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8章 皇甫义真

    皇甫嵩在家待了一日,到了次日,忽有人叩响了大门,皇甫嵩还以为是长子返回,连忙让奴仆前往开门,奴仆开了门,却看到门外站着数十来人,几乎将这里的道路都挤满了,而且这些人都是整齐的穿戴着一身甲胄,腰间佩剑,气势汹汹,这群人站在门口,奴仆吓了一跳,连忙令人开了全门,招待宾客。

    这些将领竟列成了阵,由一位将军所带领着,一同走进了府邸,一举一动,都是整齐肃然,看的奴仆说不出话来,这些将领们也弄出了不小的声势,皇甫嵩有些吃惊,站起身,疑惑的朝着外院走去,刚刚走到了院门,迎面就看到了这些人,为首之人正是大汉太尉孙坚,孙坚看到皇甫嵩,顿时单膝跪下,朝着皇甫嵩行军礼,高呼道:“吾等拜见将军!!!”

    紧接着,身后的诸多将领们也纷纷单膝跪了下来,拱手,高呼道:“吾等拜见将军!!!”

    在孙坚的身后,有吕布,有黄忠,有徐晃,还有很多皇甫嵩所不认识的将领,皇甫嵩整个人都呆住了,眼眶边闪着泪光,他有些颤抖着说道:“起来!!!”

    “唰~~”众人顿时起身。

    皇甫嵩看着他们,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孙坚这才走到了皇甫嵩的身边,说道:“听闻老将军前来,吾等特意前来拜见!!”,皇甫嵩笑着,点着头,说道:“善,善...”,孙坚说道:“昔日,南越之战,鲜卑之战,我都是将军的下属,多亏当时老将军的教导提拔,坚得有今日之成,多谢将军!!”

    “无碍,无碍,还是段公教导的好...”

    吕布上前,说道:“皇甫公,在幽州之时,多亏皇甫公提拔,重用,举荐与董公,布跟随与两位将军之左右,立下功勋,方知兵事....多谢老将军昔日的教导!!”

    之后是黄忠,徐晃等人,纷纷大拜,他们不是跟随过皇甫嵩,就是由他培育起来的,尤其是徐晃这些人,当年,太尉张温张公设立新军,戍边四方,皇甫嵩曾亲自教导过一军,这些人,正是当年皇甫嵩所培育出来的,当然,还有很多与他不相识的,如关羽这些,不过,面对这位老将军,他们也是恭恭敬敬的。

    皇甫嵩这一生,都未曾立下什么太大的功劳,在他正值年轻力壮的时候,有张奂,段颎,皇甫规,当这些人逝世,终于轮到皇甫嵩的时候,却又有大量杰出的将领帅才,如张温,董卓,卢植,朱俊,他未曾立下太多的功勋,也没有达到他叔父那般的成就,可他的这一生,都是在军旅之中度过的。

    到了如今,他显然已经是整个大汉最有资历,也是功勋最大的将军。

    他参与过皇甫规讨伐高句丽人的战斗,他参与过段颎讨伐羌人的战斗,他参与过段颎讨伐南越的战斗,他参与过段颎讨伐鲜卑人的战斗,他参与过张温平定三韩的战斗,他参与过平定倭国,参与过董卓平定高句丽的战斗,这一生,除了董卓讨伐贵霜之战未能参与,其余的战斗,他都未曾落下。

    皇甫嵩这一生,都未曾立下什么太大的功劳,可是,他这一生都是在沙场上度过。

    故而,当他回到了雒阳的时候,才会使得这些将领们如此动容,众人前来拜见这位从十余岁开始,征战了近五十载的老将军,皇甫嵩心情大好,拉着众人坐下,又让奴仆准备款待宾客的吃食之类,众人坐了下来,皇甫嵩坐在最中间,与众人寒暄,询问近期的诸多军事。

    太尉孙坚拿出了一把弩,递给皇甫嵩来看,皇甫嵩看到了这弩,心里有些诧异,他不由得问道:“此为连弩???”,孙坚大惊,问道:“君何以得知??”,皇甫嵩笑了起来,说道:“我年少时,叔父曾有一把,三连发的大弩,我还曾偷来猎兔子,却险些射伤了人,被叔父是一顿毒打啊!!”

    “哈哈哈!”众人大笑,孙坚说道:“老将军,这可不是三发弩,这是八发连弩,也叫做熹平连弩...你看...”,孙坚低着头,忙碌了一番,装了机,将弩对准了远处的墙壁,猛地就是连射,连射了八次,方才停了下来,孙坚咧嘴笑着,诸多将领们大多还都不知此物,如今看到,更是大惊。

    皇甫嵩瞪大了双眼,从孙坚手里接了黄弩,认真的打量着,咧嘴大笑,说道:“善,善啊,此物天克骑兵啊,若是在北方,西北,城池上放上百余架连弩,哈哈哈,只怕是无人敢来侵犯了!!这是何人所做啊,竟如此之神奇?”

