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番外二

手机阅读:m.yqzw5.com/14_14589/
    1、

    萨迦睁开了眼。

    入目是海底的深蓝, 半空中却摇曳着深深浅浅的海浪纹路, 仿佛在深色的帷幕上绽放出了大片的花朵。

    莹蓝色的幽光指引着他的视线。他遥望着十三根玉石色泽的参天石柱,一时间被这扑面而来的沧桑和神圣感震慑地说不出话来。

    “恭迎您的苏醒, 冕下。”

    悦耳动听的声音传至耳边。萨迦这才回过神来,看清了站在祭台下的少女。

    她穿着一身浅白色的纱裙,裙摆的下半部分似乎是被撕去了, 露出了莹白的小腿和光润的脚趾。她戴着面纱,乌黑的长发用金色的法绳缠绕着,此刻正低头俯身正对着他。

    萨迦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是谁?”

    少女沉稳地回答道:“吾是海神殿的神殿祭司。”

    祭司吗。萨迦的眼角眉梢温和了下来,他面对信徒鲜少有疾言厉色的时候:“是你唤醒吾的?”

    少女犹豫了一会儿, 不知为何, 语言里有几分哭笑不得的意思:“是的。”

    “吾名为塞西。冕下。”塞勒西抬起了头,湛蓝色的双眸让萨迦一时愣了愣, “海神殿为迎接您的苏醒,已经静候了千年之久。只求您赐福于海国, 庇佑海族人民——”

    “我也想。塞西。”海神温和中带着无奈的声音响起,“可是如今, 我已经失去了力量。”

    “诸神东渡,光明神留下的光明之力消耗殆尽。我作为光明神系的一员, 没有踏上东渡的旅程,代价就是逐渐失去自己的神力。除非我的神器海神三叉戟仍在……”

    塞西听到这里,眼角几不可闻地抽了抽。

    “怎么了,塞西?”萨迦垂眸, 歪了歪头问她,黑色的长发如绸缎一般披在身上,五官美得宛如画师倾力描绘,却带着一股不染尘事的稚嫩和无辜。

    而且他还没了力量。更没有了能证明自己神位的东西。出了这个海神殿,他自称海神说不定还会被厌憎海神信仰的暴徒绑上火刑架。

    塞西:“……”

    蓝眸少女沉默了许久,最后在萨迦略微有些震惊的目光下扯下了面纱,上来拉他的手:“这些之后再说吧,我们先离开这里,一会儿就要来人了。”

    萨迦顺从地被她拉走,也没有多问自己一介海神为什么要在自家的宫殿里逃窜。他只是专注而温和地注视着她,那眼神永远像是洞悉了一切,却让塞西在生出一股负罪感之余,不禁红着脸躲避——

    这到底是海神还是魅魔啊!

    长得那么好看做什么啊?!

    2、

    塞西是这里的祭司没错。但她是个新来的,根本没有资格靠近祭台,只能在宫殿里做些打杂的活儿。

    她原本也是某个小国的公主,为了躲避党争进入了海国,又因为惊人的美貌稀里糊涂地进了海神殿。

    但是海神殿的生活比她想象地还要无趣,甚至发生了一些欺凌事件。

    她决心离开这里,加入船队也好,周游大陆也好,反正她不想再过这种捧着烛台在神像前从天黑跪到天亮的日子了。

    她想念自由。

    塞西是稀里糊涂地进来的,却不能稀里糊涂地出去。她四处躲避守卫,寻找出神殿的路线,却不小心闯进了祭台。

    她听说过这里,曾经海神神降与信徒们交流的地方。那里还杵着根光芒暗淡的三叉戟,塞西一度以为那只是个象征物,或者点缀——毕竟海神已经消失那么多年了,谁能保证这个所谓的“海神遗物”就是真的?

