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西杭之行

手机阅读:m.yqzw5.com/11_11821/
    天下第一道长正文卷第两百一十五章,西杭之行若是说在场脸色最难看的是谁,当属杨搏庸了,这位科研人员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绝对没问题的,有保障,大罗金仙的灵念都进不来。

    转头来就被灭了个干净,一点细胞都不剩。

    灰飞烟灭,死的凄惨。

    “比先前已经好上许多了。”李果看着脸色难看的杨搏庸,安慰道:“先前贫道抓住的‘雷震子’,他只说了一个字就被挫骨扬灰,至少他已经将关键的信息道了出来。”

    那位‘使者’,让李果想到了先前探索马成戎记忆时的场景。

    ‘你想真正的活着吗?’

    想必那些人就是接引‘祂’的使者了吧,也就是说,找上那些人就能加入‘祂’。

    让李果默默想要吐槽的是,这神主行径怎么那么像系统兄。

    发布任务,给予奖励...

    “不管怎么样,事态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所谓‘祂’的事情...如果没猜错的话,祂应该是高次元生命体。”杨搏庸冷静下来后,说道:“我们的设备,对于‘已知’的事情已经有了足够的反应能力,但对‘未知’却还是没有多少招架力...”

    “神魔给人带来恐惧的并非祂们的力量...若是知道祂们力量极限的话,即使是一手破碎地球我们也能接受,有所反应,可最害怕的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高次元生命体的虚实,他们的力量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有没有极限?”

    罗千化面对设备的失效是最淡定的,只是淡淡的说道:“早就跟你说了,不要以人类的极限来推断神魔的力量,这次算是吸取一个教训吧。”

    可以看出,罗千化从一开始就没对这隔绝设备抱着多少希望,拥有很多古老传承知识的他,大概也能理解所谓‘仙魔’对于如今的人来说究竟是什么概念。

    若真有神魔在后方作祟的话,仅仅凭借现有的科技来钻空子是不理智的。

    “所以我们现在,是先将那所谓的‘使者’揪出来...或者说,我们干脆直接派人潜入到‘祂’组织的内部。”

    作为前任特工的谷泰三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事情了。

    “嗯,可以一试,不过我们还是要先打探一下线索,就将线索放在人榜上那些奇奇怪怪的武者吧,一个个前些日子还平平无奇,后些日子就变成了修神异功夫的强者,就从这些人身上入手...”

    张天阳点点头,便安排商讨计划,看看能不能把那神使找出来,通过他们进入这‘神主’组织,直接以肉身探寻秘密。

    但这也是有隐患的,从审问马成戎的事情就看的出来,地球的科技设备好像是无法完全隔绝这位大神通者的侵入,那就用‘人’本身的力量去探寻吧。

    正当李果离去的时候,张天阳却是接到了来自总部的电话。

    接过电话后,张天阳却是脸色微变。

    ......

    所谓科学就是在不断的失败下进步,再失败,再进步,再失败...直到最后完善为止。

    登月,火箭,这些人类突破脚下土地的壮举都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失败之后才终于成功的。

    隔绝灵念的房间还是要不断的研究,而李果也看出来了,对于高次元生命体,即使是虎仙人,还是鹤仙人,官方都是抱着信七分,警惕三分的做法。

    对于他们的做法,李果反而觉得欣慰正确。

    虽然‘鹤仙人’‘虎仙人’都是自己的小号马甲,没有恶意,但若是作为国之重器的第九科真不抱一分警惕的话,却也异常不合理,若是如此轻易就得到了官方信任的话,那下一个降临的‘高次元生命体’狡猾一点的话,开始的时候给予一些类似的小恩小惠,然后再为所欲为,造成的损失势必惨重...

    想罢,李果便想到了那‘祂’,施舍一些小恩小惠,然后让这些人去完成什么任务。

    “若是能找寻到那使者的话,便能伺机加入他们...打入敌人内部更加实在一点。”

    李果内心思索,寻思着如何不动声色的和那‘祂’接触。

    正当寻思之时,却是接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叶枫彻底清醒了。

    在‘蓬莱’之中,获得了三十六天罡将军中陶元信传承的叶枫。

    获得了‘修仙法’的他,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自己在此界的第一个‘知己’‘道友’,同为道门,又同为修仙中人。

    再加上他的灭法玄功是源自八九,联系更加一分,内心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丝‘知己’之感来。

    “去拜会一下这叶枫道友吧。”

    李果打算去西杭拜会一下叶枫,他传承得自真正的天庭仙魔,也不知道会不会被那所谓的‘天庭’给盯梢上,去提醒一番也好。

    御剑把水乘风去,琼楼玉宇不胜人。

    召出流光,贴满飞行符,一路去也。

    ......

    江南水乡,游在西杭。

    李果也是第一次来到这杭州西湖。

    “之前叶道友曾经说过自己在西杭这边的山野破落道观修行...”

