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告别西武林

手机阅读:m.yqzw5.com/4_4532/
    “左护法!大事不好了!”

    “嗯?”天下封刀北论据点,刀无极看到焦急万分的黑衣刀卫突然心头涌现不安。

    “什么事如此慌张?”刀无极出声问道。

    “左护法,主席他,主席他……”黑衣刀卫惊慌失措地说道。

    “主席怎么了?!”刀无极心头一震,急忙喝道。

    “主席死了!”黑衣刀卫悲凉地说道,“四大名流也全死了,神武峰没了,六刀侯也死了三人!!”

    “怎么会这样?!”刀无极震惊莫名,突然来到的消息无疑将他打击的天翻地覆。

    “快!带人回去!”刀无极此刻已经管不上北论据点了,大本营被灭了,连自己的师傅都被杀了,现在一个小小的据点又有什么守护的必要呢。

    不过一会儿,刀无极便带着一千黑衣刀卫急匆匆地赶往西造据点。根据传信,刀无后的尸体现在就在那里。

    ……

    没过一天的功夫,天下封刀所遭遇的一切便传遍了整个西武林。听到消息的所有人都一片目瞪口呆。

    这刚刚铲除了天都而成立的天下封刀,怎么转眼之间便是这般下场?

    一个据点被灭,神武峰总部被毁,不仅势力骨干成员死伤不少,就连天下封刀的首脑,斩杀了暴君罗喉的神刀刀无后也被人给杀了。

    一时之间,整个西武林人心惶惶,纷纷担心日后又会出现什么变故,会不会又出现一个魔头开始暴力统治呢。

    遭受致命打击的天下封刀实力大损,声望一落千丈,原本西武林领头羊的位置不交而交,他们已经没有实力去维护这一个光芒万丈的地位了。

    他们现在该担心的,是那幕后之人又会从什么地方对天下封刀进行攻击。

    只是当刀无极等人抱团龟缩在一起,准备拼死一战的时候,却是久久等不到那想象中的声势浩大的敌人。

    ……

    西武林御清绝所在的山谷,君莫邪带着阿怜与御清绝辞行。

    “今日一别,日后江湖再见。”君莫邪对御清绝说道。

    “到时再让你聆听一次我的琴艺。”御清绝回道。

    “哦,那我就期待那时的会面了,告辞!”说完,君莫邪便转身迎着朝阳而去。

    “……”御清绝没有问君莫邪会去哪里,因为他已经有所预感。

    “少爷,我们去中原吗?”跟在君莫邪身边地阿怜问道。

    “怎么,你认为我会去中原?”君莫邪反问道。

    “这,难道不是吗?”阿怜疑惑不解,这次离开西武林,不是要去中原找三教算账的吗?

    “中原是要去的,但不是现在。”君莫邪有自己的计划。

    当初,圣夫子,老佛和道尊三人带着三教人马可是杀了不少天都的部署。君莫邪自然不会轻易地就算了,那样可是对那些为了天都奋战的人大大的不公平。

    血债必须血偿!

    不过想要报仇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上去硬怼。儒释道三教人多势众,他们在中原经营多年,树大根深,贸然上去,怕是很难全身而退。

    说到底,还是君莫邪实力不够。现在让君莫邪对上三教教主中的任何一名,他都没有绝对胜利的把握,更不要说在敌人的地盘还有友军护驾了。

    所以,君莫邪决定先找个地方闭关,提升实力。

    “我们去南武林。”君莫邪说道。

    “南武林?”阿怜疑惑地看着君莫邪。

    “西武林和中原或多或少的都有仇人,我们难以保证会不会暴露行踪,而去南武林就要好很多了,但是找个地方隐居一段时间,等我练好武功,再出山向他们一一讨回来!”君莫邪沉声道。

    “嗯,少爷去哪,阿怜就去哪。”阿怜微笑着说道。

    “放心,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不会抛下你的。”君莫邪向阿怜保证道。

    数天之后,君莫邪与阿怜两人踏过了西武林与南武林的界限。

    ……

    极元之境,将一种真气属性练至纯粹并达到顶峰。这一境界也是苦境人间,所能达到的最高内功层次。

    武君罗喉便是一名拥有魔元的极元之境强者,其深厚的根基修为在其当代难有抗衡的对手。

    身为罗喉的弟子,君莫邪自然得到了极元修炼的法门。他始终相信罗喉所说得,根基就是一切的根本,相信“大力出奇迹”这个道理。

    这一天,南武林一处山林之中,突然一股至高无上的洁白圣气直冲云霄。

    顿时祥云环绕,阳光普照。大地之上,枯木逢春,飞禽走兽自发地汇聚在一山脚下。

    片刻之后,圣气消散,天空大地恢复平静,鸟兽自动散去。

    无名山上,阿怜惊喜地看着从山洞中走出来的君莫邪,“恭喜少爷神功大成!!”

    “极元之境,终于练成了。”君莫邪静静地感受着自己身体内无穷无尽的力量。掌一握,周边大地顿时一颤,这股掌控天地的力量真是令人着迷。

    君莫邪放开心神,直感整个天地都在自己的感应之中。

    而就在君莫邪感应天地之时,在中原一处巍峨山峰之上,一名手持拂尘,顶着一头金色舍利,宝相端严,眉间一点朱砂的佛门高僧突然自坐禅中醒来。

    “嗯?”感受到逸散在天地之间的气息,佛门高僧睁开双眼,自信的眼神睥睨天下之余也是平添几分疑惑,“这苦境何时又出现了一名强者?”

    “那个方向是南武林,”高僧抬头望向南方,好奇心起,“纯净无暇之圣气,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也罢,静极思动,吾便去一会。”高僧起身,化作一道金光朝南武林而去。

    “阿怜,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闭关许久,君莫邪的时间概念已经模糊不清了。

    “回少爷,自我们离开西武林,来到这里后,已经过了八百多年了。”阿怜感叹道。

    “八百多年?!”君莫邪顿时一惊,他还以为顶多过去一百多年呢。

    微风吹来,一缕白发遮住了君莫邪的视野,这是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一头白发了。

    “没想到一转眼我就已经白发苍苍了。”君莫邪古怪地说道。

    “少爷不用纠结,每一位修为高深的先天人都是白发苍苍的,从某个方面讲,这是高人身份的象征。”阿怜微笑着说道。

    “那你的头发却是黑的。”君莫邪指着阿怜那一头黑长直说道。

    “不用纠结这些小细节,话说回来,少爷这次出关后可有什么打算?”阿怜错开关于头发的这个话题。

    “先出去看看吧,然后去讨一笔债。”君莫邪平淡地说道。

    “好的少爷,我们这就出发!”阿怜兴冲冲地向山下走去。

    “这么着急的吗?”

    “阿怜已经在这渺无人烟的地方待了几百年了!”阿怜幽幽的声音传来。

    ……

    在君莫邪与阿怜离开这无名山一天之后,一道金光从天际而来。

    “嗯?吾来晚了?”僧人左右看看,却是没有任何人影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