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到底谁好

手机阅读:m.yqzw5.com/3_3826/
    塞娜尔希望的是扎木朗国给出一些压力,她不想在战凌轩这里一无所获。

    传出消息之后,塞娜尔便又安分了起来,不再天天朝着要找战凌轩。

    另一边,战仓溟的人为木甘辰四处寻医,似乎真有了一点成效。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话还是没错的,找来的这些所谓的名医虽然都没法子把人完全治好,但是凑在一起商量之下,还是找到了一些能够控制病情的法子。

    此时木璃然陪在木甘辰旁边,木甘辰相较之前要有精神了许多。

    “姐,真没必要这么费劲,其实...其实我已经做好了死去的准备,你可以不必救我的。”

    木璃然眉头一皱,斥责他:“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是你的亲姐姐,你觉得我可能会丢下你不管吗?”

    “可是...”木甘辰无奈叹息:“可是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我自己能够察觉得到。我知道你对战仓溟舍不得,心里不想这么早回去,要不......”

    “行了别说了!”木璃然连忙打断木甘辰的话,有些生气,却也心疼:“以后我不准你再说这样的话,否则我就要真的生气了。”

    木甘辰看木璃然的神色确实有些怒意,不敢再多说,乖乖的点头睡着。

    郎中的药给木甘辰吃下之后,木甘辰很快就睡着了,而木璃然则是看着他睡下之后才离开。

    刚一出来就看见了战仓溟,他就站在木甘辰房门前,倚靠在门边,也不知道待了多久了。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战仓溟站直了身体:“有一阵了,你跟他在里面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来了。”

    木璃然跟木甘辰说话都有好一阵了,可见他站了多久。

    “那你倒是进来啊,傻乎乎的在外面站着做什么?”

    战仓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只是不想打扰你们姐弟两说话,那样的情况我出现的话不合适。”

    木璃然才猛然想起来,木甘辰说了她对战仓溟舍不得的话。

    她不由的皱了眉头,稍稍有点尴尬,转移话题:“我们还是去说说别的吧,关于我离开这里的事情。”

    战仓溟只是嗯了一声,别的没有多说,带着木璃然去了他的书房。

    在书房里,战仓溟才跟木璃然说起她回去的事情。

    “我知道你现在着急着想回去,可是在此之前,你能不能听我说一些话?”

    木璃然当然会听,战仓溟是她在这个世上除了木甘辰之外,唯一一个在乎的人,尽管已经很久没有亲口承认过。

    战仓溟伸手拉过她的手,带她坐下:“塞娜尔现在是个很大的隐患,迟无极跟她肯定有暗中往来。你知道迟无极那个人,他吃你这套,对付塞娜尔的符咒也需要你的帮助,所以你可以不可以...留下来?”

    说到这里,战仓溟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是因为私心想要留你,而是因为真的需要你。”

    如果说他没有私心,江素媛都不会相信,但她愿意答应。

    在临走之前,能帮助战仓溟除去所有的后顾之忧,帮得上一点忙,木璃然也觉得值得。

    眼下木甘辰的身体稍微得到了缓解,但是木璃然有一些担心。

    “如果要跟塞娜尔对着干的话,也就先把甘辰找个安全的地方安顿吧。照你所说,迟无极对我和你都很了解,如果他要跟咱们作对的话,也许会对甘辰下手。”

    战仓溟顺着木璃然的话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也是,这两天我会安排人把甘辰送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这样咱们都没有后顾之忧了。”

    木璃然点了点头,做好了应对敌人的准备。

    说完正事,两人都沉默了起来,木璃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打破僵局。

    先开口的人还是战仓溟,他四处看了看:“书房里有些冷清,你要是困乏了就回去休息吧。”

    “那你呢?这么晚了还不打算歇着吗?”

    他指了指桌上的一堆书卷:“还有事情要处理,恐怕没有时间去休息了。”

    木璃然皱了皱眉头,战凌轩也太依赖战仓溟了,才回来多久?他就把这么多事情都丢给战仓溟,正当他是神仙了么?

    “这些东西实在是忙不过来就交给你皇兄好了,他才是一国之君,说到底是没你什么事情的。”

    “你这是在心疼我?”战仓溟唇边带着笑意,眼中带着戏谑。

    木璃然一愣,连忙否认:“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的,我才不是心疼你,只是说一句公道话,这本来就该是他的事情,丢给别人就什么事情都不管了怎么行?”

    战仓溟还是那戏谑的笑意:“这样啊?可怜我还以为你在关心我,害得我又白白高兴了一场。”

    木璃然嘴硬不肯承认,但心里却是是心疼战仓溟的。

    想着她要是走了,战凌轩把什么事情都丢给战仓溟,那他肯定会被累垮的。

    她希望自己离开之后,战仓溟能够生活得自由自在,最好是当个甩手王爷,再娶一个正儿八经能够陪伴他的王妃。

    虽然想到这里的时候,内心有不情愿,但也没办法,她陪伴不了战仓溟。

    “那你忙完之后早些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在木甘辰屋里守了一天,木璃然确实有些累了。

    战仓溟点了点头:“早些睡,这些天让你受累了。”

    “我没事......”她说完之后冲战仓溟微微一笑,而后转身离开书房。

    在木璃然离开之后

    次日一早,战仓溟入宫,木璃然留在王府之中。

    昨晚他们商量好了之后,木甘辰就已经被火急火燎的送走了,战仓溟连木璃然都没有告诉,亲自押送到那边,早上才回来。

    所以战仓溟是一夜未眠的,然后一早就入宫去了。

    木璃然想着自己既然还留在这里,挂着战仓溟妻子的名分,也该关心关心他,去外面买些食材回来,准备晚上给他做点吃的。

    而另一边,战仓溟入宫之后被战凌轩叫到了御书房内,兄弟两人关气门来说事情。

    战凌轩这几日都不曾单独召见战仓溟,当时地洞之中发生的事情就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