    “乃是将大匠马均所制。”

    “哦,这人我知晓,此人乃是闻人公的弟子...还曾跟何子学过些日子罢...他都这般厉害了?好啊...好...”皇甫嵩拿着弩,眼里满是依恋与欣喜,他实在是爱极了此物,眼里竟满是温柔,他忽长叹了一声,孙坚有些疑惑的问道:“老将军,可有什么不对??”

    “非也,非也,若是当年征伐鲜卑的时候,有此利器,只怕也不用那么多将士死与沙场....可叹我张公啊...唉...”皇甫嵩无奈的说着,脸上有些悲痛。

    孙坚点点头,说道:“不过,日后,吾等有了这般利器,将士们也就不会付出这般惨痛的代价了,而马将作还重设了将作府,说要改进这弩,说不定,我们的后人,就能拿着百发连弩,再也不惧外敌入侵,家国太平....”,听到孙坚如此言语,尽管他说的有些夸张,众人还是忍不住点点头,脸上都有些笑意。

    看到皇甫嵩如此喜爱此物,孙坚说道:“前来拜见,未曾带礼,便以此物献之...还望皇甫公莫怪...”

    “啊??你要赠与我??”

    “这..这等利器,我要了也没用...”

    “怎么会没用呢?皇甫公要管兵学了,难不成那些学子们不需要来学习如何使用连发弩麽??”

    孙坚反问,皇甫嵩这才乐呵呵的收了下来,他这才询问起兵学之事,他有些赞叹的说道:“先前啊,段公在世的时候,南军新设,还不是如今的模样,当时他就说要为家国培养将才,将南军士卒都当作将领来培养,你看看如今,孙文台,包括你,似乎都是南军出身的罢??”

    “是。”

    “如今的大将,乃至中层的将领,好似都是出自与南军...可见段公之才能,可惜啊,段公未能亲眼看到这些,如今之兵学,便是与当初段公的大策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却更正规了,可见,在将来,会涌现出更多的名将来,大汉再也不必畏惧外敌了...”皇甫嵩说着,又问道:“这是何人之策啊??”

    众人同时看向了关羽。

    皇甫嵩看着关羽,笑着,伸出手来,将他的手握着,看着众人,说道:“此人定为日后之段公也!!”

    这句评价已经是非常高的了,众人都有些震惊,不过,也没有不服气,关羽无论是英勇,还是这提出的策略,都当之无愧啊,不过,关羽却有些说不出话来,脸色再一次涨红,众人也就当他是不敢当,没有再言语,皇甫嵩又问起其他的事情,包括学子的情况这类,孙坚一一回答,众人聊的火热。

    正在这时,院外忽走进了一人。

    这人长得同样是身材修长,魁梧有力,不过,穿着却是格外的奢华,看不出半点武人的姿态来,走进了院落,看到院落里的众人,他大吃一惊,瞪大了双眼,这才连忙行礼道:“不知诸多将军来拜访家父,失迎失迎,还望恕罪!!”,他如此言语,众人也就知晓了他的身份,纷纷起身,与他回礼拜见。

    他连忙走到了皇甫嵩的身边,有些紧张的说道:“阿父啊,你拐杖呢?不是给你安排了奴仆麽,为何还要自己走动啊...”,他有些无奈的说着,又小心翼翼的捶打起皇甫嵩的腿来,皇甫嵩沉默了片刻,方才对众人说道:“这是我长子,唤作寿固,字孟实...”

    听到皇甫嵩的言语,众人都有些吃惊,这是双字名??

    看到众人的目光,皇甫嵩笑着说道:“诸君不知,我这膝下双子,自幼体弱多病,都是险些夭折,故而,这长子,我就取名为寿固,以寿命牢固之意,次子比他小了三岁,我取名为寿坚,也是亦然....”,听到皇甫嵩的解释,众人恍然大悟,点着头,皇甫寿固为皇甫嵩捶打了会腿,这才坐了下来,与孙坚亲切的聊了起来。

    众人言语被打断,也不知该如何言语,坐了许久,这才起身,一一告退。

    皇甫嵩还是有些不舍,说道:“不如再坐一会?”

    “老将军,吾等改日还会来拜访的...”

    众人纷纷告辞离去,皇甫寿固亲自将他们送走,还说着:“诸君,款待不力,若是下次前来,我定代父好生招待...”

    皇甫嵩也来到了院落门口,由于皇甫寿固将他扶着,看着众人一一离去,皇甫嵩还是有些不舍,他转过头,看着皇甫寿固,问道:“大郎啊,晚上想吃些什么...不早了,赶紧招呼奴仆去做着啊...”

    “阿父...孩儿在外还有些事,这就先去了...阿父,有什么事就让家里奴仆帮着,或者让他们叫我...我先走了啊...”

    看着远去的长子,皇甫嵩站在门口,久久沉默着。

    ps:更了一万字,本来还想通宵爆发的,可是才想起明天有课,老狼周四有课...实在无奈,先欠着两章罢,周六,周天再补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