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第一百零七章 断袖?

手机阅读:m.yqzw5.com/0_556/
    船自然是与预定的时间差不对的时候到了安庆, 不过因为从金陵出发的时间比较晚, 自然到安庆的时候也就很晚了,天已经漆黑一片。所以说船虽然停下来了,但是几个主子都没有下去。

    顾启珪派人通知了船上的几人, 就在船上休息,他已经着人去拉了席面过来。这几日, 他们吃饭都是分开的, 虽然顾启珪不反对大姐和张文麟相处,但是啊,二姐就不行了,万一到时候给他来一出‘两女争一夫’的狗血戏码, 他可受不了。

    “怎么不下船去,我记得这里不是有一家有名的客栈。”顾擎把消息给到张文麟的时候,张文麟还很疑惑, 他在来之前, 还是了解了一下这个地方的情况的。

    “都是主子的命令,张七公子如果想知道的话,可以问一下大小姐,我们是不大清楚的。”顾擎回道,心里还想着, 就是知道我也不能贸然和你说啊。不过,就是老爷夫人来时也没有下船就是了。

    张文麟抬了一下手, 示意自己知道了, 顾擎就退了出去。

    “主子, 这是表少爷的来信,”这厢,顾十六递给顾启珪一封带有安珏然印记的信,“刚刚才到吉城的,本来到了金陵,但是正好和咱们错过去了,所以就立刻送这边来了。”

    这样急?顾启珪接过信,确实是安珏然的亲笔信,就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顾启珪打开信,半晌之后,顾启珪放下手里的信封,脸上完全很是凝重。

    虽说是加急的信笺,但是说起来,安珏然这封信写得很是凌乱,和平时他规整的习惯完全不同,二来此信也不是告诉他重要事情的,主要就是说一些关于长宁王府的一些事情。但是,顾启珪在意的却不是这些,而是新的末尾随意提到的罗国要与大齐和平谈判这件事。

    最近,顾启珪身边总会出现和罗国有关的人和事,所以显得比较敏感。况且,选在这个节骨眼上,不是说整个罗国的内乱都还没有落下帷幕,怎么还有闲心出使他国。再说,北部边疆,一直都是罗国挑起战争,他还有脸来请求和平。

    这是归顺强国?还是障眼法?顾启珪不得而知。

    安珏然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是因为禁卫府,现在满朝文武都在与讨论这个事情,朝堂还有分成了保守派和主战派,各个意见完全相反,照这个进度,就是爹爹回到京城,这去北方的命令也得搁置。

    不过,“在京中多安插人,过些时候,罗国的皇室恐怕会出使京师,盯着他们。”顾启珪想想,“还是不了,京中这事儿咱们还是不要明目张胆的掺和,我写信给珏然吧。”还是和安珏然说一下比较好,他总感觉此事不大好,却又说不上为什么。

    顾启珪之所以为这样吩咐,主要就是他觉得这次朝堂战争,最终保守派还是会赢的,大齐重文轻武,这是不争的事实,朝中也没有皇帝太过信任且能说的上话的武将。再说,别国出使义和,是对大齐国力的认可,顾启珪并不认为今上会放弃这样一个机会。

    “顺宝,今日咱们也不下去吗?”顾启珪还没有回过神来,顾烟琪的声音就传了来,“我进来喽。”

    顾启珪示意顾擎下去,才抬头看向自家二姐“想下去走走?”

