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七章 死不足惜、酬谢

手机阅读:m.yqzw5.com/0_734/
    张依依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从前便与虚无剑之间是不是有着什么暂时还不知道的特殊关联,否则的话为何总会这般熟悉而亲切的感觉。

    不但如此,在不断的接触研究之中,她总能够有意无意中突然莫名的触发一些与虚无剑有关的认知,这更是说明他们之间的这份缘分着实不浅。

    毛球却是被张依依的话给惊住。

    它不止听懂了张依依古怪的言辞,而且还想到了另外一种诡异神秘的可能性。

    一时间,连看向张依依的目光都变得有些迷离起来。

    好一会儿后,恢复正常的毛球却也没有将心中隐隐的猜测说出来,只是反问道:“这样也好,那你还打算怎么试剑?”

    “不试了。”

    张依依摇了摇头,没有打算再在飞行法宝上继续。

    琢磨了大半天,她如今能够摸清的差不多都摸清了,剩下的急不来,只待将来修行实战之中慢慢一点点的去发现便是。

    但很快,她又特别郑重认真地补充道:“我觉得虚无剑与我本就心意相通,感觉亦特别适合,所以它将成为我的本命剑!”

    听到这话,毛球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相反还莫名的松了口气,哼哼着表示赞同。

    而虚无剑在张依依道出“本命剑”后,整把剑微微一震,发出了一声类似欢愉的轰鸣声,而后竟直接缩小,主动没入张依依丹田之中温养,正式成为张依依的本命之剑。

    对于虚无剑如此人性化的举动,张依依也不由得会心一笑,一人一剑之意的亲密相通哪里像是刚刚才认主的。

    “啧啧,这把剑倒真是灵气十足。”

    毛球看得有些目瞪口呆,还真没见过如此厚脸皮、迫不及待主主动进入主人丹田之中温养的武器。

    “那是,也不看看这是谁的本命剑!”

    张依依笑得很是开怀,虚无剑没入丹田的那一刻,她竟有种莫名圆满的感觉。

    照这样的势头来看,将来她与虚无达到剑人剑合一的境界并不遥远。

    来了剑冢不仅把绿俏送走了,而且还将自己的本命剑都一并搞定,张依依觉得这一趟的收获着实不小。

    ……

    又接着飞行了两天后,张依依却是突然睁开了睁,从冥想入定之中快速退了出来。

    神识再次扫过东南方向确认之后,小海船在她的操控下毫不犹豫地改变了方向。

    “发生什么事了?”

    毛球原本趴在张依依边上睡大觉,却是立马察觉到了张依依的改变了飞行方向。

    “东南方向有夏家子弟发了紧急求助符。”

    张依依简单解释了一句,而她的神识也已经确定的确是有夏家弟子遇到危险。

    毛球听是这个原因也没在意,只简单问道:“麻烦吗?”

    这声麻烦当然指的是张依依出手会不会麻烦,是不是在能力范围之内,而不是夏家遇险的弟子现在的处境麻不麻烦。

    张依依与夏家有那么大的因果在,半道上遇到这样的事情能够帮上一把自然是帮上一把为好,不过若是太过危险、救人不成反可能把自己给搭进去的话,那么它肯定不会让张依依去管那闲事的。

    “不算什么。”

    张依依与毛球与算是默契十足,哪能听不明白毛球真正的意思,当下便给出了肯定回复。

    “哦。”

    得到想要的答案,毛球就懒得管了,连神识散出去查看具体情况的打算都没有,直接再次闭上了眼睛睡它的大觉。

    小海船速度极快,没一会儿功夫便到达了出事地点。

    毛球已经主动进入了随身空间继续睡觉,张依依则直接收了飞行法宝。

    落地后她也没急着出手救人,反倒是在一旁看起了热闹。

    平静的湖边早就形成了三对一的包围夹击之势,被围住的青衣少年伤得不轻,已成强弩之末。

    而包围青衣少年的三人则是二男一女,男的皆为金丹中期,女子也有筑基大圆满的修为,明显都没有将仅仅只是筑基中期的青衣少年放在眼里。

    “来者何人?”

