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九十五章 分家了

手机阅读:m.yqzw5.com/0_556/
    安庆

    第二日, 五房摆宴款待阖府上下。

    顾启珪得到通知的时候,还大大诧异了一番, 没想到他五婶还有这个心, 自从顾启珪到了江南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待遇呢, 说实话,顾启珪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他心里清楚,此次去用膳可不只是吃饭而已,不给他摆鸿门宴就不错了。

    不过,到了时辰, 顾启珪还是准备妥当带着磨石宇过去了, 他没有理由不去啊,何况,听说四婶叫的人还挺全的呢。

    顾启珪到的不算晚, 环顾一周, 除了他五叔,倒是都到了, 就是他三叔也已经懒洋洋的坐在席间了。他是小辈, 给各位叔伯请安行礼后才入席。

    众人都闷闷的用膳, 席间连个话都没有, 顾启珪用的怡然自得,趁着现在无人理他, 他可以好好地养精蓄锐。

    “不是说叫我们来有事儿?”最先受不了的是三老爷顾国靖, 看着整个席间吃的最欢腾的顾启珪, 他只觉得糟心。

    来了, 顾启珪咽下最后一口,心里想着。慢慢放下了筷子,准备乖乖做个背景板。可是有三老爷在,这事儿怎么可能发生吗?

    “你先说吧,这事儿准备怎么办,什么时候让我们搬走?”顾国靖看向顾启珪,坐在那里大剌剌的问道。

    顾启珪心里呵呵哒,面上却不显,“三叔说笑,这些事儿两位叔父自己决定就行,侄儿是晚辈,实在不好说。不过,爹爹也有写信给族长,我已经派人送去了。毕竟是奉旨分家,不管怎么样,侄儿觉得先把家产话说明白才好。”

    顾启珪这话是没有留太多余地的,意思也很明显他想速战速决,直接堵住了各个想开口的可能。

    夏氏呕的不行,却没有办法再说什么,没想到她摆个宴席,意图都已经这样明显了,这小子还在和她装糊涂。

    “启珪啊,五婶是觉得这是咱们自己家的事情,不用搞得人尽皆知。”

    顾启珪心里默默吐槽,心说这县试成绩还是我自己的事情呢,和谁都没有关系,不也是让说书先生说了这好些场,恐怕再说上一段时间,整个京城都知道他顾启珪县试别说案首了,得的是倒数第一。就是不知道他的故事被说了这些场,养活了这些人,怎么就没见谁给他些酬劳。

    再说了,顾启珪轻笑:“五婶说笑,分家这样大的事情,实在不是启珪能做主的。祖父和爹爹来了信,希望此事速战速决,祖父也能和圣上回句话。”顾启珪自始至终表情都没有变,语气不吭不卑。奉旨分家,他手里的王牌,有了这个,谁敢说不。

    夏氏想把桌上的菜都拍在顾启珪脸上,就是不知道可否能行?

    顾启珪没有抬头看夏氏的表情,笑了笑,自顾自又喝了两口汤。

    “咱们家的少爷可都真是不得了,一个话里话外把我们这些个老骨头往外赶,一个不吭不响就拿了个案首回来。”夏氏开始阴阳怪气。

    “五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且不说这是奉旨分家,就是在京中爹爹、二叔父和四叔父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现在五婶是想让启珪做什么呢?启珪年纪小,经事儿也很少,可听不懂五婶说的什么话。再说县试是朝堂选贤任能的手段,是皇恩浩荡,五婶说话切不可无遮拦。”顾启珪低声说道,语气平静。

    顾启珪来了安庆一直都是知礼和善的样子,虽然也会笑着说两句刺儿人的话,但是这样面无表情的说话还是第一次。

    “七弟误会了,我阿娘只是觉得刘镇那边的宅子可能得花时间修整,短时间得留在老宅这边了,怎么也得把院子整理出来再搬过去。”顾启裴笑着说道。

    “四哥说的是,那既然院子整理不出来,其他分给五房的宅院店铺,就先搁启珪这儿吧,五叔五婶就先紧着整理院子,别被其他分了心。正巧最近启珪交了写经商的朋友,可以交给他们练练手。等什么时候,那边的院子修整好了,五婶再通知我,我请族长再做公证。”顾启珪说的随意,想从他这儿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好处,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事情,反正在顾启珪这儿就不可能。

    顾启珪的话音刚落,整个席间静的可怕。

    这小子真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啊,这是在座所有人的心声。

    “你……”夏氏这下连脸上微笑的表情都已经挂不住了。要知道虽然老宅只有他们和三房,但是因为还没有分家,现在他们所以的嚼用全部是公中所出,而且江南所有的顾氏产业的分红大部分都在夏氏手里攥着。现在分家,她自然是不开心的,本来都该是他的,现在被分成了几等份。

    所以昨日她想了一夜,她想到的折中状态就是,他们继续住在老宅,占着闵意伯府的名声,然后把分家分给五房的资产拿到手里,名正言顺的拿到银钱。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这个小侄子这么滑,是一点亏不吃的。

    “七侄儿算计不错,就是不知道三哥怎么想的,西街的宅子可也要好好修整的,要是三哥三嫂不搬,这七侄儿是要把顾家这些个产业都攥在手里啊?”夏氏当然不是省油的灯,自己下水,还要拖着三房。

