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九章 活口

手机阅读:m.yqzw5.com/11_11614/
    “快点好起来吧!”刘成高又叹了一声,“这快半年了没一起打混过,老子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模样了?”

    这自然是调笑的话,刘成高是盼着方不为快点好起来,好像以前那样带着他立功。

    “我也着急啊!”林子安模仿着方不为的口气,“这天天跟坐牢似的……”

    “怎么,想女人了?”高思中斜着眼睛问道。

    肖在明就在旁边,林子安不好接话,只是瞪了高思中一眼。

    众人全都跟着笑了起来。

    “长官的气色不错,”邢明生殷勤的说道,“看起来是大好了!”

    “确实好了许多!”林子安状似随意的回了一句。

    见到邢明生的那一刻,林子安才算是松了半口气。

    虽然还不知道上级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至少能和自己人联系上了。

    他没见过真人,但赵金山逼着他,几乎把邢明生的资料和照片刻在了脑子里。

    林子安脸上带着浅笑,不停的和众人说着话,身体靠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腹前,十指交叉,两个大拇指在不停的绕着圈。

    这是接头的暗号,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用来验证身份。

    一,二,三,四……

    邢明生眼睛一亮,也做了一个极其细微的动作,示意林子安收到。

    自此后,两人再无任何交流。

    聊了不到半个小时,众人便提出告辞,临走之前,纷纷留下了程敬。

    这一次是探病,没有上次安宅时那般露骨,全都是红纸包着的银票。

    肖在明一阵推辞,但谁又会真的收回去?

    到了门口,众人挨个和林子安握着手告别。

    先是高思中。

    “处长让我转告你,好好休养,一切都等病好了再说!”高思中笑着说道。

    如果是方不为,一眼就能看出来,高思中脸上的笑全都是挤出来的。

    这也不怪高思中。

    马春风交待这句话的时候虽然依旧板着脸,但高思中还是听出这句话当中带着怒气。

    高思中不明就理,但更不敢问,只能原话转达。

    “有劳处长挂念了!”林子安反倒很高兴的样子,“也多谢科长,休养几天后,卑职就去本部报道……”

    高思中心中想着事,没反应过来,但邢明生和叶兴中不约而同的心中一跳。

    自从端了货场和大盛洋行之后,高思中就不让方不为自称卑职了,不管是私下里,还是在公共场合。

    不知道处长会对方不为做何安排?

    高思中暗叹了一口气,又拍了拍林子安的肩膀。

    邢明生故意落在了最后面,随意的说了两句客气话,又和林子安握了握手。

    一个折好的纸条顺势落在了林子安的手心里。

    林子安亲亲的捏了捏邢明生的手指。

    送走了所有人,林子安也没打招呼,自个上了楼。

    肖在明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牙齿咬的咯咯做响。

    他一天都不想往下演了,要不是谷振龙劝他,早撂挑子了。

    等小楼的门口没有了人,方不为才放下了望远镜。

    他没看到邢明生给林子安递纸条的动作,但绝对能肯定,两人已经接上了头。

    整整一个月未联系,林子安急,日本人比他更急。

    早在二十天前,方不为就发现了日本特务出现在了医院周边,为了查清这些人的底细,他不但用尽了为数不多的积份,更是调动四大特务机构的外派组织,从上海,华北,东北等地暗中调查,甚至通过谷振龙,动用了有留日经历的一些人物在日本本土的关系,来搜集这个中村的情报。

    功夫不负有心人,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总算是查到了中村的来历。

    就连方不为自己也没想到,本来是拿来糊弄谷振龙等人的话,竟然真的应验了?

    大鱼,真正的大鱼。

    方不为对这个中村没什么印像,但不妨碍他通过中村的履历,推断出这个人的以后的走向。

    中村敬三,土肥圆的得意弟子和得力助手,现任奉天特务机关特派员,出自日本对华最高情报机构—参谋本部支那班。

    看看从这个支那班出来的都有哪些人。

    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冈村宁次,土肥圆……

    日后成就最差的也是陆军中将,乙级战犯。

    从知道这个人身份的第一刻起,方不为就没想让他活着离开南京。

    同妙和赵金山算个屁!

    能让一个至少也是乙级战犯的日本高级间谍提前夭折,就算林子安的替换计划已失败的真相被关东军特务机关就此识破,方不为也觉的值了。

    方不为怕夜长梦多,本想快刀斩乱麻,就地抓捕或暗杀,但没想到,谷振龙等人却不同意了。

    虽然谷振龙等人认为方不为对这个中村的臆测太过夸张,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判断依据。

    既然是土肥圆的得力助手,就肯定知道不少的机密情报,绝对不比同妙的等级低。

    几位长官一致决定,一定要抓活口。

    中村的出现,让谷振龙和陈超对方不为的印像大为改观,也算是信了几分方不为想利用林子安钓大鱼,而不是另有图谋的说法。

    方不为心中窃喜,哪有不拼命的道理?

    他当既安排林子安出院,为给邢明生和林子安创造接头的机会,又设计了特务处一干人探望林子安的那一幕。

    但方不为也有些挠头。

    抓活口不难,难的是怎么让中村的最快的时间内开口。

    这种狂热的均国主义分子,哪里有那么好审?

    估计吐真药也不太起作用。

    同妙和佐木就是最好的例子。

    几个月过去了,同妙和佐木被谷振龙折磨的生不如死,却一句有用的都没问出来,方不为就想着自己试一试。

    结果让他大失所望,心里跟泼了凉水似的。

    让林子安跟疯了一样,让赵金山无话不吐的吐真药,放在佐木和同妙身上,竟然不起作用?

    就像体内已经产生了抗药性的林子安一样,用过药之后,要么呆呆傻傻,要么直接晕倒……

    方不为总算是明白了,后世的生物科技那般发达,美俄两国情报机构审讯敌方情报人员和恐怖份子时,为什么还会用到那么多的刑讯手段,甚至是当着犯人的面,虐杀犯人的家人?

    这玩意也不是百分之百就能起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