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小冤家

手机阅读:m.yqzw5.com/3_3282/
    夏玥琰知道,怕是苗湘琴压根也没有见到那份急件。

    于是作罢,看看时间,已经快到午餐时间。

    她不无期待地问:“不知道今天食堂吃什么?”

    苗湘琴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吃货呀。”

    夏玥琰一听吃货这个词,不由感慨,想想以前自己,明明一个杂食吃货,为什么现在却成了食草系的?

    想到这些,她不免又想起小师傅。

    是小师傅的力量,让自己得到很多的成长。

    包括对饮食。

    她发现,自己在总部仿佛又快回到那个吃货的自己,心中暗惊,难道没有小师傅的监督,自己又要胖回去?

    只能说,总部的厨师很厉害,以至于让夏玥琰想要放开肚皮吃一吃。

    会做饭的人,总是对美食有些执念。

    如今的她,虽然受着诱惑,但是,已经决然不同上学时候。

    那时候,吃东西多半是为了味蕾。

    而现在,遇到美食的第一想法是,自己能不能也做出来。

    就仿佛,此刻,苗湘琴、戚玉和夏玥琰一起坐在餐厅。

    苗湘琴在吃饭,戚玉在吃好吃的,夏玥琰在研究怎么做出来。

    是的,夏玥琰吃着食物,细细回味,幻想着烹饪的过程,猜测着使用的调味品。

    今天的秋韵四少因为周崇悠生病,只剩下两个不太待见夏玥琰的家伙。

    严朔和贺新歌。

    虽然昨天的晚餐,大家还算聊得来。

    可是,听到周崇悠为了去陪她跑步,结果住院了。

    两个人就对夏玥琰很反感。

    其实,夏玥琰何其无辜。

    然而,看不惯一个人的时候,就连她的呼吸都是错。

    而此刻的夏玥琰,在他们两个眼里,就是哪个谋害周崇悠的红颜祸水。

    看吧,明明一个健康活泼的小伙子,怎么就跟她认识一下,第二天就直接进医院了。

    当然这个中曲折,周崇悠也只和徐恩宏说了。

    倒是没有跟自己这个大嘴巴的发。

    严朔本着想要恶心夏玥琰,特地找了一个靠近她们的位置坐下。

    夏玥琰压根不在意他们。

    戚玉看到他们只有两人之后,露出失望的神情。

    苗湘琴已经是老人,对附近坐谁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现在想着的是:办公桌上,还有一大堆的文件要处理。如何在下午的时候,赶紧搞完,早点回家。

    严朔本以为,夏玥琰和戚玉至少会跟他打声招呼。

    谁知道,这两个人压根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一样。

    “咳咳!”严朔故意冲夏玥琰咳嗽。

    夏玥琰抬眼看他一眼,看他脸色不像是卡喉咙,就没有理会他。

    “喂,夏玥琰、戚玉,好巧呀,我们又遇到了。”原本想要恶心人的话,一句也没能说出口。

    反而说出了这些主动搭讪的台词。

    严朔默默在心里抽自己嘴巴子,嘴真贱,说好恶心她们的呢。

    夏玥琰和戚玉冲他点点头,继续吃饭。

    “听说,早上是你把周崇悠送去医院的?”严朔尽力保持着风轻云淡地神情。

    戚玉有些吃惊,转头看向夏玥琰:“玥琰,怎么回事?

    徐恩宏他是不是也……”

    戚玉还没说完,就被严朔打断。“我说周崇悠呢,你扯什么徐恩宏。”

    “我说徐恩宏,跟你有什么关系!”戚玉不服地回道。

    “吆喝,小丫头够辣的哦。看不出来,看不出来。”严朔直咂舌。

    戚玉白了他一眼,转头期待地看着夏玥琰,等待着夏玥琰的回答。

    “戚玉,你别担心,徐恩宏没事,只是在医院陪周崇悠。

    周崇悠要挂三瓶水,算起来,这会儿也应该差不多了。”夏玥琰知道戚玉的心思,立即安抚。

    “喂,我问你呢,你怎么搞的。

    把周崇悠搞到医院去了?”严朔听夏玥琰这么一说,更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理直气壮地质问。

    “他急性肠胃炎,难道也怪我呀。”夏玥琰无奈地说。

    “什么?急性肠胃炎?不是摔伤的吗?”严朔一直以为周崇悠是运动不当受伤的,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肠胃炎,当下埋怨,“这个徐恩宏,说话从来不说清楚。

    真把人急死了。”

    严朔一个暴躁,从座位上直接站起来,作势要去医院找周崇悠。

    他的剧本里,应该是有人拉住他,让他别激动。

    谁知道,大家都没有理他,包括他的友军贺新歌。

    “你是应该去看看,昨天不是你第一个嚷着要吃烧烤的嘛。

    你让徐恩宏在那里忙,自己都不过去看看。

    还说什么自己是周崇悠的发小,真的笑死人了。”

    夏玥琰发现,戚玉也是点过怼人技能的,一顿怼,把严朔怼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夏玥琰看看严朔,又看看戚玉,这两人之间火药味好浓。

    “要不,我们吃完饭,一起去看看他吧。

    刚刚吃完饭,就当消消食。”夏玥琰可不想他们两个人在这公共场合引起大家的围观。

    “带我一个。”一旁惜字如金的贺新歌冒出四个字。

    夏玥琰看看严朔和戚玉,这说明贺新歌是赞成自己观点。

    就看这两个小冤家是不是同意。

    “嗯。”良久,戚玉轻声嗯了一下。

    “哼!”严朔瞪戚玉一眼,眼中满满的恨意。

    夏玥琰看完,心中一笑,这严朔还真是喜怒表现在外,跟戚玉拌个嘴,这会儿就是一副想要掐死她的样子。

    戚玉也是,一副这辈子再也不愿意看严朔一眼的神情。

    夏玥琰突然觉得,这两个人如果在一起,是不是会碰撞出更有趣的火花?

    吃完饭,苗湘琴依旧是一个人出去遛弯。

    夏玥琰和戚玉自然依照约定,等着严朔和贺新歌一起,四个人赶往医院。

    走到输液室,就看到护士台那边,周崇悠在拔针头。

    他的身后站着徐恩宏,还有一个妹子。

    夏玥琰顿了一下,这个妹子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夏玥琰还在愣神。

    就听严朔走上前去:“包姐,你也来啦。”

    包萱转头,看到他们四个人:“嗯,严朔,你们来啦。”

    “兄弟,怎么样了?”严朔说着,伸手搂过周崇悠,上来就是一记锁喉。

    周崇悠显然没有准备,一下子倒在他身上。

    包萱大惊,上前一把抓住周崇悠,大声呵斥:“严朔,你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