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大势如潮

手机阅读:m.yqzw5.com/4_4532/
    “这……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人群中,一名青年武者浑身颤抖地看着焦土之中的关麟,茫然无措地向身边的人问道。

    “……”周遭的人惊慌地互相张望,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嘭!!这时,远处震天裂地的动静传来,恐惧的极招余劲让距离近的武者重伤当场。

    “圣夫子三位前辈败了!!”

    眼尖的一些武者看见了吐血后退的圣夫子三人,与之放对的罗喉却是姿态如旧,不见丝毫损伤。

    “撤退!!”武者联盟之中,不知是谁一声洪亮的高喝。

    已经没有再战之心的复仇会武者们顿时争相奔逃,乱糟糟的一片直让人想到“乌合之众”这个词。

    “久战不利,我们也走!”圣夫子与道尊老佛两人已经受了伤,立刻虚晃一招,快速离去。

    “呼,终于还是退了。”未来松了一口气,大规模的流刃若火攻击消耗了近乎八成的真气,如果复仇会再上,怕是要很大的几率翻船了。

    气双流功法正帮助未来快速回复真气,待会儿还要驰援天都呢。

    “莫邪,走!”罗喉化作一道流光从未来头顶一掠而过,向天都而去。

    未来见了,立刻跟了上去。

    当罗喉与未来赶到天都之时,天都这边的大战却是已经进入了尾声。

    进攻天都的人马早已经开始撤退了,从时间上推断,应该在复仇会那边撤退之前。

    一进入天都,残破的景象让未来一阵愣神。什么时候,连自己的大本营都被人攻破,随意进出了?

    进了天都,罗喉便不知去了哪里。未来无奈,立刻开始安排善后之事,清点损失。

    同时派遣快马,向西武林所有隶属天都的部门传达西武林叛乱的信息,以及回援天都的命令。

    傍晚,初步的统计出来了。

    天都的一间暗室中,未来在这里找到了消失了几个时辰的罗喉。

    “武君。”未来拿着统计报告,来见罗喉。

    “这次大战,我们损失很大,原本驻守天都内外的八万大军,如今只剩下两万三千二十五人,而且轻重伤者占了八成……”

    “天都的军械库,粮仓,金库已被洗劫一空,二十年的积累已经毁于一旦了。”未来苦笑道。

    “……唉。”罗喉负在身后的双手缓缓握起,又松了开来。

    “这里原本放着邪天御武的尸身……”罗喉沉声说道。

    “邪天御武?不过是尸体而已,武君是担心什么?”未来感觉到罗喉话语中的凝重。

    “无事,天都之事暂且由你全权处置,吾累了。”罗喉与未来错身而过,径直离开了暗室。

    “武君?”未来看着离去地背影,内心一片愕然,“累了?这话是我认识的武君说的吗?”

    ……

    “吾将归还这十万的血灵与怨恨,我的双眼将见证你的灭亡,我的骨头将刺穿你的咽喉,你的追随者永远见不到茁壮的幼苗……”

    “……”端坐在王座之上,罗喉静寂无声的回忆着往日的种种。

    与邪天御武一战,牺牲十万百姓和自己两位义弟,到如今被十万百姓后辈寻仇……

    “因,果……”罗喉闭上双目。

    ……

    “左护法,刚刚传来的消息,驻守在西武林东南西北四支大军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北西两支大军全军覆没,东南两支大军损伤过半,与攻陷天都的方式如出一辙,军中哗变,外敌攻伐,”殷末箫叹声道,“如今在外的二十万大军加起来只剩下不足五万人了。”

    “他们现在到哪里了?”未来问道。

    “正在来天都的路上,估计还有一天的路程。”殷末箫说道。

    “六扇门和律法司那边有消息了吗?”未来问道。

    “距离天都近的分部已经回来了,距离远的还没有消息,怕是凶多吉少!”殷末箫充满悲观地说道。

    “更不妙的是,如今整个西武林都在对抗天都,百姓已经被煽动起来了。”殷末箫满是忧愁。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看来这一次天都王朝怕是要危险了。”未来无奈道。

    “左护法,如今我们应当如何应对?”殷末箫问道。

    “大义已失,现在天都已经被定义成了反派,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可能会被有心人利用,从而被群起而攻之。”未来现在已经感到无力了。

    “而且我们现在的战争潜力已经消耗殆尽,钱粮不足,眼下这几万大军该怎么养活都是个问题。”未来无奈道。

    “左护法所言极是,西武林各城城主已经宣布脱离天都的统治,税收的路子已经断了。”殷末箫附和道。

    “所以当务之急是要解决钱粮的问题……”未来摊开地图,在西武林的东南方画了个圈。

    “您的意思是……”看着地图,殷末箫若有所思。

    “西武林的东南部,这里城池相对其他地方要少很多,不过十三座城,大概有一百万人,从在外的四支大军遭受的袭击强度来看,这里的叛军力量应当是最小的一个区域。”未来指着地图说道。

    “但东南部这十三座城在整个西武林八十八城里,往年的财政收入是排在末尾的,怕是很难支撑整个天都的发展。”殷末箫质疑道。

    “你考虑太多了,现在我们天都欠缺的是一块拥有纵深,能够休养生息的根据地,难道你会觉得我们会一直待在这东南十三座城中吗?”未来皱眉道。

    “左护法说得是,是殷末箫未考虑周详。”殷末箫暗道惭愧。

    仔细想想,殷末箫突然觉得这西武林东南部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这里与南武林和中原接壤,只要打通交通线,便能建立起一条商路,到时必然能够有不错的财政收入。

    “我先去请示武君,如无意外,征战即将来临了。”未来对殷末箫微笑道。

    ……

    未来原本以为,他的策略会得到罗喉的认同,但是结果却是让他错愕。

    “不出兵征伐?”未来惊愕道,“武君你是认真的吗?”

    “是……”罗喉难得的穿上了暗法之袍。未来无法看到罗喉的神情。

    “武君,为什么你会做出这样荒谬的决定,您应该知道如今天都所面临的危机!”未来急忙说道。

    “莫邪,你总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如今天都已失民心,这天下已经不再是天都的天下了,民心不再,再争也不过是徒劳。”罗喉的话语深深地打击到了未来。

    “确实,天都如今失去了民心,但是您就这样放弃了吗?”未来一手指向门外,“外面还有数万天都将士,难道您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日后任人宰割吗?”

    “以武君您的实力,带领他们驻守一方并不是问题呀!”

    “……”大殿之中一片沉寂。

    “我不能!”未来转过身,“武君您不领导我们去平叛,那些反叛者就能够放过我们吗?”

    “不可能的,他们会将我们定为穷凶极恶之辈,对我们赶尽杀绝!”

    “只有团结在一起,让他们知道惹上我们就必须付出代价,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个险恶的世道活下去!”

    ……

    “英雄,只有当人民需要他的时候才会出现……对天都的将士而言,莫邪你会是他们的英雄吗……”看着未来消失不见的方向,罗喉双目中凝现出一副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