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劝说吕蒙

    建业!

    吕蒙前来找孙孙权汇报事情,等事情禀报完之后,吕蒙刚要离开,孙权喊住了他:“子明!你先不要着急离开,我有话对你说。”

    吕蒙拱手站定,“主公!何事?”

    孙权先以肯定的态度赞赏吕蒙:“子明!你作战骁勇,又善于治军,自从你姐夫邓当死后,你追随我也有十多年了吧,屡立战功,我江东能有今日,自然少不了你的功劳。”

    吕蒙静静的听完,脸上没有丝毫的得意之色,“主公,你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主公浴血沙场,是吕蒙应尽之责,即便是死在战场上,也是吕蒙的荣幸!”

    吕蒙慷慨激昂,一番话完全发自肺腑,他对孙权赤胆忠肝,哪怕为江东流尽最后一滴血,也绝无怨言。

    孙权摆了摆手:“你的忠心我知道,别动不动就说死不死的,不吉利!今后我还有这么多事情要靠你为我分忧。子明!你天赋不错,是难得的将才,日后多抽点时间读读书,别只顾着上阵杀敌,为将者,哪有只顾阵前厮杀的。”

    一提到读书,吕蒙便浑身不自在,他扭着身子,表情异常的难受,好像身上突然多了许多虱子一样。

    吕蒙抱怨道:“主公,不是练兵便是打仗,哪有时间读书啊,你还是饶了我吧。”

    吕蒙连声哀求,样子说不出的滑稽,在战场上他身先士卒,指挥若定,沉稳的像铁石一样,可此时此刻,他却浑身的不自在,恨不能马上从孙权这里离开。不要说诸子百家,甚至连提笔作文都不会。

    “子明!你再忙,难道你还能忙的过我吗?”孙权把眼一瞪,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许多,“我少时便开始读《诗经》、《尚书》、《礼记》、《左转》、《国语》等,自继任父兄基业以来,诸子百家、兵法韬略,更是广有涉猎,烂熟于心,即便政务再忙,几乎每日我都会抽出时间翻阅,自觉受益不浅,又不是让你做文章,当学士,你可以多读一些兵法战策,对你也有好处。”

    孙权拿过早就列好的一个书单,递给了吕蒙,殷殷叮嘱道:“这些书,一定要多读多看。”

    吕蒙接过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战国策》、《史记》、《汉书》、《孙子兵法》、《六韬》、《左传》、《国语》”吕蒙越看头越大,嘟囔道:“主公!这么多书,什么时候才能读完?”

    还不如杀了他呢。

    孙权勉励吕蒙:“光武帝日理万机,仍能手不释卷,曹操也常说自己“老而好学”,你为何就不能下定决心,试一试呢?”

    见孙权满含期待的看着自己,吕蒙咬了咬牙,拿出了第一次上阵杀敌的勇气,用力的点点头:“主公!你放心吧,回去之后,我一定下功苦读,绝不负主公所望!”

    吕蒙咬着牙,一副悲壮赴死的样子转身走了。

    孙权摇了摇头,忍不住笑了,孙权跟孙策相比,更有识人之明,能慧眼识才,挖掘和重要有潜力的部下,吕蒙就是他一手挖掘提拔上来的。

    吕蒙草根出身,来自最底层的百姓,他什么都好,肯吃苦,有毅力,上阵更是不畏生死,是难得的一员悍将,可他唯一的不足,就是他没读过书。

    孙权对吕蒙寄予厚望,自然希望他能早日独当一面,成为文武兼备的上将。

    “报!启禀主公,益州使者费诗求见。”不一会,有军卒进来禀报。

    孙权摆了摆手,吩咐道:“让费诗去议事厅等候,让鲁肃他们也去议事厅,我稍后便过去。”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众人便都到齐了,鲁肃、诸葛瑾、虞翻、蒋钦、周泰……江东也是人才济济,能人云集。

    费诗神色坦然,居中站定,笑着先跟孙权见过礼,然后一一对江东的文武臣僚行礼,礼貌周全,极有风度。

    叙礼之后,孙权问道:“公举,你不远千里来我江东,所为何事?”

    没等费诗回答,虞翻冷笑了一声:“主公!费诗一路吹吹打打,要跟我江东结盟,此事早已人尽皆知。”

    “就是,这刘璋还真是会耍弄手段。”

    “此言差矣,那刘璋可没这等谋略和手段,他连刘备时好时坏都分不清,引狼入室,徒惹天下人耻笑,害的益州即将不保,落入刘备之手。”

    一提到刘璋,众人纷纷插言,厅中顿时叽叽喳喳,响起一片轻蔑的笑声。

    弱国无外交,区区一个刘璋,不过是守护之犬罢了,自然很难得到江东群臣的认可。

    费诗神色淡然,任凭他们非议、讥笑。

    见费诗面色如常,孙权暗暗点了点头,对众人摆了摆手,厅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孙权问道:“公举,正所谓,君忧臣劳,君辱臣死,你为何不当众反驳,替刘璋辩解几句呢。”

    费诗回道:“我在想当日曹操率领八十万雄兵,挥兵南下,要踏平江东之时,诸位是否也像现在这样谈笑自如,可以尽情的耻笑曹操。”

    费诗看似答非所问,却一下子刺中了众人的要害,那时候,一听说曹操统帅几十万大军汹汹而来,江东一多半的臣僚都吓得骨子都软了,纷纷劝说孙权献城投降。

    “费诗,你好大的胆子,刚当面讥讽我等。”虞翻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费诗面无惧色,冷冷一笑:“天下大势,瞬息万变,诸位能力助吴主打败不可一世的曹操,焉知我益州打不赢刘备呢,即便我家主公错看了刘备,可在大公子刘循的率领下,益州上下一心,将士奋勇,连战连捷,刘备连连损兵折将,败亡指日可待。”

    “说什么大话,你们能打败刘备?真是可笑。”虞翻大声的笑了,他接着说:“刘备身边能人辈出,文有卧龙凤雏,武有关张赵黄,岂能输给一个小小的刘循。”

    费诗笑道:“我家公子年纪虽轻,却有霸王之勇,他与将士们同甘共苦,荣辱与共,又心胸宽广,任贤使能,各尽其力,如今我益州上下跟昔日曹操兵犯江东时,江东军民的表现一样,誓死捍卫领土,寸土必争,刘备孤军远征,就像无根的浮萍,既不会被益州军民接纳,也不会有粮草供给,迟早必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