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斯人已逝

第18章斯人已逝
当年几个皇子的夺嫡之争,现在的皇上当年还是二皇子,面上无心争夺,心静如水,其实一直在心狠手辣迫害大皇子。
季文瑄的父亲,是当朝宰相,刚直不阿,看不过二皇子的卑劣行径,不想天下落入这样的人手中,于是竭力保护大皇子。
结果被二皇子视为眼中钉,布局设陷阱,终于害的整个宰相府满门抄斩。
当时朝中各官也是纷纷站队,依附各个皇子,徐将军当时是属于二皇子一队,当年的季家的满门斩首的监斩官就是徐梓玉的父亲。
陈乐颖震惊的都忘记了哭喊,这可怕的真相,已经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喃喃的说道:“我要去告诉皇兄,原来你一直都恨他!皇兄一定会杀你的。”
季文瑄冷笑一声:“你还真是蠢,我告诉你这些,你觉得我还会放你出去吗?”
陈乐颖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就要往外跑,站在一旁的冷月和沉星,立即上前捆绑住了她,并且把她的嘴塞住了。
季文瑄缓缓的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看着惊恐到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的陈乐颖,满脸的嫌弃,真是没用,只是这样就吓破胆了。
“本来我没有想要杀你的,毕竟这些年利用你,我才能留在梓玉的身边,别人才不会怀疑我,我们之间隔着家仇,我不指望能跟她在一起,只要能看着她平平安就好!”
他猛然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可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敢杀了她,我答应提前跟你的婚事,只不过想要转移皇上的视线,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马上就能带着梓玉离开这里了,可是,你居然杀了她!”
他的双眼赤红,好像嗜血的猛兽一样盯着她。
陈乐颖被堵住了嘴,只能一边哭一边呜呜的求饶。
季文瑄一摔手,就把她摔倒一旁,调整一下语调,淡淡的说道:“你不想死,是不是?”
陈乐颖拼命点头,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寒意十足的冷笑:“好,我答应你,不会让你死掉,但是你欠梓玉的,我要你全部偿还。”
他伸出手,缓缓的在她的脸上滑过:“你毁了梓玉的脸,那么你就从这张脸开始还债吧。”
陈乐颖明白过来他要做什么了,疯狂的挣扎起来,拼命的磕头求饶。
季文瑄丝毫不为所动,冷冷的看着她,对旁边说道:“来人,剥下她的脸皮!”
立即有人拿着匕首上前,陈乐颖看到这一幕,终于吓的晕了过去。
季文瑄拿着这张带血的脸皮,面无表情的吩咐道:“把她关起来,给她留一口气,找人把这脸皮换上,送去公主府。”
冷月接过脸皮的时候,忍不住颤抖一下,而季文瑄却十分平静。
季文瑄这次康复之后,人人都知道他还是以前季尚书,只有冷月看的清楚,季文瑄清俊儒雅的外表下,早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季文瑄做事向来干净利索,早就选好一个人暗地模仿陈乐颖,当天晚上就让这个人易容之后回到了公主府。
平静的过了几天之后,公主府突然就传出公主疯癫了的消息,季文瑄作为她的未婚夫婿,自然是要去探望的,请遍名医不见效,皇上派太医院的太医去瞧,全都不知道什么原因。
这样一来,她和季文瑄的婚事只能暂时搁置。
季文瑄比以前更用心钻营朝政,在朝中的权势逐渐扩大,就连皇上对他都十分的依赖。
以前他有软肋,想要要保护好徐梓玉,所以事事处处都有顾忌。
现在他已经拥有了一切,她不再了,他活的犹豫一具行尸走肉,得到这些又有什么用。
季文瑄让人重修了偏院,跟她当初所住的时候一模一样,院中的秋千也重新搭上了。
院里种了一片梨树,春暖花开之际,梨花纷飞,他坐在窗前,似乎能看到当年的他们。
那时,季文瑄在书房中看书,不准徐梓玉靠近打扰,她就在他的窗外不远处的秋千上,荡来荡去,恶作剧一样跟旁边的侍女的大声说笑。
其实那时,他从来没有看进去一个字,眼里心里都是她雪白的衣衫,欢快的笑声,可是他不能靠近她一步,因为他身上背负的沉重责任,因为他心中的血海深仇。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