这样的固执,相反十分欣赏,虽然有时候这样的性格容易得罪人,但却十分真实,所以这样才会有血有肉。

    “抱歉,是我没有做到一位长官应做的事情...”

    韦恩开口道歉,却被伊丙入按住了继续说下去的嘴,但见她轻轻摇头,“这不关绯世的事,你已经尽力了,你保住了很多人,我知道冈平的死其实你也不开心,但内心却想着任性的让你来安慰我,我是不是很讨厌?明明这样不好...”

    韦恩将伊丙入的手缓缓握住,轻轻摇头,“这样没什么不好。”

    伊丙入一怔,脸上露出了温柔的微笑,“那就让我再任性一下吧...”

    说罢,她缓缓靠进了韦恩的怀中。

    本该是想她推开的韦恩却未曾这么做,只是心底自我解释道,这是安慰她。

    他并不知道,这份纵容意味着什么。

    夜色凉如水,披着一件单衣的溪山月立于宿舍的庭院之中。当心事重重的韦恩从庭院路过之时,她缓缓开口道,“这么晚了,佐佐木特等还没睡么?”

    望着注视着自己的淡紫色眸子,韦恩回神,鬼使神差的说道,“你不是也没睡么?”

    溪山月淡淡一笑,“如果我说,我是特意在这里等你的话,你信吗?”

    韦恩面露尴尬之色,生怕在伊丙入房间之中所发生的事情被发现。

    见韦恩一脸紧张,溪山月不禁失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