    因为张依依的突然出现,原本准备继续对青衣少年下死手的两男一女陡生出顾忌,一个个转而无比谨慎地防备着张依依,反倒是没再急着对那青衣少年再次出手。

    “你们是何人?”

    张依依看着那两男一女,语气平平:“哪家的?”

    这两男一女明显不像是散修,衣着服饰很是统一,像是同一家族子弟。

    只不过张依依对于北浮大陆上零零种种各个家族并不是十分了解,想通过简单的着装辨别出来到底是谁家的倒霉鬼还真是有些困难。

    “这位道友,我们兄妹三人是南济田家人,正在此解决一点私人恩怨,还望道友莫要插手。”

    那名女修及时用眼神阻止了两名急燥的同伴,倒还算客气地与张依依交代了一下。

    若是往常,突然跑出来这么一个不知抱有什么目的的旁观客,他们兄妹几个自然不会费那么多的事,直接将人一并杀了便是。

    毕竟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不会让他们所做之事透露出去。

    但张依依的气势却意外的让这名女修感到了危险,下意识地觉得不是那么好对付。

    所以小心起见,她才想着能将不跟对方起冲突便尽量不要起冲突,说到底对方也不一定是夏家小儿请来的救兵,兴许只是路过凑个热闹的也说不定。

    “田家?”

    张依依认真回想了一下,反问道:“中型家族?还是小家庭?”

    “道友这是何意?竟敢如此轻视我们田家?”

    田家两名金丹男修只当张依依是在故意藐视田家,毕竟除了五大世家以外,北浮大型家族之中,他们田家的名气实力也算得上前名列前茅,他们哪里相信张依依是真的不知道田家位列大型家族之榜。

    更别说在他们看来,张依依也不过是与他们一样的金丹中期,他们三人还能怕了一个金丹中期不成!

    “哦,那看来竟是大型家族了。”

    张依依才不在意这样的误会,自顾自地说道:“身为大型家族子弟,你们田家人什么时候跟夏家子弟结私仇了?三打一不说,还大欺小,这是当夏家没人了不成。”

    还个人恩怨,这明显是赶尽杀绝的打算,要是她再晚来一步,那名夏家少年估计已经遭了毒手了。

    “你是什么人,要你多管闲事?识相的立马滚,不然的话你也别想活着离开!”

    田家其中一名金丹男修阴着脸当下威胁,并且明显真有朝张依依动手一并杀之灭口的打算。

    他并不觉得张依依是夏家人,哪怕对方认出了夏家少年的身份,不然的话夏家少年早就激动开口向其求救了,哪里还会象现在一般一声不吭、越发戒备。

    “我是什么人不打紧,不过你这态度可当真令我讨厌。”

    张依依冷笑一声:“这是想杀我灭口?看来你们兄妹跟那少年明摆着不是什么个人恩怨,怕是这少年身上有什么好东西被你们给惦记上了,这才生出了杀人夺宝之心吧。”

    不等田家三人有所回应,夏家少年在反应过来后终于从张依依身上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当下便抢先开口:“前辈英明,晚辈正是夏家子弟,晚辈身上有样东西被他们三人盯上,只要前辈愿意出手相救,晚辈愿奉上一半身家做为酬谢!”

    “小子,你还真以为来了个救星?就凭她一个金丹中期,还能斗得过我们兄妹三人?”