    但塞西很快就相信,这玩意儿是真的了。

    因为它有法力。

    自从遇见了三叉戟开始,塞西就不停地在原地打转。无论她拐过几个墙角,永远都会走回三叉戟面前。

    而三叉戟在她靠近时,总是会微微颤抖或者发光。仿佛就是在说——

    “来摸我呀?来摸我呀~”

    塞西:“……”

    她为了离开,迫不得已硬着头皮上去试试。结果,海神神器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被她色诱了。

    塞西:“……”

    她试着挥舞了一下。如臂使指。

    然后哐啷一下,祭台上亮起了白昼似的光芒,从天而降一个风华绝代的半裸男人,自称是海神。

    但他一点力量也没有了。仅剩的神器如今在塞西的身体里静静沉睡着。塞西能感觉到,自己和三叉戟结成了某种契约,海神本人能不能再使用这把叉子真是个未知数。

    塞西的计划终究还是达成了。

    她逃出了海神殿。唯一与计划不同的,就是一只倒贴上来的三叉戟,还有一个花瓶般美丽珍贵的男人。

    ……好吧,男神。

    3、

    冒险生活如塞西想象的一样快活。除却她的一些额外工作:解决觊觎三叉戟和萨迦的家伙。

    说起来有些不可置信,有时第二种人数比第一种还要多。

    前半生因美貌收到追捧和盛赞的少女不免有些怀疑人生。但是萨迦只喜欢她,只跟着她,他们成了最默契也最般配的伴侣。

    后来,嗯,因为来找麻烦的人实在太多,塞西来一个打一个,萨迦则来一个坑一个,他们渐渐收服了很多小弟。就这样,等他们把海国逛了差不多一圈的时候,小弟们集体开了个会,求他们统一海国来了。

    塞西的头上写满问号:“哈?”

    小弟们:“您已经在海国内无敌了,小殿下!”

    说来也巧,塞西的故国听说塞西出息了,主动碰瓷,请她回去继承王位没有成功,就自动在王座上刻了塞西的名字。

    然后大家就开始称呼塞西为“殿下”。

    塞西:“不是,稍等。就这么统一海国,会不会太随便了?”

    萨迦笑着反问她:“有吗?”

    被美貌冲昏头脑的塞西:“没有没有。”

    塞西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登上了海国的王位。

    4、

    “咔。”小王子壳壳插嘴道,“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啊,母亲你是在哄小孩子吗?”

    “爱信不信。”塞西翻了个白眼,“不然你以为母亲我想当这个王吗,每天处理公务都烦死了。”

    “公务明明是父亲处理的。”壳壳问。

    “他就是干这个的嘛,比我专业啊。”

    塞西理所当然地说。

    “那我也不想处理公务。我也想找个专业的人来。”壳壳苦着脸说。

    “可以。”塞西摸着儿子的小脸,将他的头掰正,“你也找个愿意帮你处理公务的伴侣就好啦。”

    于是,海国王子的传说逐渐在西加大陆流传开了。

    传说小王子有神一般的容貌,高洁的品格,温和的性情。唯一的缺点就是个恋爱脑。

    他的恋爱口号是这样的——

    “恋爱吗,送你江山的那种。”

    把他的绝大部份仰慕者给吓跑了。

    so sad。

    作者有话要说: 好的!到这里正式完结啦!

    咱们下本霸总马甲见!

    《披上马甲做霸总》:

    阮青穿进了某本狗血小言文,被迫披起系统提供的马甲做起了男配霸总。

    系统:“变性马甲披好——多么完美的一个霸总啊!”

    于是阮青过上了白天是俊美多金狂炫酷霸拽男总裁,晚上是美丽多金狂炫酷霸拽女总裁的日子。马甲每使用十二个小时冷却五小时,精准无匹。

    她决定走原剧情,用自己雄厚的财力把女主捧上人生巅峰,顺便把男主怼到怀疑人生。

    阮青:别的不提,这天凉王破的感觉真他喵的令人上瘾。

    文案二、

    顾深泽觉得自己有病。

    他的老板,星阳娱乐的总裁阮青,相貌俊美,常青藤硕士背景,刚刚回国执掌家业,就空降s市单身新贵榜第一名,成了无数名门闺秀的梦中情人。

    在某次电影拍摄工作结束后,他在经纪人的坚持下和新上任的大老板约了顿饭。

    见面时,对方穿着黑色西装,双腿笔直——但明明是个五官精致的漂亮女性。

    对方见到他后,主动伸出了白皙的手,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声音慵懒却悦耳:“你好,我是星阳娱乐的新总裁,阮青。”

    免疫了马甲的顾深泽:“……”

    男老板在我眼里偏偏是个女的?

    是我疯了还是世界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