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孺子可教

    “好,俺答应你,快告诉我儿子在哪儿!”公蛮牛盯着黑色影像上那个掐着自己儿子脖子的女人,呼呼的喘着气。

    “别着急,为了防止你出尔反尔,我还要采取点措施。”黑色萤火虫身躯一震,又分出两只黑色萤火虫的虚影来。

    “你们夫妻两个,每人吞吃一个,如果你们带这个女人回来,我便收回这两只萤影虫。”

    两只巨型蛮牛对视一眼,各自吞吃了一只萤影虫,按照青衫人指示的方向,向小蛮牛所在的位置走去。

    广胖子扛着一台灵力机炮,嘴里叼着大烟卷,霸气十足的冲着雁鸣山脉一指:“兄弟们,五级以下的,一律不许杀,从今往后,这雁鸣山脉,就是爷的妖兽养殖场!”

    他身后,一队队的捕猎队,踏入了雁鸣山脉。自从澹台子鱼学院遇袭之后,范家也遭受了学院的强力打压,范家族长和长老全部被学院监察部擒下关押问话,范家背后的端木家,也送来消息,希望和学院和解。

    广家虽然身微言轻,但是鉴于广胖子和受害者澹台子鱼、澹台沐关系良好,端木家也破例给广胖子送来了一份礼物……一个全新的高阶炼器工坊。

    只是这个炼器工坊,就快抵得上广家之前所有的财产了。

    这个炼器工坊,是赠予广胖子私人!这个很重要,很关键。

    广胖子兴奋的在炼金工坊内打了一夜地铺,就算睡觉就舍不得离开。

    不过第二天,他就收到了澹台子鱼为了救哥哥,孤身深入雁鸣山脉的事,立刻让新的炼器工坊开工,出品澹台子鱼之前交代给他的新式灵力机炮,不再使用累赘的弹链供弹,而是直接使用了储物弹匣,内置澹台子鱼设计的自动供弹系统,再使用新炼器工坊附带的冷却符文,新的灵力机炮火力简直猛到没朋友,还无惧枪管冷却和弹药不足的后遗症。

    连夜开工,新式灵力机炮造出来一千多台,而老的炼器工坊全力生产钨芯穿甲弹,到出发时,也提供了上千万发弹药。

    顾不得休息,广胖子又马不停蹄的开始招募起捕猎队来,这次,他要玩一把大的。

    就这样,第九日,广胖子终于凑齐了一个千人捕猎大队,鉴于新版灵力机炮火力太猛,广胖子以五人为一个狩猎小组,组建了两百个狩猎小组。

    这才有了今日恢宏的气势。

    就在广胖子准备撸起袖子一同进山时,被人拦了下来。

    “都给我停住!”

    “谁都不许走!”

    准备进山的狩猎小组纷纷停止,疑惑的回头看着广胖子。他们都知道广胖子是广家的人,也一直认他是话事人,但此刻后面追来的人,貌似也是广家的,所以大家都等着看到底怎么回事。

    广胖子也不生气,转过来,摘下烟卷,笑眯眯的问道,“五爷,二叔,三叔,六叔,您几位怎么来了?”

    至于旁边跟着的四个年轻人,广胖子根本看不见!

    “广胖子,族长把炼器产业交给你,不是让你瞎胡闹!”为首的一个年轻人跳出来,“这些狩猎队,这些灵力机炮,都是广家的!不是你广胖子的私人财产!”

    “对,就是,你组建狩猎队,经过家族同意了吗?”

    “你擅自调动狩猎队,经过长老会批准了吗?”

    其他三个广家的年轻子弟也在旁边帮腔。

    为首的年轻人洋洋得意的,向他身前的老头子说道,“五爷,这个广胖子也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您身为长老会首席长老,这么大的事儿,事先也不知会您一声。”

    广胖子笑眯眯的看着这四个年轻人的表演,他有了新的炼器工坊,立刻把新式灵力机炮的生产迁移到了新炼金工坊,原班炼器人马全部调动到新工坊,而旧工坊被他简单改造之后,变成了专门生产钨芯穿甲弹的工坊,技术含量很低,所以调去的新学徒也能轻松上手。而这几个家族派来的“监工”,被广胖子毫不客气的丢在旧工坊。

    至于新工坊?对不起,这是我广胖子的私人财产,私人地盘,拒绝无关人等入内!

    这几个人一看自己的“监督大任”被人硬生生砍掉,又想要削尖脑袋进入新工坊内拿到新式灵力机炮的设计图,所以立刻各回各家,分别找上了自己背后的人,要给广胖子一个好看。

    “五爷,几位叔叔,你们都亲眼看见了,这广胖子不光擅自动用家族人力和财产,而且擅自调动家族武力,我建议动用您首席长老的特权,立刻解除广胖子的家族职务,关押待审。”

    “对,还有他的炼器工坊,明明是端木家赔偿给我们广家的,他广胖子凭什么据为己有?”

    “对,必须收归家族所有,广胖子私吞家族财产,罪大恶极,必须立刻收押重判!”

    被人当面挑衅,广胖子也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五爷和另外几位叔叔辈的人,“五爷,还有几位叔叔,这几个小子说的话,可是代表了您几位的意思?”

    为首的那个五爷咳嗽了几声,另外四个年轻人立刻不做声了,五爷又缓缓说道,“胖子啊,这些年你为了家族的炼器生意东奔西走,确实吃了很多苦,对家族,你有功劳啊。”

    广胖子笑眯眯的,等他的下文。

    果然,这位五爷接着又说道,“不过呢,你这次的动作,实在的太大了一点,弄的世人皆知,你看看,我这老头子不怎么听闻世事,也全都知道了。”

    “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说你广胖子如何如何威武,都快忘记我们广家了。”

    “你说,这事儿,是不是有点欠妥?”

    “五爷您说的对,这事儿确实有点不妥。”广胖子收起笑嘻嘻的脸,严肃的说道。

    “嗯,这就对了,你是个好孩子,年轻人嘛,做事难免过激一点,看到财物也难免动心。”五爷一脸孺子可教的欣慰模样。

    “放心,这次回去,你就自己卸了身上的这些职务,到长老会上道个歉,认个错,这个事呢,就算过去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