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九十二章

手机阅读:m.yqzw5.com/0_556/
    “嗯?”听到李维这样说, 顾启珪随眼扫过去。

    何止和他二哥同名同姓,这怕就是他二哥吧,这在吉城参加县试的童子之中恐怕也不会这样凑巧的出现和二哥同名同姓的人了吧。在看后面的籍贯一栏,顾启珪就确定这就是刚刚还在这儿的二哥顾启锋了。

    整个房里有一种诡异的安静。

    “那个,启珪,没事儿, 等下一次咱们一定能赶上顾二哥的哈, 一次不代表什么。”李维说道,“但是, 噗哈哈哈…,这个,也太巧了吧, 你们顾家兄弟包揽首尾。”李维终究还是忍不住笑了出声,主要是虽然是才经过几天的相处, 他也来哦接了顾启珪一些。他虽然极好开玩笑,但别人和他玩笑,他都能接得住, 并不是一个脆弱的人。

    顾启珪自是不会在意这些, 他看着排在案首的这个, 再看看排在最底的自己, 看看爆笑的李维,又看看忍笑的周康, 觉得整个世界都对他充满了恶意。

    “不过, 你也不知道顾二哥参加了县试?”还是周康看出些名堂。

    “之前是完全没听说, 见到二哥之后,二哥没提过,不过我也没问过就是了。”顾启珪回答,“这家里的氛围有些问题,我也没雾触二哥的霉头。”

    李维和周康都理解的点点头。

    “把白绢拿给二哥看看,”顾启珪把白绢递给磨石宇,想来二哥一定在等县试的成绩,既然能瞒着这样一大家子人去参加县试,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风声传来,就证明他并没有派人去等放榜吧。

    不过这传出去也快,怎么可能瞒得住,毕竟下面有他作对比。

    顾启珪内心翻了个白眼,不过,这事儿也算是尘埃落地了,顾启珪现在是完全没有心理负担了,至于其他的,顾启珪表示并不在意。

    看着眼前两个朋友终于是想起好好关怀他了,顾启珪觉得是他们是想多了,遂开口解释道:“之前我爹爹和师父都告诫过我,行文过于规矩,过试容易,好名次难。我还想自己可能被放到外圈,能在内圈倒也是极其幸运了。”

    顾启珪是笑着说的,李维和周康之前并不了解顾启珪的水平,虽然经常看到顾启珪待在书房里,听到他这样说,自然是跟着释然。只想着顾启珪还小,也许已经发挥最好的水平了,所以说话还是以鼓励为主。

    顾启珪都照单全收。

    这厢,顾启锋也是知道了自己的名次,心里咯噔了一声,面上倒还是和煦的表情,“替我谢谢七弟。”在磨石宇点头出院子之后,脸上才有了庆幸担忧欣喜等多种表情交织在一起,就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此时,顾五夫人夏氏正在和顾启裴说话,所以说夏氏喜欢这个儿子不是没有道理的,顾启裴是心眼儿多,有些混,但是不论干什么都会和自己的娘亲商量一下,也可以说是通知娘亲一下。

    就比如现在,他们自然在商量怎么娶陆瑶的事情。说到这个,夏氏很是激动,她平生最恨风头能盖过她的人。

    以前,在顾府,不说安氏,还有三个嫡媳,她自然拼不过,开始时也就和老四家的邵氏关系还好一些,但是邵氏为人八面玲珑,和大房关系搞得不错,她就和邵氏渐渐疏远了。

    再后来,先是大房进京,再然后老爷子和二房,就连四房也进京了,安庆就剩下三房和他们一家。她从来不奢望能因为夫君得到什么荣誉,只想着能自己儿子能有出息。

    没想到自己儿子能搭上两江总督的女儿,虽然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一些,但是等真正落实下来,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裴儿,这是算是定下来了吧?娘还觉得有些不太真实啊。”夏氏有些不敢置信,要是他的儿媳是江南两江总督的独生女儿,到时谁还敢看不起她,陆家可是只有一个女儿,到时候怎么办还不是她说了算。

    “娘,你就放心吧,陆平已经亲口答应了,他还能败坏自己女儿的名声吗?何况,他不能不答应。”顾启裴说的信誓旦旦,又低声在夏氏耳边说了几句。

    夏氏听到,笑了出声,看来真的不需要她太担心了。

    他们正在说着话,有管家进来,正是上次怠慢顾启珪的管家李忠,到底夏氏还是留下了他。虽然顾国和警告过她,还因为上次顾启珪摆宴的事情责怪了她,可她不在乎,这大房幼子过来,凭什么他要出钱好生伺候,她手里的东西都得是她儿子的。至于管家,也是她说了算,就是顾国和和她叫嚣都不行。

    李忠因为走得比较急,差点摔倒在夏氏母子面前,好容易稳住身子,赶紧道歉。

    “眼睛在哪呢?没看到少爷在这里的吗?”夏氏责怪道,李忠赶紧向顾启裴行礼。顾启裴摆摆手,觉得无趣,站起身来说道:“阿娘,我先回去了,”对于府里的事情,他从来不掺和。

