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偏执的大小姐

    “秋寒没有醒过来,就是你们医院的责任,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秋寒醒过来,无论花费什么代价我都在所不惜。”

    语气很强硬,脸色很阴沉,态度很明确。

    显然,林月熙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医院是负责救治病人没错,但也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够救治成功呀。

    况且,副院长他们自问已经尽全力救治上官秋寒的伤势了,并且,在他们的精心救治之下,上官秋寒的身体上伤势也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治疗,已经逐步恢复了过来,只是上官秋寒一直没有苏醒过来而已。

    上官秋寒之所以到现在快一个星期没有苏醒过来,并不是医院的治疗出现了问题,也不是他们没有尽力救治,而是原因都在上官秋寒本身,是上官秋寒的心理创伤导致了他自己潜意识就不愿意醒过来。

    说到底,上官秋寒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全都是林月熙自己作的,要不是她执念太深,一直想要置宛晨曦于死地,之后还这么明目张胆地将宛晨曦掳到订婚典礼之上,导致上官秋寒受到强烈的刺激。

    在经过短暂的昏迷之后,脑部淤血散尽,上官秋寒终究是恢复了记忆,而又是林月熙和保镖队长的对话不小心被温玲所听到,之后两人发生了冲突,并且闹得还不可开交。

    虽然当时在场的都是上官家和林家的心腹,但偶尔经过的医生护士却听得到了只言片语,谣传之下,很快就被几个护士知道了。

    但是,最关键的信息,宛晨曦的死讯却原原本本地被人听到了。

    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宛晨曦这个人是谁,可上官秋寒却很清楚,那是他最深爱的女人,也是他唯一爱过的女人。

    本来还沉浸在恢复记忆后,回想起失忆那段时间对宛晨曦的伤害,想要找到宛晨曦弥补她,可是,还未等他找到宛晨曦,就听到了宛晨曦的死讯。

    宛如一个噩耗,重重地轰击在上官秋寒的心上。

    霎时,上官秋寒再也无法原谅自己,愧疚之下,竟然萌生死志,如同宛晨曦在上官家别墅那时候离开的心情一样。

    不同的是,宛晨曦从始至终都未想过要抢夺什么,也从未想要攀附豪门权贵,更没想过要和林月熙作对,她想要的很简单,就是做一个普通人,陪在爱人身边,平平凡凡的生活,仅此而已。

    可命运像是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原本以为可以厮守到老的爱人,一转眼,失忆成了别人的未婚夫,甚至他的未婚妻还是自己的敌人,并且一直在迫害自己。

    在失忆状态下,他竟然还用冷漠的话语刺痛了自己的心,任由林月熙伤害自己。

    可以说,上官秋寒经历的痛楚不及宛晨曦所经历的万分之一。

    相爱的人就在眼前,但他却再也不记得自己,甚至讨厌自己,而她自己也成为了一个连行走都要借助轮椅的瘫子,更加不可能再靠近上官秋寒。

    但命运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宛晨曦,林月熙的变本加厉,折磨,迫害,甚至到最后,宛晨曦还是逃不过林月熙的步步紧逼,只能以跳湖的代价来博得一线生机。

    痛吗?

    很痛很痛。

    绝望吗?

    很绝望,比任何时候都绝望。

    宛晨曦并不觉得自己会就此屈服,也不相信林月熙这种恶毒的女人就能一直逍遥法外,她要奋起。

    她要逆袭,豪门不过尔尔,她要以假死拼得一线翻盘的机会。

    终究,宛晨曦成功了。

    如今宛晨曦已经在金丰县医院治疗一个星期,身体也在逐步恢复之中,甚至据刘医生说,宛晨曦的情况已经趋于稳定,很有可能会醒过来。

    宛晨曦巨虎付出了她所能付出的全部,终于垂怜上天的一丝怜悯,终究还是坚强的活了下来。

    然而,上官秋寒在得到宛晨曦死讯之后,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愧疚之中,他在昏迷之中流的眼泪是苦涩的,是悔恨的,是充满浓浓悲伤的。

    “林小姐,我已经说过了,关于上官少爷的伤情,我们真的只能等待,至于其他的,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请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了,我们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但是,有时候,能不能把一个治好,不仅仅是取决于我们医生,还需要病人本身的配合,还有,亲人的作用也是很重要的,这一点,我上次就告诉过你,既然你不信,可以另请高明。”

