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阻挡

手机阅读:m.yqzw5.com/2_2449/
    “您老看不出来啊,这是老树逢春七老八十还觉醒出了进化能力,身子板还真瞧你说的那么硬朗。”

    安安冷着俏脸,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托你的福,托你的福,当真是托你小同志的福啊!”洪安石连连摇头,朝着安安面带谦虚道。

    “呵!”安安冷笑一声,“我还真不知道你托了我的什么福,不过早知道因为我的关系会让你觉醒进化能力的话,我一定有多远走多远!”

    “小同志就是嘴硬心软。”洪安石以一种包容的眼神望着安安,面带和蔼笑容。

    “那是因为来到昊光基地那一路上,多亏了小同志您那强大到变异生物一旦有了智慧,都一定会跪舔你的超强能力……”

    洪安石声音不急不缓的拍着马屁。

    “我们一路厚着脸皮蹭你的保护,可不就是他们有那么闲的功夫给我打几头进化兽,说让我这身子骨好好的补补,可不就是踩了狗屎运一般的觉醒了速度系变异能力。”

    “那我可真是后悔没有离你们远点,也没有跟你们分开走!”安安冷声的说道。

    回应安安的是洪安石包容慈祥的笑脸。

    安安看的牙疼,也懒得和他在这绕来绕去。

    “你确定你不让开?”安安杏眸微眯,凛然的冷意透过眼眸迸射而出。

    “不能让开啊!就算是不为了昊光基地那两个兵蛋子,也得为了我后面那个兔崽子啊!”

    洪安石无辜着老脸,诚实的说道。

    不过有些他有些悬起的心却落到了实处,他就晓得这丫头冷脸,但…好吧,心也是不暖。

    但她也是恩怨分明,自己在红石基地对她的一些照顾,这丫头还是记在心里的。

    “那你带着你的兔崽子离开。”安安了昂下巴,一指后面的张家兵,朝边上挥了挥。

    洪安石也就真的陷入思量。

    “行了,不用拖延时间,就算你那些部下全部来了,也不过是多些人找死。”

    安安拆穿了对方的小心思,冷声道。

    “嘿嘿嘿~”洪安石嘿然笑道。

    “同志慧眼如炬,什么心思都瞒不过你!不过我刚才也不是全蒙你的,我是当真在思考你说的条件,我也很心动啊~”

    听到洪安石的话,场上的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军人!

    在洪安石后方的张家兵脸上的焦急担忧凝固在脸,瞥了瞥边上谢轩那张焦脸也挡不住发青的脸色。

    这样的首长,让他丢人了!

    “既然意动,那就麻溜地撑起你的老腿避远一点,误伤了叫你哭都没地哭去。”安安跟挥苍蝇似的挥挥手,冷言冷语。

    众进化着看着安安那双白皙秀丽的小手,只觉得小心脏连连颤抖。

    一个二阶的进化者可就是被这么随意的扇飞,现在貌似好像还没有醒过来。

    正以一种同情的眼神悄咪咪望向,倒在墙根上的中年军人时,一阵痛苦的咳嗽声响起。

    “咳咳咳……”

    那中年军人也就恍恍惚惚的醒了过来,迷茫的睁开眼睛,感受着脸颊的抽痛,远离的思绪缓缓的回笼。

    随后他那双有些溃散的眼神开始充血,最后赤红一片。

    “唐!安!安!”

    一道咬牙切齿,恨进骨子里的咆哮响彻在二楼。

    安安懒洋洋的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在这呢,这不就要解决了你,你不用着急。”

    安安眉眼高挑,眼神锋锐如冰刀。

    看着安安俏脸生寒,洪安安心里叫苦不迭,同时不断大骂着后方早不醒晚不叫,偏偏这个时候吼的李河。

    知道这时候是拖延不下去了,洪安石只得眼巴巴的望向安安。

    “同志,我这老同志苦啊!”

    眼见他吧嗒吧嗒眼睛,就要诉苦起来。

    安安眼皮一翻,“我跟你也不是多熟,饶过了你一面后,你再这么死皮白赖的挡在这,也就别怪我不尊老爱幼了!”

    森寒的雾气飘扬而出,安安玉手轻抖着,在众人惊恐的小眼神下,寒雾飘飘的就要扬出。

    洪安石的声音有些急促尖利,“同志,我是真的想带着我后面小兔崽子就走开!但是你得体会我我从另一个红石基地的头头变成了昊光基地的小头头,上下都有挟制!

    我不管了后面那两个兵蛋子,我在昊光基地的日子更加难过,所有人估计都要把我扫地出基地!你就叫见老胳膊老腿的,异能不过是一阶低级,就放了我吧!”

    “真难为你一把年纪牙口还这么好,嘴皮子利索的很啊。”

    安安冷声嘲讽道,似乎就要将寒雾抛出,可是眼神深处却满是无奈之色。

    这老同志也算和她有点交情,在红石基地,许许多多的便利虽然她也不是很稀罕吧,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好歹她也是享受了那么丢丢便利。

    这种人她最是烦,平日对她没个好脸色,对方也是来个笑脸嘻嘻。

    这会儿安安也知道真杀了对方后面那两个直属昊光基地的军官,对方接下去在昊光基地形势绝对没有他所说的那么夸张。

    但也绝对会受到多方势力的阻击,在红石基地也就这么一个老同志,和她有那么一啾啾的眼缘。

    ……

    安安心里无奈的长叹一声,眼神落在自己玉手之上沉浮的寒雾。

    一缕精神力自眉心飘扬而出,落到含物的正中央,所有的进化者目光都随安安而动。

    进化者们见安安眼神沉凝的落在自己寒雾中,心里都是犹如过山车般起伏不定,难道这是在酝酿什么大招?

    精神力勾动寒雾,然后众人就眼睁睁望着安安手上的寒雾飘啊飘扬啊扬,竟然缓缓变成当真是一朵雪花。

    精致而又灵透的雪花落在安安手上,犹如托着一朵冰山采摘而下的雪莲,美伦美奂。

    所有人的惊艳眼神都带着一股恐惧,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安安手一抖,那寒雾旋转着就直接落在安安的黑发之上。

    一股冰寒之气顺着天灵盖,席卷在整个脑海中。

    安安心里的憋屈和怒火,宛如被一盆凉的凉水消灭,心平静了下来。

    正一下不错眼紧张盯着安安动作的洪安石彻底放下了心,再看向安安的眼神真的是带着欣慰与感激。

    他知道这会儿安安收手完全是因为顾及他,这会儿洪安石心里对安安的不再是看有才之人的惜才之情,而是当真看亲近的后辈一般。

    “丫头我也知道,发生了这事全部都是那些一肚子算计人所造成的,丫头你完全是自保,你放心所有的事,我全给你压下!”

    洪安石面色真挚的说道,锐利毫不浑浊的眼神不加以掩饰的扫过面色赤红,仇视望着安安的李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