    “倒也不是,就是觉得每次到了吉城这里都急匆匆的,好像都没有好好逛一逛呢。娘亲说,这里好像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好似都没有见识过。”顾烟琪不是小孩子了,也没有必须要下去看看,就是这样说着。

    “那明日上午,咱们在吉城好好逛上一逛,晌午过后再出发,这里比金陵凉爽,就是晌午也不会太过炎热的。”顾启珪说道。

    “不耽搁你的什么事儿吧。”顾烟琪眼睛滴溜溜只转,她内心自然是想的,但是看顺宝好似很忙的样子。

    “不会,只是刚刚珏然来信了,吩咐了顾擎几句,”顾启珪解释道。

    “珏然那小子这几个月抽条,长高了好多呢,穿上禁卫府的衣服,上次来家里,我差一点儿没认出来呢。”顾烟琪想想说道,这个小表弟真的长高了许多呢,再看看自家弟弟,顾烟琪没声了。

    “这样啊,”顾启珪完全没有察觉到顾烟琪的目光,自小珏然就长得像爹爹一些,也许身高也是随了爹爹吧。

    “既然这样,我去告诉大姐,顺宝以后可要早些休息啊。”顾烟琪说道,小小年纪就这样劳累,启珪不知道还能不能长高一些,这样想着,顾烟琪内心泪流。

    “好,我知道了,二姐姐回去休息一会儿,晚些时候我让人把膳食送到你那去。”

    “嗯。”顾烟琪施施然的离开了顾启珪的房间。

    顾启珪完全没有察觉到不对。

    他们是在第二日晌午过后离开的,吉城是个不错的地方,虽然比金陵还是不如,但是也是足够繁华了。小女孩家逛街,自然是走一家看一家的,顾启珪和张文麟都是陪衬。也许是在意料之内,在回码头的路上他们一行人又碰上了李维。

    因为知道了李维的心思,顾启珪当机立断的隔开了李维和顾烟琪,“三哥,你带姐姐们先回去吧,我朋友好像找我有事儿。”顾启珪只做不知道里面的道道儿,只想着赶紧的让两人分开。

    “这到了吉城,怎么能让你们回码头用膳,这不就是‘悦来客栈’,我做东,去拉一桌席面,就当是为你接风吸尘,也庆贺你院试成了案首。”李维忙拦住众人,虽然有些醉翁之意,但是他的出发点也真是想为顾启珪庆祝的。

    “李兄有心了,启珪现在有女眷在身边儿,实在不宜在一起用膳,再有,今日晌午过后,我们就要返回安庆,耽误不得。等回安庆,我在‘聚福楼’摆膳,请你和周兄一起。”顾启珪拱手。

    看那名青年眼神一直似有还无的朝顾烟琪看,现在张文麟也算是知道眼前青年的用意了,看顾启珪的样子他是知道的,所以百般推辞,恐怕是不希望他们有过多的接触。

    李维还待再说。

    “时辰确实不早了,我们姐弟今日确实是没有空闲,等到了安庆再让启珪给你赔罪。”这话是顾烟琪说的,恰巧打断了李维的话,她语气很是客气,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有些不耐烦了。

    顾烟琪看了看头顶的大太阳,她确实不耐烦好不好,拦着她弟弟不让走,就算是安庆的天气不会像金陵那样热,但是也很晒好不好,总之,她看眼前的青年不是很顺眼。

    “啊,好。”李维答道,有些不知所措,这还是顾烟琪第二次同他讲话。

    顾烟琪拉着自家姐姐的胳膊,冲李维微微俯身,走了过去。两姐妹俩带着面巾倒是看不出表情,不过,顾启珪猜测,顾烟琪面巾下肯定是有点儿不耐烦的。

    “那李兄,我也先告辞了。”顾启珪并张文麟也赶快撤了。

    “他这是……”张文麟看着前方十几米远的两姐妹,问道。

    “就是你想的那样,还是长辈们先察觉出来的,就上一次见过一面,谁知道会这样……”顾启珪也很是无语好不好。

    “我看烟琪是没这个心思的,她可能还不知道。”张文麟只能这样安慰。

    顾启珪冷哼一声,却并不回答了,本来他也是这样想的,可是看刚刚二姐的样子,其实是有些反常的。

    对自己家里的人,二姐自小大大咧咧,说话什么的也多是不在意。而且,二姐还有些懒,面对家里人,她总是给予全身心的信任,就是连脑子也不动一下的。但是这么些年,参加过这些宴会,见了着许多的世家夫人,二姐从来没有出过笑话,就可以知道,二姐并不是个蠢笨的。

