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奇怪的仓库库洛洛

手机阅读:m.yqzw5.com/10_10624/
    乌蒙蒙的夜空之下,细碎的雪花还在渐渐的飘落着。

    看样子,今夜或许会有一场大雪也说不定。

    水无月凛用力搓了搓冰凉无比的小手,费力的将身上破烂烂,根本没有多少棉絮的被子往上拽了拽。

    尽量将瘦削的身体遮挡住,维持一点能够供给存活的体温。

    寒冷、饥饿是此时水无月凛最深刻的感受。

    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似乎是日本,但是回顾脑海中的记忆,也无法判定究竟处于日本的什么时代。

    或许是日本诸侯混战的战国时代?

    水无月凛无法断言,他这具身体的主人也不过才六岁而已。

    接触到的就是自己的父母以及这个破烂贫瘠的小村子。

    只知道在这里,似乎能够吃饱肚子就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毕竟,即便是他年幼的记忆里,也见过不止一个死去的尸体了。

    此时的水无月凛倒是特别怀念前世的生活。

    最起码那个时代不会再生有人饿死的情况,而他,更是一直享受着常人眼中优渥富裕的生活。

    尽管已经尽力将自己包裹起来,但天气实在是太冷了。

    而且落下的雪水融化,打湿了被子,让他本就虚弱的身体更没法承受。

    “再...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撑不过今晚就冻死在这了...”

    水无月凛身子哆哆嗦嗦的自言自语道。

    此时的他小脸冻得青,抬起头,看着从破烂屋顶畅通无阻落下的雪花,内心一阵无语。

    破成这样的屋子...真的还有居住的必要吗...

    想到这,他颤颤巍巍的裹着破被子站起身。

    一边使劲跺跺脚,争取让身子暖和起来,一边牙齿哆嗦着胡乱嘟囔道。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不能当冻死骨...一定不能当冻死骨...”

    在身子稍微有了一丝活力之后,他开始向外走去。

    心中抱着一个想法。

    哪怕被人骂也无所谓,一定要找附近的村邻讨要一些吃食。

    一家不行就换另一家,他不能就这么死在这个雪夜里。

    此时的水无月凛,内心衍生出一股无比强烈的求生欲望。

    只是,在他用冰凉的小手拉开那扇破纸糊的门之后。

    映入眼前的一幕让他瞪大了眼睛,一眨都不眨,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只见一处封闭密实的巨大仓库就呈现在他眼前。

    尽管里面的光线十分微弱。

    但是他还是能够看到,在那仓库之中,被一道道奇怪的透明光罩所罩着的众多造型百态的手办。

    虽然相隔着的距离有些远,使得它们看起来十分模糊。

    但他自然认的出那些手办就是由他亲手挑选并一个个悉心对待的曾经陪伴他长大的同伴。

    水无月凛的小脸先是一喜,随后眼神一黯,声音都有些颤抖道。

    “不..不可能再见到它们了...”

    “难道是出现幻觉了...”

    他微微有些疑惑,重新拉上门,透过门上纸糊的破孔,能够清楚看到外面雪落的痕迹。

    然而当他再次拉开门时,眼前却再度出现了那道密封着的仓库。

    俨然如同一门之隔的阴阳两界一般。

    尽管十分疑惑,但水无月凛没有再犹豫,直接拉开门径直走入了眼前的仓库之中。

    刚一踏入仓库,一瞬间,一股暖意瞬间浸透他的身体。

    “唔!”

    完全感受不到了之前的寒冷!

    仿佛前一刻还在喜马拉雅山顶,后一刻便出现在塔格拉玛干沙漠一样,让他情不自禁的出一声舒适的声音。

    不过缓过神来的他却是连忙打量起仓库的内部。

    似乎到处氤氲着一层模糊的黑雾一般,让他看不太清楚。

    此时水无月凛的内心还处于震惊当中,有些无法认知眼前的现象。

    不明白明明着火了的仓库怎么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

    而且...似乎与之前也有些不太相同了....

    随手解开身上裹着的破烂被子。

    水无月凛向前缓步走去,小小的身影在这处巨大的仓库中倒是显得十分诡异。

    当他逐渐靠近手办所站立的位置,看清眼前的景象后。

    小脸上的表情这才凝固住,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虽然他之前买的手办都是些高档货,甚至真人一比一尺寸的也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可能个个如此!

    此时他的眼前,延伸至黑雾模糊的仓库内部深处。

    两侧四周排列着的明明就是一些栩栩如生的真人!