    “我们……”何氏想开口解释,自家夫君已经让收拾东西了,不会在顾府呆太久的,可是刚开个口,就被打断了,被自家夫君。

    “就是,这家里我还没呆够呢?走什么走。”顾国靖直接打断何氏,对顾启珪说道。

    顾启珪眨巴眨巴眼,这三叔是专门给他添堵的吧?是。

    “三叔自是想住多久住多久的,启珪是小辈,岂敢不从?”顾启珪从善如流。

    “得嘞,看见你就牙疼。什么时候看族长老头子过来,不用去唤我了,把该给的都交给顾启锋。”顾国靖说完这些站起身来就离席出去了。

    留下愕然的夏氏,没想到老三就这样妥协了,就那桀骜的性子,这一次这么简单就答应了,夏氏的牙又开始痒了。不过,夏氏看着老五顾启川和老六顾启林一脸愤恨的样子,总算有些消气。她就不相信,这样的分配不均,三房能平静的过活。

    因娘亲一直受宠,五少爷顾启川和六少爷顾启林一直认为阿爹是看重他们的,没想到被现实狠狠打脸,一时间脸上血色全无。

    顾启珪倒是乐见其成,他再次站起身,笑着说道:“五婶如果再有什么想法,可以先与五叔父说说,不过,这奉旨分家之事就是拿到两江总督面前也是没有理可说的。”

    夏氏和顾启裴的身子一僵,夏氏看着顾启珪似笑非笑的表情,拿不准他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没错,顾启珪就是故意的,他实在不想一直和夏氏在这儿虚与委蛇,再说那事儿他一直觉得最受委屈的当属安珏然,他也就是说出来出口气。

    桌上的其他人是不知道顾启珪突然提起两江总督是为何的。

    但是知情的夏氏心中非常忐忑,她儿子攀上这样一门亲事,她兴奋开心,但是她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提过,因为现在陆瑶可还有安家的亲事在呢,这要是传出去她儿子的名声可就算完完的了。

    反正,最后总之就是,一桌子各有心思的人,终于在沉闷的气氛中散了宴席。

    总之结果就是,顾启珪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第二日分家分的异常顺利,就是五房也没有什么不和谐的声音,在族长的主持下,分的清楚明白。

    这些年,虽然收益都在五房手里,但地契店铺契大都在顾雍安氏手里,因为这次分家,也都送到了顾启珪这里来,这时候一一分散下去就可以了。五房的递给顾国和,三房的自然是谨遵三叔的嘱托,顾启珪尽职尽责的交给了他二哥,虽然三叔到了。

    分家风波之后,顾启珪就清闲了很多,在三房和五房搬出去后,整个顾府满打满算的就只有他一个主人了。这一段时间是顾启珪最平静的时候了,没有什么事儿,分家了,府里这些个堂哥什么的再也不能在他面前作妖了。

    这一段时间,李维和周康也没有什么空闲过来找顾启珪,主要是之前他们和二哥顾启锋去何府拜访,结果超出想象,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成功把二哥的舅舅挖出了山。最近正是忙碌的时候,自然是没有空闲的。

    所以,这段时间顾启珪过得自是惬意无比,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为府试做准备。

    府试是在辛城考试,流程什么的都与县试都一样,就是试题也是差不多的,差别主要在于考生的水平。县试取五十人,府试要在这众多五十人之中再取五十人,优中选优。

    说起来,整个科举不就是这回事吗?参考的考生水平越来越高,到最后状元也就只有一人而已,就是能成为进士的又有几人。

    顾启珪现在完全知道了做什么事儿都得全力以赴才行,不然就会变成现在他这样,爹爹师父暂且不论,就是娘亲和姐姐都回信对他是好一阵劝解鼓励,就是安珏然那个小子先是郁闷的写了一些近况,话里话外也都是安慰他的。

    再加上他在安庆唯二的朋友,李维和周康话里话外督促他读书,这就让顾启珪觉得,自己在外面吃一顿饭都是罪恶。

    想想自己还真是累啊。

    再过几日就是万寿节,万寿节对顾启珪来说还有个意义,那就是他和安珏然的生辰也要到了,不过为了避讳,两人每年的生辰都是提前一日过的。

    自从安珏然进京,和顾启珪走的近了之后,这日的早上,他们都会一起吃一碗朱氏亲手做的长寿面。朱氏的长寿面是一绝,虽然看着是一碗面其实真的只有一根,再配上鲜美的鸡汤。这样做出的长寿面几个孩子包括顾国安都喜欢。

    二姐顾烟琪曾经戏称就是因为是一年才能吃上一次的面条,大家都想着才觉得美味。对于这种观点,顾启珪无比认同。

    每次长寿面用完后安珏然回自己家去,安家每年会在晚上为安珏然摆生辰宴,当然是安意荣张罗的,顾玲燕是不管这些俗事儿的。顾启珪也会去忙自己的事情,每一年他们的生辰日的早晨都过得简单而温馨。

    但是今年顾启珪在安庆,离京城这样远,说起来这还是顾启珪自出生到现在第一次离开朱氏这样久呢,他心里自是有些想念的。

    不过,京中的各位亲人朋友都没有忘记他的生辰就是了。最近顾启珪收到了很多从京城送来的礼品,都是送他的生辰礼,爹爹娘亲的,姐姐们的,大哥的,安珏然的,还有张文麟的。

    说起张文麟,家中来信或多或少的都提到了些,态度是完全不同。

    爹爹一笔带过,就是陈述有过这样一件事儿。娘亲信里都会仔细的讲张文麟几时又来府里拜访父亲,也会夸奖张文麟是个知礼的孩子等等,言语间倒是极满意的。

    大姐是唯一一个提都没提的,信里大都是关心他这个弟弟的。二姐提到是因为张文麟去拜访的时候,经常会给她备一份礼,言语间已经把他当姐夫了。

    大哥似乎很欣赏张文麟。安珏然对他态度倒是淡淡的,甚至有些敌意,这让顾启珪很是满意,就是啊,当他顾家的女婿,哪有这样容易。

    但不可否认,这一段时间张文麟确实让顾家的各位都熟悉他了。

    (本文连载在@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