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剑荡行动

手机阅读:m.yqzw5.com/4_4228/
    这些道爷不只是商量,他们商量的差不多,就迅速联络调查组……

    说是联络,其实各位道爷也就是知会调查组一声,毕竟修道界一群大佬联名请愿,要去搞垮黑暗阵营、敲打光明阵营,官方也不能太生硬的拒绝。

    只是苦了调查组和官方负责外交统筹的部门,加班已是定势,熬夜不可避免。

    官方一点头,这些道爷开始风风火火地进行人员调配。

    按大天师的话来说,国外的元气太稀薄,在这里多呆一阵就会浪费宝贵的修行岁月,早点解决早点回去安心修行。

    在此地逗留的三百多名道门修士迅速分成了三批,修为最低都是金丹后期。

    东路,以剑宗、茅山的道长为主;

    北路,以龙虎山、华山的道长为主;

    西路,以武当山、崆峒山的道长为主;

    四位元婴境高手,除却青言子之外各领一路。

    青言子再去调战备组的数十位尖端战力,组成策应队,哪边遇到了较大的阻力,就立刻赶过去支援。

    这次行动,被各位道爷冠以‘剑荡’之名。

    这名字其实隐含着不少深意,其中一条也是与王升有关,将后续行动,视为王升在此地单挑黑暗阵营的延续。

    也隐含‘已出鞘之剑,不荡尽妖魔不归鞘’的意味。

    牧绾萱明显犹豫了一阵,在‘留在此地照顾师弟’和‘去找黑暗阵营火拼’的选项上,略有些举棋不定。

    师弟没有受太重的伤,肩上的剑伤根源在于一缕奇特的力量。——来自于那把被诅咒的骑士长剑。

    几位道爷出手,在王升昏睡时,已将这一缕诅咒之力驱逐,王升的道躯早已自行愈合。

    王升此时已经恢复了少许法力,倒也不需要别人继续保护了;而且‘收刀小分队’其他四人也即将抵达此地,更有王小妙在,师姐不必担心王升没人照料。

    思前想后,师姐还是决定,要替师弟、替那些惨死在黑暗阵营手中的大华国国民报仇雪恨!

    这已经是一场战争。

    一场与凡俗界无关,却会牵连到凡俗界的修行者之战!

    各位道长迅速集合、完成分队,老天师简单嘱咐几句,喊了几句口号,众道长检查了下各自的丹药、符箓、法器,便就此御空出征。

    目送着开赴三个方向的修士‘军团’,王升心底不由冒出了四个大字:

    降维打击。

    等师姐与几位坤道道长一同离开,王升伸了个懒腰,山顶上也只剩下了他们兄妹。

    “小妙,看到没,”王升反握无灵剑,“这就是咱们大华国的前辈们……咱们下去吧,这里阵法快失效了。”

    “老哥你行不行?我背着你爬下去吧。”

    王升笑了笑,抬手握住王小妙的手肘,召出飞霞剑踩在脚下,带着小妹飞去了山脚那异常安静的城镇?

    在空中时,王升注视着奥奎利山,刚恢复了一些的灵识蔓延出去,发现山体内部坍塌严重,各处都是剧烈爆炸过的痕迹。

    王小妙小声解释道:“战备组有一个行动队进去把这个基地炸了,之前还有几位道长为此吵起来了呢。”

    “吵什么?”王升问。

    王小妙小声道:“因为战备组炸基地的时候,只是转移走了一部分资料,并没有转移里面那些没有修为的外国科学家……

    一起轰隆隆了。”

    言说中,兄妹两人已经落在一处建筑的屋顶,此地还算视野开阔。

    王升盘腿打坐,正色道:“你怎么看此事?”

    “我觉得,”王小妙抿了抿小嘴,“炸的漂亮。”

    “怎么就炸的漂亮了?”王升目光多了几分笑意,对妹妹的回答略感意外。

    这是深入了解妹妹性格的机会,王升自然要多问这一句。

    “老哥你说,修士为恶是邪修,这些搞科研的为恶,跟邪修不一样吗?”

    王小妙道,“迦林顿集团原本是想将这些人在开战前转移,但他们没来得及,哥你就杀过来了。

    两军交战,各为其主,各为其民。

    在此地的这些为迦林顿集团服务的技术人员,本就是咱们之敌,为什么要去同情敌人?又有谁有资格去同情敌人?”

    王升语重心长地道了句:“小妙,你这般认为就有些偏激了。”

    “反正我是觉得,战备组的指挥人员下这个命令并没有错,那几位道长有点太博爱了!”

    王小妙翻翻白眼继续道:

    “为帅者仁,为将者猛,这句话并非是说,统帅就要有仁爱之心,而是说统帅要有比将领更高的眼界。

    仁是什么?在我看来,只是古代那些生杀予夺的封建王朝帝王,拿出来粉饰自己权柄的遮羞布罢了,也就愚弄愚弄古时没受过教育的老百姓!

    伟人都说过,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你这有些断章取义了,”王升板着脸训斥道,“你哪来这么多大道理,老实修行,少看那些三国什么的!”

    “老哥,我最近在研究兵法,没看三国唷!”

    王升:……

    王小妙越发神采飞扬,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对未来的规划。

    “经过本小修士从开始修行到现在的思考,我觉得,以后老哥你可以走极限单兵的路线,我就走智谋军师的路子。

    咱们兄妹俩一文一武,以后杀出地球,冲出银河系,再现天庭道承之光辉!

