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未来生存记7

    走到半路,将药剂塞进隐蔽的地方,继续走。

    到了老大那里,她对着坐在堆放着各种比较好垃圾中间的老大:“我有受了重伤喝下去就能保命的药,过期五年了,换刚才两支营养剂。你换不换?”

    药?老大眼前一亮,据说有钱人的药可是如同仙药一样,就算缺胳膊断腿,喝了后,都能再长出来,更别说止血化瘀、修补内脏。

    “交出来!”老大站了起来,身边的三个小弟也龇牙咧嘴地弄出凶恶像的逼近。

    “要搜就搜。”希宁摊开双臂:“你以为我那么傻,将东西放在身边?要么换,要么谁都得不到。”

    “信不信我打死那小子。”老大威胁着。

    希宁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去打死,但别忘了这里的规矩,是你打死的,就别想吃到他的肉。他的肉是我的!”

    这里虽然吃人,但不准吃自己失手打死的人,这是为了在艰苦环境下,维护最后一点人性的做法。规则虽然不多,可一旦违背,所有人都可以群起而攻之。

    老大能混到目前位置不容易,而且也没几年可以活了,当然不会违背。看着她满不在乎的样子,犹豫了起来……

    不久后,她回到木屋,但摊开手时,是两支刚才被抢走的营养剂。

    “快点喝了!”希宁给了贾斯丁一支,她的直接打开喝。

    垃圾里可以吃的东西越来越少,这一支过期的营养剂能抵得上二顿饭。而在这里,一顿饱饭就能撑过三五天。这也是,为什么她要去冒险的地方。

    贾斯丁欣喜地打开营养剂赶紧吃掉。

    将营养剂包装里面也舔赶紧后,感觉到饱腹了。贾斯丁忍不住问:“治肠胃的药也能把营养剂换来?”

    希宁靠在透风的墙上,尽量减少体力:“说是急救保命的药,反正他们也看不懂字。”

    贾斯丁抿着笑:“万一以后喝了没有效果怎么办?”

    希宁有气无力地:“那就是药早就过期了,能怪谁?”

    贾斯丁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果然日后的几天,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一天翻下来,甚至颗粒无收。

    贾斯丁和希宁两个人,分着吃了少得可怜的膨化食物,水也只有瓶底的一点点。这点吃的,远远不够,贾斯丁又正在发育中。

    夜晚两个人躲在被子里,相互依偎着。

    贾斯丁几乎绝望了:“他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到我了。”

    “不会的!”希宁鼓励着:“凡事做父母的,除非见到自己孩子的尸体,否则永远也不会放弃。”

    “可这要多少时间?”贾斯丁很是沮丧:“在这里都活不长,我可能熬不到那个时候。”

    希宁握住了他的手:“你一定会见到你父母的,我会保护你,让你活下去。”

    贾斯丁哽咽着:“希宁……”

    希宁立即搂着了贾斯丁:“别哭,忍住,明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水,别浪费了。”

    贾斯丁反而被逗乐了,抱住了这具连肉都没多少,一把骨头的同伴。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就连哭的权力都没有。因为眼泪能喝,而旁边的河里全是臭水,不想肠穿肚烂的话,尽管去试试。早喝早超生!

    第二天,贾斯丁病了。

    一个大少爷,在满是垃圾的地方,吃的都是过期和发了霉的食品,还缺衣少食,不生病才怪。

    体温很高,希宁只有将他留在房子里,自己去找吃的。找到了,尽量挑好的分给他一半,如果实在没有柔软的食物,就用少得可怜的水泡软了,喂给他,硬是让他吃下去。

    贾斯丁的发烧更厉害了,迷迷糊糊的。但希宁知道,不用多久,就会有人来找他了。所以必须撑住,不能功亏一篑。

    终于有人来了……看着巨大的飞船降落,上面下来很多全副武装的士兵,还有两台机甲,希宁知道,终于熬到有人来找贾斯丁了。

    他们一来,就开始用各种器械寻找和挖垃圾。

    希宁想了想,走了过去。

    一个拿着枪的士兵,不耐烦地呵斥:“小鬼,滚开!”

    希宁站在那里,平静地问:“你们是不是找一个箱子?”

    士兵一愣,随即问:“你怎么知道的?”

    “给我二支营养剂,二瓶水,一瓶抗生素药,我就告诉你们箱子在哪里。”希宁提出了要求。

    士兵立即去机甲那里请示,不一会儿,穿着军官服装的人走了过来。

    士兵扔给她一个袋子:“你要的东西。”

    希宁打开看了眼,随后指着老大的房子:“你们要的箱子在那里。”随后拿着转身就跑。

    跑到房子里,希宁将烧得浑身发烫、迷迷糊糊的贾斯丁拉了起来,将抗生素药灌入了贾斯丁嘴里。

    药效很快,只一分钟贾斯丁醒了,开始发汗。

    “把营养剂喝下去!”希宁将两支营养剂全都打开,一边自己喝,一边让贾斯丁喝下,这才说:“有人来找你了。”

    “什么?”贾斯丁眼前一亮。

    “不要着急!”希宁按着贾斯丁的肩膀,一瓶水打开后给了他喝,另一瓶打开后,她喝了二口,就用稍微干净点的布,用水弄湿后擦起他脏兮兮的脸:“你这样跑过去,他们相信你才怪。放心吧,他们正在老大那里翻装你的箱子,只要找到了,就会肯定你一定在这里。先把你的脸擦干净了,待会儿也好相认。”

    等到贾斯丁将半瓶水喝下,小屋有人来了。

    老大哭丧着脸,几乎是被士兵拎着到这里的:“他在这里,我可以走了吗?”

    看着小屋里的两个孩子,一个就是刚才要了东西的,还有一个脸上算是干净,虽然面容消瘦,但高挺的鼻梁、蔚蓝的眼睛哪怕眼白充着血丝,也能完全显示目标的特征。

    士兵手松开,老大立即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军官还是要询问一声。

    “贾斯丁·达蒙·迪塞尔。”贾斯丁平静地回答。

    军官满意挥了挥手:“带他走。”

    希宁紧握着贾斯丁的手:“带我一起走,有人会把你装进箱子的,我会保护你,让你活下去。”

    昏迷着就不能把她一起带走,等到贾斯丁清醒了,就算想到她,也未必能再派船过来找她。所以她必须让贾斯丁清醒过来,一起走!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