    如果不是知道眼前这些真人的造型与他之前所买的手办一模一样的话,他都会认为自己来到了一座巨大的蜡像馆里。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水无月凛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是慌了神,有些不知所措。

    他连忙向着仓库深处走去,所看到的景象无时无刻不在震惊着他。

    手执双刀,嘴咬利刃,一脸狰狞的索隆;压着草帽遮住脸颊的路飞;展现着王的执着,如同守护者一般的saber;一身羽织服,脸上笑眯眯的市丸银;一脸开心摇着尾巴的尼飞比特;一手撑着脸颊,与小麦对坐在棋盘两侧的蚁王梅路艾姆!

    眼前的一幕幕冲击着水无月凛的大脑。

    尽管这些保持着曾经手办姿态的真人都闭着双眼,但他还是仿佛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就像是一个粉丝忽然间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一样,激动之余更多的还是震惊。

    不过他还注意到,眼前的手办不仅仅是闭着双眼,在他们的身前似乎还有一层透明的罩子,隐隐散着细微的光晕。

    “这些是....?”

    仿佛真人一样的众多手办身前,光罩的范围大小各不相同。

    水无月凛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伸手上前,想要试着去触碰一下。

    结果毫无意外的被那层光罩给挡了下来,就像是摸到一层无形屏障一样,完全无法接触到它们。

    他轻轻叹了口气,眼神露出一丝可惜。

    这可是好不容易的机会。

    不过,就在他感叹着的时候,视线的余光却是瞥到不远处一个没有被光罩笼罩的人影,不由表情一喜!

    他连忙跑到那个人影身前,当看清之后,也是一愣。

    库洛洛.鲁西鲁,全职猎人之中幻影旅团的团长,一个性格怪异,可以称得上十分危险的家伙。

    有时像个孩子一样任性,对于得不到的想要的东西而郁闷。

    有时却像是毫无感情的人,冷静的让人胆寒,即便是对自己的生命也可以丝毫不在乎,绝对理智的维护公平。

    这家伙的三观有些别扭,毕竟是流星街出身。

    不过大体而言还是挺让凛喜欢的,毕竟是一个热爱书籍的领袖级人物。

    而且,能够将本身并不强大,只是十分特殊的念能力盗贼的秘籍不断开,可以说是猎人中数得着的强者。

    水无月凛看着眼前闭着眸子,如同休憩一般的库洛洛。

    忍不住还是想要摸一下真人的激动心情,伸出手指头,轻轻戳了一下几乎与真人一样的库洛洛。

    他誓,就仅仅是轻轻戳了一下。

    “嗡——”

    忽然间,天旋地转!

    原本就虚弱无比的水无月凛简直像是一瞬间被抽干了精气神一样,头晕目眩,小脸瞬间苍白无比!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模糊。

    “嗖——”

    忽然间,一股剧烈的冷意让他打了个哆嗦!

    强睁开眼睛,这才现,原本身处的温暖仓库已经消失了。

    此时他瘦小的身子骨穿着一身单薄的衣衫完全暴露在了冬天的雪夜之中。

    而位于他的身前的雪地之中,原本闭着眸子的库洛洛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目光平静的注视着他。

    看到这一切的水无月凛眼睛一瞪,忍不住想要惊呼!

    可已经虚弱之极的他哪还能受这种刺激,直接一栽头,晕厥了过去。

    银灰色的雪地之上。

    库洛洛揽住了水无月凛栽倒的身子,没有让他跌在雪地里。

    在接过他身子的时候,微微皱起眉头。

    黑白分明的眸子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似乎是为水无月凛此时的身体状况而感到困扰。

    只见他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

    直接将身上的黑紫色大鼇脱下,将水无月凛瘦削的身体包裹在里面,自己则是赤着肌肉线条分明的上身站在雪中。

    只见库洛洛微微仰起头,目光平静的注视着乌蒙蒙的天空。

    任凭此时鹅毛般的大雪落在额上仿佛正十字架般的纹刻上,声音十分平静,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低声道。

    “重要的日历缺了一部份,被遗忘的月份将会被盛大地吊唁。”

    “在身着丧服的乐团演奏之下,农历十一月的月亮安稳地运行着。”

    “菊花与叶片一同枯萎凋零躺卧在沾血的火红之眼旁边。”

    “就算剩下的伙伴只有一半,你的优越地位依然屹立不倒享受这幕间休息时间吧,去找新伙伴也行。”

    “出时可往东去,一定会遇到等待你的人。”

    缓缓低喃完,只见他又在原地沉默了许久,这才抱着水无月凛,缓缓向雪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