    咱们组合的名字我都想好了!葫芦小兄妹!怎么样?哎呀!”

    一根手指突然出现在王小妙眼前,不轻不重的弹了下她脑壳;王小妙顿时一阵呲牙咧嘴,确实是被哥哥打疼了。

    王升拿出长兄之威严,“安心修道!”

    “哦……”

    “你现在正是自我意识比较旺盛的年纪,经常会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王升语重心长地劝着,“就算你以后想发展智谋方面,自身的修为也是基础。

    假设以后真的给你机会,让你成为统兵的将,甚至是帅。

    没有实力,你如何服众?自身实力不足,你如何能确保自己在乱战之中活下来?

    你师父曾说,地球上的修道界,只是天庭道承延续之地,这里就如同温室一般,真正的修道环境无比恶劣,修士残杀、争宝夺运。

    你啊,与其整天空想,研究兵法韬略,不如多花些时间筑好道基,琢磨自身之道。”

    “哦,”王小妙老老实实答应了一声,在王升身旁盘腿坐了下来,委委屈屈的开始了修行。

    王升心底轻笑了声,继续缓慢恢复修为,等收刀小分队赶过来集合。

    二十分钟后,一辆房车从远处开来,施千张站在车顶,对王升一阵招手呐喊。

    ……

    他们四人与王升汇合,各自问询王升伤势如何。

    得知王升伤势无碍,施千张就仰头长叹,迅速泪目,一脸的悲愤……

    怀惊和尚纳闷道:“你哭个什么?”经理不懂

    “跟着升哥从南半球跑到北半球,转了这么久!最大的装逼机会却失之交臂!”施千张仰头怒吼,“我委屈!我憋!”

    啪!

    一张黄纸符贴在了施千张额头,这位龙虎山弟子顿时如泥塑一般。

    “莫要吵扰到非语修行,”柳云志收回自己左手,轻哼了声,不着声色秀了一把自己刚有所突破的‘定身符’。

    施千张眼珠一阵乱转,刚才只是眼含色泪,现在当真是泪流满面了……

    怀惊和尚对王升眨了下眼,示意王升看下后面站着的黛儿。

    此时的黛儿,面容颇为忧郁,目光之中满是挣扎,见王升看过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后道:“抱歉,我已经尽力了,可他们并不采纳我的意见。”

    他们,自然就是指光明阵营的决策层。

    “你不必内疚,”王升淡然道,“总之结果还是好的,只是接下来,光明阵营恐怕会有些麻烦了。”

    黛儿抿抿嘴,有些欲言又止。

    柳云志问道:“各家掌门和诸位长老去了何处?”

    “他们刚走,”王升当下将修道界接下来的‘剑荡’计划稍作解释,自然不会当着黛儿的面去说敲打光明阵营。

    王升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问道:“魔刀呢?”

    王小妙在旁举手发言,“已经被清龙道长毁掉了,这里竟然有四把!地球上最后最后一把化血神刀据说是在樱岛国!”

    王道长点点头,关于化血神刀之事,也算暂时有了交代。

    至于樱岛国那把魔刀,此时还在樱岛国修行界的内乱中不断收割隐者的性命,暂时不急着去摧毁也好。

    最‘妥善’的做法,就是等樱岛国的修行界,将这把刀视为他们发展壮大的一线希望时,再飞过东海,去将这把刀直接摧毁……

    杀人诛心。

    几人闲谈几句,柳云志解了施千张的定身符,两人也‘打闹’了一阵,这才一同上了房车,离开这处已经名声斐然的战场之地。

    在这里,王升以一敌四,激战黑暗阵营四巨头;

    也是在这里,黑暗阵营大部分高端战力被道门一役而毁,大华国外部隐患被扫掉大半;

    也就是在这里,修道界之外的修行界开始由盛转衰,彻底失去了跟修道界对垒的资格……

    当王升上了房车,无灵剑归于剑鞘,小分队就要提前踏上归程了。

    王升要回去养伤,后面的事有道门诸位道长扫尾便可;很快,师娘迟绫也发来通信,自然是慰问口头表扬了一番。

    随后,迟绫提到了一个细节……

    “那枚被起爆的核弹,跟大米帝国军方暗中操控有关,这件事你怎么看?”迟绫道,“因为你是直接当事者之一,这件事你的意见我们会充分考虑。”

    王升思索了一阵,言道:“开战……就算了吧,耽误大家修道的时间。

    师娘你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嗯,”迟绫淡然道,“和平发展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主旋律,以后不会变,毕竟气脉之外,战略意义不大。

    根据不确定源头的情报显示,樱岛国修行界会对大米帝国展开报复,不日就会有大批樱岛国隐者,去暗杀与迦林顿在樱岛国进行人体实验的有关人员……”

    施千张小声问了句,“真的假的?”

    迟绫言道:“我先去忙了,你们的回程会有人安排好。”

    咻,师娘大人的半身投影消失不见。

    房车中,从王小妙到黛儿,从怀惊和尚到柳云志,都对施千张投去了关爱的眼神。

    “都看着我干嘛?”施千张一阵眨眼。

    王升道长在自己吊坠中摸了一袋核桃出来,这是师姐离开前塞给他的‘零食营养品’,“给,多补补,还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