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极致的剑

手机阅读:m.yqzw5.com/4_4532/
    “杀……”天都数千部众一起围杀老佛,人数上的优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是如此的无力。

    短短的一刻钟,数千人已经被斩杀殆尽,出家人的老佛在这一刻展现出了杀伐之力。

    “阿弥陀佛……”将最后一人毙于掌下,老佛手捏佛珠,轻诵佛号。

    在不远处,阿怜一身鲜血,她的怀中是已经失去了气息的阿瑛。

    一直背在身上的宝弓已经落入尘土,身上的箭矢已经用尽,如今阿怜已是穷途末路。

    “各为其主……”似乎是在对自己说,道尊抬手,一掌气击向阿怜。

    无力反抗的阿怜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目光转向了君莫邪离开的方向。

    铛!!突然,一声琴弦之音响起,音律劲气破空而来,正好击散了道尊的掌气。

    “何人?”道尊与老佛看向琴音所出的方向。

    “在下御清绝,见过道佛两教教主。”久违出现的御清绝手提古琴,从树林中走出。

    “阁下这是何意?”道尊打量了一番御清绝,提问道。

    “御清绝此来,是为这女子,恳请两位教主高抬贵手。”御清绝手指阿怜,坚定地对道尊说道。

    “……”道尊看了一眼面色苍白地阿怜,心中叹了口气,他对御清绝说道,“我等此次受西武林联盟所邀,对付天都,而此女子却是天都之人……”

    “教主也说这是一女子,武功平平,两位在这江湖上更是名声远扬的大人物,又何须在意一名女子呢。”御清绝好言道。

    “……也罢,若是江湖人传出我等欺负弱小女流,也是不美,那此间就如此作罢,请!”道尊说完,便转身而去。

    “阿弥陀佛。”一旁的老佛也一同离开了。

    “幸好幸好……”御清绝此刻算是放下心来了。

    ……

    树林之中,君莫邪对上儒教教主圣夫子。

    轰!!双掌交击,轰鸣声中君莫邪稍退数步,圣夫子不愧是儒教先天高手,境界修为不是如今的君莫邪可以正面对抗的。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功力,若是今日不除,他日必将是心头之患!”君莫邪的表现极为震撼圣夫子,前者所拥有的根基修为,目前的儒教门人中没有一个同辈可以与之媲美的,不仅仅是同辈,整个儒教除了他之外,已经没有人是其对手了。

    如此惊艳绝伦之辈,只要不夭折,日后必然是苦境最顶峰的存在之一。

    “哈啊!”圣夫子一掌击退君莫邪之后,手中诸凤剑接连出剑,数道剑气破空而去,直指君莫邪。

    “……”君莫邪沉着应对,只见其以气驭剑,黑月于身前快速旋转,将来袭剑气收纳分化,圣夫子锐利的剑气顿时被消化于虚无,没有起到他预想中的作用。

    眼见剑气未曾建功,圣夫子立刻挺剑而上,诸凤剑快速出击,意图找出君莫邪的破绽。

    但君莫邪那毫无章法的出招却是让圣夫子一惊,前者招式简单,却能够完美的破解他的剑招,总是在他出剑的一瞬间就将他的攻势抵挡而下。

    短短的交手,让圣夫子感觉君莫邪早已经洞悉了他武功,并有了反制的能力。

    面对圣夫子拼招式的行为,君莫邪表示想笑。拥有写轮眼能力的仁心慧眼在,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君莫邪思维反应跟得上,那么久没有人能够在“技”上打败他。

    而且还有万神劫,这一能够称得上是剑招的极致的剑法帮衬。这一场剑法上的厮杀,君莫邪已经是胜券在握。

    呲!身影交错间,圣夫子一招落空,却是换的左肩一道血痕。

    “嗯!君子风!”圣夫子面色一变,踏步凌空,顿时成名绝技随心而出。

    “万神劫!”圣夫子绝技还未出,他体内涌动的大量真气便已经被君莫邪的仁心慧眼所发现。

    圣夫子绝技上手,狂乱的真气风暴裹挟着他的身影朝着君莫邪径直冲来。

    而君莫邪这一边,白色的剑芒一闪,一对剑翼立刻在君莫邪背后展开。

    剑翼轻轻一扇,无数道剑气破空而去,目标直指圣夫子的真气风暴。

    遇到剑气挡路,圣夫子再提真气,君子风威能再添数分,顿时狂风大作,万神劫剑气难抵其威,无法阻止其推进。

    临到近前,变招已是不及,君莫邪趁着万神劫第一式还未用尽,立刻凝最后剑势于手中黑月,对着来袭的真气风暴全力一击!

    “哈啊!”心知机不可失,圣夫子运起全身真气,他要在这一刻用绝对的根基一举重创君莫邪。

    叮!轰!!两方绝招相碰撞,真气乱流顿时席卷周边百丈,树木乱石毁于一旦。那离得近些的三教门人更是被真气余波所伤,重伤当场。

    呼~!君莫邪口吐鲜血,以刀撑地,变招不及的他被圣夫子强横的真气修为所伤,内腑受创,已然受了内伤。

    “吾再送你一程!”一招建功,为彻底铲除祸端,圣夫子绝技再上手,既然他根基占据了上风,自然是要将优势进行到底。

    狂风再次成型,面对圣夫子逼命绝招,君莫邪不顾内伤,全力以赴提起体内真气。

    “万神劫!”君莫邪双目一闭,天地为之一静,周遭万物尽收其心,随后一股莫名的气息从君莫邪的身上朝四周蔓延开来,原本满是暴虐之气的战场却是突然变得平润祥和起来。

    “嗯?这是?!”圣夫子双目一凝,君莫邪突然出现难以名状的变化,让其顿时不安了起来。

    “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圣夫子全力施为,随着一剑挥出,君子风所化暴风气流直击君莫邪。

    “……”就在圣夫子出招之时,君莫邪一剑劈出,平淡无华的剑气遇上君子风,却见那狂暴气流居然随剑气而消散。

    “怎么可能?!”君子风被破,圣夫子顿时大惊失色。

    咻!君莫邪再出一剑,同样一道剑气直奔圣夫子而去。

    “哈啊!!”圣夫子的气息已经被君莫邪锁定,无法安然撤退。无奈的圣夫子只得全力抵挡。

    呲!鼓起所有余力的反抗没有收到任何效果,浑厚的真气被剑气击溃,难以言状的剑气透体而过,圣夫子顿时血染长衫。

    “怎么可能?!”身受重创,圣夫子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绝对的好局面,怎么就突然地被翻盘了呢?

    连出两剑的君莫邪,鲜红的鲜血突然自嘴角流出。

    就在君莫邪想要再出一剑,结果了圣夫子性命的时候,一道庞大压力突然破空而来!

    飞速而来的老佛面色凝重,在远处的他发现圣夫子的情况很是糟糕,眼看君莫邪要再次出剑,来不及多想的他,立刻一记佛渡天指打出,意图围魏救赵!

    咻!剑气破空,目标却是圣夫子!

    佛渡天指指劲来到身前,运算好时间的君莫邪回身出剑,却不料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到达了极限,万神劫第三招顿时不攻自破!

    嘭!!指劲狠狠地命中在君莫邪胸膛,后者顿时被击飞出去,落在地上。

    在被佛渡天指命中后,君莫邪便将目光转向那圣夫子方向,期待那最后的一剑能够结果了他。

    这一看,却正好看到那道尊挺身而出,硬抗了那一道剑气。

    “功亏一篑……”君莫邪喃喃细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