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官员的心思

    要知道让自己一个东厂太监替他呈上去奏折,这意义可就大了,首先就是他不信任自己的上官。

    按照朝廷的规矩,文官的奏折是需要一级一级的递上去的,或许没人敢扣下你的奏折,但是拖延打压之类的就不可避免了。甚至奏折还没到京城,扬州知府齐欢已经被人弄下去了,这种事情不要太常见。

    通过东厂的杨莲递上去的奏折没有这个忧虑,因为太监的奏折能够直接递到司礼监,东厂更有上奏密折的权限。

    可是让东厂递上去的奏折,除了表现他不相信上官之外,还表现出他的投靠,这是投靠东厂,这是被人唾弃的,一旦事情爆发出来,齐欢会被人骂的。

    这也是杨莲觉得齐欢过觉得地方,看到机会就扑上去,咬住了机会就不松口,拼尽全力,孤注一掷,不瞻前不顾后。面对齐欢的投效,杨莲默然了,事实上这件事情他也有些犹豫。首先是杨莲不能收齐欢,他对自己的地位定位的很清楚,他这一次就是来替太子办差的。

    如果在扬州这个地方收下了齐欢,那么很容易让太子误会,也很容易生出弊端,甚至自己的干爹都会有想法。

    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差事,对自己来说,这个差事的重要性无与伦比,绝对不能出一点疏漏。可是杨莲又知道,有了齐欢的加入,自己的一切都要顺利很多,加上齐欢脸厚心黑,肯定是有大用的。

    “没问题!”

    沉吟了片刻,杨莲点了点头说道:“这份奏折咱家马上让人快马加鞭的送入京城!”说着杨莲将齐欢拿出来的奏折递给了身后的陈档头:“马上将这份奏折送到京城干爹的手里,请干爹代为陈奏给皇爷!”

    “是,公公!”陈档头答应了一声,连忙将奏折给接了过去,然后转身出去安排了。

    看着陈档头离开,杨莲这才转头对齐欢说道:“齐大人,咱们今日相识也是缘分,咱家与齐大人一见如故,不如咱家做东请齐大人,正好介绍几个人给齐大人认识,相信齐大人一定能够与他们成为朋友。”

    杨莲想法很简单,自己没办法收没关心,可以将齐欢介绍给寿宁侯府,寿宁侯可是来者不拒。

    “那就有劳杨公公!”齐欢连忙笑着拱了拱手:“不过这请客还是下官来,杨公公初到扬州,自然是下官略尽地主之谊,怎么能让杨公公破费?扬州城里面还是有几个可以的馆子,今日下官为杨公公接风洗尘,杨公公一定要给下官这个面子啊!”

    “既然齐大人如此说,那咱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杨莲看着齐欢,笑着点头说道:“陈档头,你去将张管事请上!”说完这句话之后,杨莲又转头看向了齐欢,笑着说道:“齐大人可能不知道,这位张管事是寿宁侯府的管事,寿宁侯对张管事信任有加,这一次的张管事来扬州也是办点事。”

    齐欢微微一愣,随后心中就明白了,这是杨莲点给自己了,这一次是要把自己介绍给寿宁侯。

    事实上这些日子齐欢就一直在关注着杨莲一行人,他不但知道这一次来的人有寿宁侯府的人,还知道有定国公府魏国公府等等。如果不是这样,齐欢也不会上赶着凑上来,要知道对于齐欢来说,那些盐商不重要,他家又不靠做食盐生意发家。

    “原来如此,正好下官做东!”齐欢顿时就大笑了起来,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就劳烦公公了!”

    在杨莲一行人去欢庆的时候,扬州转运使衙门却是一片愁云惨淡,转运使刘琦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

    “大人,下面刚传来的消息,知府齐大人去了守备太监衙门了!”师爷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家的大人,开口说道。

    刘琦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知道了!”

    刘琦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不过与面善的胖子不同,刘琦如果沉下脸,看起来就有点凶,见自己家的师爷还站在原地,刘琦开口问道:“还有其他事情吗?”

    “大人,事到如今,是不是做点什么?”师爷略微有些迟疑的开口问道,师爷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家的老爷还如此坐得住呢?那些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就是冲着自己家的老爷来的。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岂不是要麻烦了?

    看了一眼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师爷,刘琦顿时就笑了,面色平淡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做什么?”

    “可是如果放任他们施为,那大人岂不是?”师爷更为担心的说道。

    摇了摇头,刘琦苦笑着说道:“在知道那些人来了之后,我就已经让人给京城传讯了,这几日京城的消息已经传回来了。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已经大概弄明白了,朝廷成立了一个衙门叫盐铁司,这个衙门专管天下盐铁,你知道这是谁要成立的衙门吗?”

    见到师爷摇头,刘琦继续说道:“是寿宁侯,现在这个衙门也落到了寿宁侯的手里面,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寿宁侯要对这盐政伸手了。”

    “东厂的人,锦衣卫的人,还有那些投靠寿宁侯的人,不是朝着本官来的,是朝着两淮盐场来的。”刘琦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时候我做什么?做的越多,死得越快,让那些盐商去和寿宁侯他们斗吧!本官掺和什么,无非是换一个地方为官,即便是罢官归家也比这个好,过几年活动下不过是一个起复的事。”

    “这样,你带着大少爷马上进京,好东西多带一些,别怕花钱,去寿宁侯府拜见,钱,东西,送,现在不是吝啬钱的时候。”

    师爷点了点头:“寿宁侯能保住您的官位?”

    “官位?”刘琦冷笑着说道:“这个官位现在给我,我也不敢要,到了京城见到寿宁侯,谋求外调,降职也没关系,本官要离开扬州这个地方,要是能入京就更好了,让寿宁侯帮着运作。即便是进不了京城,其他的地方也行,只要不在扬州就行,如果官职保不住,那就争取罢职归家,实在不行,只要保住命就行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