    田家女修这会也明白张依依明显来者不善,倒也懒得再多废话:“既然你们一个两个都不识趣,那就一块去死吧,反正就算你死了,姑奶奶我照样有办法可以搜你的魂找到想要的答案,无非就是麻烦一点而已。”

    夏家少年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再次沉入谷底。

    他发现自己的确是太过天真了些,原以为发出求助符后能够坚持着等来夏家人的救援,却没想到自家人没等来却仅仅等来了一个不知身份、敌我不清的金丹女修。

    是呀,就算对方真的愿意出手帮他,可男家两名金丹中期一名筑基大圆满,那名女修怕是同样没希望赢得过他们,反倒有可能多丢一条性命。

    想到这,夏家少年也不愿意临死还害人性命,当下咬着牙朝着张依依吼道:“前辈您快走吧,他们三人实在太过阴险恶毒,晚辈不想连累……”

    他的话还没说完,田家女修却是直接打断:“想走?来不及了!”

    说完,那两名田家男修便已同时朝着张依依动起手来,毫不掩饰他们杀人灭口之心。

    见状,张依依正准备动手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到底进步了多少,却不想还没来得及,原本呆在空间好好睡大觉的毛球却是抢先了一步。

    “轰险!”

    毛球身影一晃,一道巨雷直接一分为三,同时朝着男家兄妹三人而去。

    一时间,雷电轰鸣,黄泉之火伴随其中,很快便将那三人轰得了个干干净净。

    田家三人甚至于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几息之间便化为灰烬,最后连灰渣都消失一空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好像那三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面对突然而来的巨变,夏家少年直接目瞪口呆,整个人都看傻了。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毛球的样子,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好像突然在张依依面前窜了出来,而后瞬间又不见了。

    就这么短暂的过程,田家三人便被一道古怪而威力无穷的惊雷同时击中,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夏家少年很快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眼睛花了,那道雷应该就是张依依自个施展出来的,虽然他完全没有看出张依依到底是何时动的手。

    就在夏家少年还沉浸于不可思议地震惊中之际,突然窜出空间放了一记雷击又立马回了空间的毛球明显对于自己这一次的出手效果很是满意。

    论起来,这算是它晋级之后头一回真正实验效果,与想象中的成效一般果然进步了很多,成效显著。

    黄泉之火果然没有白白吸收,它如今体内变异后的雷威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更主要的是那惊人的破坏力完全令人防不胜防。

    “很好,你们金丹中期的人修都可以直接连灰都不剩,我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毛球高兴地自夸着,并不觉得自己刚才直接弄死三条人命有什么不对的之处。

    那三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还想杀了它的契约对象,当然是死不足惜。

    张依依虽然之前也听毛球说过它晋级变异后雷击的威力,但这还是头一回亲眼见证,着实也惊艳了一把。

    至于田家三兄妹死了便死了,她还不至于圣母到因为几个要杀她灭口的人而去责怪毛球出手太过凶残。

    不过,这个家伙是不是也太自满得意了些?

    “毛球,你现在可是六阶了!”

    张依依无奈提醒。

    六阶妖兽的实力差不多相当于人类元婴了,以它六阶凶兽王的水准若是还不能干净利落的弄死两个金丹、一个筑基的话,那才叫没用。

    更何况,蓝羽小世界修士的整体实力水平就要比华仁大世界同境水平差,轰没了这么三个渣渣有什么值得如此骄傲得瑟的。

    有本事一次轰掉几个元婴那还差不多。

    当然,若是下次碰上唐津那个变态,毛球能直接把唐津给轰死的话,那它倒是可以尽情嚣张的得瑟了。

    “哼,我当然知道我已经六阶了,这不是没碰到其他更厉害的吗,你又不准我随便乱杀人修,不然的话出了剑冢我就直接拿夏家那守剑人试雷了!”

    毛球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

    两人正交流着,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明白自己当真劫后余生的夏家少年当下诚惶诚恐地朝张依依行了大礼。

    “晚辈夏杰,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敢问前辈尊姓大名,晚辈无以为报,虽囊中羞涩身上并未有什么真正能入前辈之眼的宝物,但晚辈仍然愿意兑现之前承诺,奉上半数家底以做酬谢,还望前辈收下莫要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