    副院长真是很无奈,当然,也是很生气,对于林月熙的胡搅蛮缠,他也是感到很无力,如果是一般的病人家属,他根本就不需要跟她费这么多口舌,如果不满意医院的治疗效果,可以直接申请转院。

    既然决定留在第一人民医院,那就要相信医生的话,并且以上官秋寒现在这种情况,说句不好听的,不管将他转到哪所医院,医生都会做出和他一样的结论。

    这不是医生的责任,上官秋寒醒不醒得过来,已经不是药物或者医疗设备能够解决的了,关键还是要让上官秋寒放下心中结痂,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当一个人满带着死志,就算是被别人救过来了,也会找机会重新了结自己的生命。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在说我胡搅蛮缠,不讲理是吗?信不信我让我爸在董事会上直接罢免你这个副院长的职务,你竟敢这么和我说话。”

    从小到大,还有哪个医生让林月熙感到这么生气,副院长竟然在言语之间指明她在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为人所难,如何让林月熙不生气。

    本来就因为上官秋寒没有醒过来,自己的着急,而且去何院长那里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林月熙已经感到很烦躁了,偏偏副院长的话里还带有责怪她的意思,林月熙怎么可能忍得了,大小姐脾气立马就爆发出来。

    其实副院长也是没有办法,林月熙实在太难缠了,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上官秋寒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导致的昏迷不醒,反倒是吧责任都推到医生身上。

    作为一名医生,面对这样的病人家属,本来可以不予理会,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违背自己作为医生的良知就行,可是,林月熙的父亲是医院董事会的常任董事,另一个病人的身份也是不一般,上官家的二少爷,上官正明也是医院董事会的董事。

    两个人自己都惹不起,只能耐着性子对林月熙解释,他的话里也没有责怪谁的意思,只是表明了自己的难处,并且说明了上官秋寒昏迷的原因在于心结,而非外部的药物治疗。

    谁曾想,自负的林月熙直接就认为是医生在推脱责任。

    实际上,林月熙不是不清楚上官秋寒昏迷不醒的原因,医生说的话她都明白,也很同意,但是她却不愿意承认。

    因为上官秋寒是她的未婚夫,她不愿意让鄙人知道上官秋寒是因为别的女人而不愿意醒过来的,这会让她很丢脸。

    至少,她也不会在医生面前承认。

    或许是副院长不了解宛晨曦和上官秋寒之间的情感纠葛,又或许是医院医生只注重病人的情况的说明,而没有将复杂的三角恋情对林月熙的影响考虑进去,他们想的只是简单的对林月熙这个病人家属说明病人的情况,让林月熙有个心理准备。

    “林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没有责怪任何人的意思,请原谅刚才我的话语有些不恰当,只是上官少爷的伤情我们医院经过治疗,已经确信他身上的伤情不会对他的昏迷造成任何影响,导致上官少爷昏迷不醒的原因是在于他自己本身,如果不解决他的心理创伤问题,就算我们医生对他进行再好的治疗都是没有效果的。”

    副院长心里很不舒服,无论是谁在面对一个比自己小个几十岁小姑娘的时候,还要低头,甚至被对方威胁还要以小脸相迎,都会感到难堪。

    “到底是你们医生无能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我都不管,现在,我只要看着秋寒醒过来,如果秋寒再醒不过来,你们这几个医生也就不要再干了,那么多人竟然连秋寒都救不醒,废物都比你们强,还不如滚回家去。”林月熙这话就太没有教养了,实在是不配她一个大小姐的身份。

    顿时,在场的医生们脸色铁青无比,副院长满脸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他们算起来都是林月熙的长辈,平时就连林月熙的父亲L雄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也会给予一定的尊敬,不会如此破口大骂,也不会骂的这么难听。

    这实在是太侮辱人了。

    很难让人相信,这些话会从林月熙这个号称东海第一名媛的口中说出来。

    这也难怪,林月熙在其他场合都是以端庄典雅,高贵的大小姐的姿态出现,在外人面前从来不会显露出她的无理本性,公众场合下的她几乎成了完美女神的化身。

    而由于林月熙打死也不承认自己未婚夫是因为另一个女人而昏迷不醒,医生对此也毫无办法,只能按照林月熙的吩咐,继续对上官秋寒进行保守的药物治疗,希望上官秋寒能够醒过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