    可观这西杭山野盛景,怕是这山野并非破落道观,而是半山别墅吧。

    天色已近乎于夜,黄昏落下,湖上泛舟,岂不美哉。

    此时,正是西湖花灯美景开放之时,街上大媳妇小孩子,男女情侣,家眷母子,一家几口,在花灯街会上行走。

    李果看着感慨。

    世界局势风起云涌,国家内部亦有未知隐患,甚至网络之上都是牛鬼蛇神,拿钱发帖数不胜数,简直是狂欢。

    而对于小老百姓来说,神通力量,异界神魔,通天功夫,都好似与他们无关,在他们眼前的,只有这西湖美景,泛舟花灯。

    好似生活在‘桃花源’里的世外之民。

    也许,对于世外之民来说,能力啊,武学啊,更多是增加了更多的方便度吧。

    “果然,和平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灵药啊,能够抚平心灵...”

    李果也来到了泛舟湖上,打算先和本地的地头蛇打一下交道再说。

    要说地头蛇的话,当属当地调查组了,如今自己来到了他们的地盘上,自然是要打上交道。

    而接通本地调查组的电话后,那边却是说也在泛舟西湖上。

    此时,李果独自泛舟于西湖边等待,静看远处花灯霓虹。

    “想必阁下便是‘天外神剑’李果李真人了,早闻大名,今日得见,果然风采斐然,灵气逼人。”

    另一边,有一人泛舟前来,看起来是一个神采奕奕的中年汉子,身体强壮,站起有二米高。

    他是本地调查组的组长,叫做黄重闵。

    同时也是一名武者。

    如今,也就只有武者会用那么复古的腔调说话了,远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迸发出的精气神。

    既有官方的气势,又有一丝江湖草莽气。

    “贫道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这江南水乡了,国泰民安当赞于此。”李果也淡淡笑道。

    别的城市这个时候调查组组长估计都忙的不可开交,在796的无偿加班中循环,而这位黄重闵还有心情在这泛舟湖上和自己互相吹逼。

    这说明他一点都不忙,甚至还有点闲。

    此时,黄重闵却是有些自豪的笑道。

    “哈哈哈,赞谬了赞谬了,实在是我江南水乡人杰地灵,安分守己,我这调查组组长也乐得自在。”

    然而,在黄重闵旁边,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女孩子则是悠悠说道:“分明是我们这里长三角地区有钱,人手充足,整个城市都是我们的人,坏人怎么敢和我们斗...”

    这年轻女孩子无情揭露了黄重闵的话。

    此时黄重闵嘴角抽搐,略显尴尬,大人吹牛逼小孩插嘴干嘛。

    对于这个结果李果也不难猜测,西杭处于长三角经济区,土地富庶,经济发达,自然是有余钱给予公务人员优厚的待遇,再加上这西杭房价相对于同样发达富庶的城市而言并没有那么高,也自然让人趋之若鹜。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你待遇好,有钱,机会多,人们自然会朝着你那里去,若是没钱,待遇平平,那别人凭什么去你那里,去当土豪的保镖不好吗。

    越有钱的地区,治安越好...

    此时,黄重闵好似思考了片刻后,对李果说道。

    “久闻李真人你刀剑双绝,能力出神入化,今日黄某恰好手痒了,要不就在这里过两招?”

    黄重闵的双眼里是战意满满。

    虽然他人榜地榜都未上,但却并不代表他的实力不佳。

    有些人实力有了,却缺一个能够展现实力的机会和舞台。

    而黄重闵,显然将李果当成这个机会了。

    李果思考了片刻,觉得和他战上一场也不是不可以的,说不定正好能试试这些日子在虞兮那里训练的成果。

    “善...”

    黄重闵面色一喜,拱手道。

    “多谢李真人给这个机会了,你在这西杭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告诉我。”

    以李果这位‘成名已久’的名宿的角度来看,完全能够拒绝他这个‘无名小辈’的挑战的。

    毕竟都在这个位置了,谁都得珍惜一下羽毛。

    赢了没啥好处,输了位置大概就被取而代之了,黄重闵只是随口一问罢了,没想到李果还真就应承下来了。

    这可是给了大大的面子啊。

    “师傅,你怕不是要被人给吊起来打吧。”一旁的眼镜小姑娘吐槽道。

    “你这小杠精,从小杠到大,你就那么喜欢抬杠么你...”黄重闵看着自己这‘徒弟’哪有一点徒弟的样子。

    原本的黄重闵可不敢这么对自己的师傅这么说话,不过黄重闵已经习惯了和自己徒弟这种现代化的师徒...或者说师生关系了,亦师亦友,没什么长辈小辈的道道。

    “为师之前在视频里见过这位‘天外神剑’李真人‘剑开天门’的门道了,更像是用什么精妙能力做到了这件事,在剑法上他可能还当不得这天外神剑之名...先前更像是被官方推出来宣传的一个口子。”黄重闵笑了笑道:“而为师的‘不尽天刀’,一刀更比一刀强,若是我认真拼杀的话,刀力更甚一般的功破先天之人...为师这一次若真的舍得一身剐的话,说不定真能将他拉下马。”

    此时,黄重闵露出了神往的表情来。

    修武修己,为名为利,若不显露岂不是如同锦衣夜行?倘若是能登上那天地人榜,和世间英雄同框,和这大世平起平坐,那得是多么有牌面的一件事。

    既有机会,当真得争上那么一争。

    想到这里,黄重闵身上的精气神便一同奔涌,战意十足。

    “李真人,得罪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