    “好,晚上一定过来和阿娘一起用膳啊,阿娘让厨房做你喜欢吃的。”夏氏叮嘱道。

    “我知道了。”顾启裴下去了。

    夏氏看着儿子出了门才回过头,整个表情变得冷艳了很多,“以后看到少爷在这里,不要这样莽撞,像什么样子。”她儿子是干大事,有大造化的,这府里的事情还是少掺和为好。

    李忠赶紧回道:“是、是,夫人,奴才记住了。”

    “到底什么事?”夏氏挑入正题

    “夫人,今日县试放榜了。”李忠赶紧说明自己的来意。

    “大房那个怎么样?”夏氏赶紧问道,心里极其希望大房那个这次能落榜的,这样就更能显得她儿子优秀来了。

    “考的算不上好,内圈的第二十名,算是内圈的最后一名。”李忠回道。

    夏氏立刻兴致缺缺,“过了啊,还以为是没过呢。不过还行吧,反正之前觉得他肯定能拿案首的那些人肯定自打嘴巴了,他们又有了新的谈资,得谈论一段时间了。”

    “夫人,奴才来不是为了说七少爷的事,是三老爷家的。”

    “老三家,他又不在家,就何氏那个软绵性子,能有什么事儿?”夏氏不置可否。

    “这次县试的案首是二爷顾启锋。”李忠慢慢说道。

    “你说什么?”夏氏直接就炸了,“他什么时候去参加县试的,我怎么不知道。”

    “咱们府上都不知道,奴才本来是好奇七爷的水平,才派了人去,没想到就发现了这么一个事儿。”李忠低声说道。

    夏氏简直要气炸了,这老三家的不吭不言的,没想到肚子里道道儿这么些啊,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要来想压她儿子一头,夏氏咬的牙痒痒。

    陆府

    陆平坐在座位上,语气平静的说道:“这是你做的事儿?从小你是这样学的。”他现在已经极力在控制了,要是搁以前,他早就不管不顾上手了,这几日的事让他反思了很多。现在,要是顾启裴在他这里,恐怕都不能活着出去。

    陆瑶不说话,半坐在床榻上,倚着靠榻,冷冷的说道:“反正爹爹没教给我这些,以前就只有娘亲跟我在一起。您要是敢动裴哥,我就给他偿命。”

    陆平没再说下去,在江南这几年他习惯了发号施令,一声令下,就有人按照他的命令出动,只是还是拿这个女儿没办法。

    “陆瑶,你有什么可以自怨自艾的呢?”木氏突然说道,“每次当你犯了错误,就会像现在这样,埋怨,冷言冷语。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没有改变。”木锦说的随意,语带讽刺。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讲话,你只是我爹爹的妾,在家中充主人就罢了,现在还到我面前充大吗?”在这个家中,陆瑶最是不喜木氏,听到她这样讲,自是立刻炸了。不过,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木氏说这样的话,以前,不论她怎样挑衅,木氏总能笑眯眯的,天知道,她最是不喜欢木氏这样的人,假惺惺的。

    “你又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喊大叫,替你娘抱不平?还是替自己的错误找借口?从始至终,你和你娘才是后来的人。”木氏慢慢的说道,她从来不曾说过这些事情。

    陆平拉着木氏的手臂,低声说道:“木锦,够了。”何必扒开自己的伤口,鲜血淋漓的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

    木氏却没有停下来,继续说道:“每次你犯了错误,就说是静之没有教育好你。是因为静之没有教育好你,你才变成这样的吗?你自己不清楚吗,从小你哪一次是因为听了他的话被骂被罚的吧?不管是在京中还是在江南。是他不想教育你,还是你根本就不听。你以为如果你爹爹不是陆平,顾家五房,庶出的五房夫人能甘心他儿子把你一个失贞的女子抬回家。”木氏话说的很重。

    “好了,木锦,”陆平直接伸手把锦绊拉过来抱住,“不要再说了。”

    “啊……你们都出去,都出去,我不要看到你们。”陆瑶情绪很是激动,她没错,她怎么会错呢。

    陆平半抱着木锦出门,在门口看到陆瑶的娘亲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眼神没有丝毫波动,带着木锦走除了院子。本来还有些发抖的陆夫人,手攥的紧了些。

    回道自己的院子,木氏的情绪渐渐沉静了下来,主动开口:“是我激动了,我认错。”

    陆平摇摇头,“很久没有看过你这样激动了。”

    “我只是觉得可惜,她毕竟还小,根本什么都不懂,”木锦说道,要不是陆瑶张口闭口是因为静之才变成这样的,她根本就不会掺和进去。

    陆平扯了扯嘴角,他本来是有些想法的,让顾启裴回家,把女儿送到其他地方。就是陆瑶恨他这个做父亲的,他也不能让她以后悔恨终身,可是,现实断了他全部的计划。

    “师哥的信已经到了,退亲的事情,他会尽快办。无事的,既然师哥已经说话,咱们就不管了。至于陆瑶,这事儿我应了。”

    “静之,”木锦迟疑,他们都知道,顾启裴不算是良人,顾府五房夫人也不是什么软柿子,……

    “你不要管了,这事儿就定了。”陆平低低的说道,又叹了口气,“也许当初我们就不该回家,我也不该奢望他的回心转意。不然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陆平所说的那个‘他’,是他的嫡亲父亲,他这一辈子所遭受的所有苦难无奈几乎都来源于他,来源于当时的奢望。

    木氏没有再说话,静静的靠在陆平怀里。

    (本文连载在@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