    虽然心思上单纯些,但是二姐骨子里是个骄傲的,她在京中虽然诗书不显,但是一手的装裱工艺却极其精湛,她一直引以为豪却从来不曾在众人面前炫耀过,因为她不屑。

    就刚刚的行为,顾烟琪在外面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哪怕别人意识不到,但是自家人还是能知道的。

    那么现在,李维的举动她到底意识到了吗,顾启珪不能确认。

    “烟琪在烦躁什么?”顾烟茗拉拉妹妹的手,柔声说道,“那是启珪的朋友,启珪能应付的,就是热情了些,也没什么。”

    “我就是觉得天太晒了,他还在磨磨叽叽的让人心烦。”顾烟琪回答道。

    顾烟茗笑笑,拍了拍妹妹的手,没再说话。就她而言,她是极其反对有这样一个妹婿的,门不当户不对的家庭,就算有一时的甜蜜,后头却实在很难存续下去。

    但是她也意识到了顾烟琪的不对劲,她们自小一起长大,比谁都了解对方。

    顾烟茗顿了顿说道:“要说起来,那位朋友确实是没有眼色,启珪今日一直很忙,连点儿空闲的时间都因为要陪我们没时间休息,那位朋友还要硬拉着去用膳,就跟谁想吃他宴席似的。”要说,烟琪自小和启珪感情好,凡是谁惹了启珪,烟琪总能暴露本性情,顾烟茗平时绝对不会这样讲话的,但是为了试一试自家妹妹的态度,她如是说道。

    “是吧,是吧。”顾烟茗的话音刚落,顾烟琪就说话了,看着顾烟茗,还一脸“我也是这样想”的表情,“顺宝可多事情了呢,虽然不知道在忙什么,今晨我听嬷嬷讲顺宝现在也是卯时不到就起身开始习书了呢。昨日晚上深夜都还亮着灯,不知道哪有这样多的事情。不过,嘿嘿,没想到大姐你也会在背后说人家这样的话。”

    “所以你刚刚生气是因为这些?”顾烟茗没有理会顾烟琪的调侃,直接问道。

    “不是,那个姐姐,你没觉得顺宝的那个朋友有些不对劲吗,老是缠着顺宝似的。就是在安庆,顺宝不在家,他还经常去咱们家做客,说想看看顺宝,明明第一次我就告诉他顺宝去金陵参加院试不在家,后来,他还是去了几次。”如此说着,顾烟琪又靠近了顾烟茗几分,“你不觉得他像是话本里的男子老是纠缠另一个男子,好像断袖似的。这怎么可以,我当然是很不喜欢他了,要是顺宝没有订婚倒还罢了,但是现在顺宝可是圣上赐下的婚约,怎么可以出这样的岔子。”

    顾烟琪顿了顿,“再说,我看顺宝好似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所以可不能让他带坏顺宝。”顾烟琪说的煞有介事,语气甚是郑重,完全不是开玩笑。

    但是顾烟茗已经在风中凌乱,这是哪跟哪啊,她有些跟不上妹子的脑回路了,怎么越扯越远,所以在顾烟琪的脑子里,李维是看上了启珪?

    “以后不要再看那些画本子了,我会告诉娘亲让她安排嬷嬷,限制你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册。”顾烟茗说道,她现在还有些没缓过来,这妹妹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哎,大姐你怎么这样啊。”顾烟琪没辙。

    “怎么了?”顾启珪和张文麟走近,就看到两姐妹一个求情一个拒绝。

    “没事儿,我们赶紧回安庆吧。”顾烟茗说道,面色有些严肃,接着又对顾烟琪说道:“撒娇也没用,回家我就亲自去和娘亲讲。”

    “好嘛好嘛,我知道了。”顾烟琪妥协道。

    留下顾启珪和张文麟摸不着头脑。

    (本文连载在@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