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史诗天命

手机阅读:m.yqzw5.com/0_40/
    与手持黑刀的波罗领主对战的不只有巫妖凯尔温,曾与苍夜交谈过的星之魔女暮光也在场,同时还有一位带着金边眼睛、充满知性气息的女子,从身上的气息反馈,同样也是一位魔女。

    “哈哈哈哈……嘎嘎嘎……”

    逐渐失去人类特征的梅德领主发出尖利的怪笑,再次挥动黑刀。

    刀刃斩出强劲的风压,凯尔温甚至连法术都来不及释放便被击飞了出去,附加在身上的十三重白骨装甲尽数粉碎,黑色的余威强劲渗透巫妖骨体,爆发出细密的裂痕。

    作为亵渎自然的生命体,巫妖并非是简单的亡灵法师,抛弃血肉而重塑的骨体被掺入各类珍贵而坚固的材料,从而打造出优秀的载体,附加上各类坚固符文。

    可以说,巫妖的躯体本身便可达到卓越品质的防具胚胎,足以支撑巫妖的近战格斗。

    躲藏在暗处的苍夜从中检测出黑刀完整的数据。

    卓越七阶!

    附加强力破甲、强力破魔效果,每一刀斩出能同时叠加上物质、灵魂、能量三重伤害各30点,同时还有最罕见、最令神明憎恶的效果——

    对神性特攻!

    卓越之上便是神器的领域,从各方面角度来讲,这件黑刀已经初步具备神器的雏形了,也嫩怪‘魔神之女’会出手抢夺。

    不过这是原由版本的数据,如果没有黑山羊幼崽,黑刀只是卓越五阶,这头怪物为波罗领主的魂链武装附加上了弥足珍贵的能力。

    即将承受天命的凯尔温不甘就此败退,但鏖战到现在,它已经遍体鳞伤,这具躯体的极限马上就要到了。

    暮光与密斯提拉各自对视一眼,旋即同时出手。

    黑暗与毁灭的气息同时释放而出,古老而玄奥的深渊语从两位魔女口中吟唱而出。

    魔女是与深渊最黑暗的存在签订契约的宠妃,以自身灵魂为祭品,借去深渊之皇的力量。可借用的力量并没有限制,但魔女所能承受的器皿却有极限。

    气氛愈加的黯淡,毁灭性的气息逐渐酝酿。

    苍夜毫不犹豫的离开,战场范围的扩张已是定居,如果不出意外,这次对轰会将整个波罗之堡都给炸没。

    离开前,苍夜也见到了那个构装少女的身影。

    她的脸上依旧挂着扭曲病态的笑容,丝毫没有任何害怕的情绪。

    数秒钟后,虚空回响起魔女们神秘空灵、宛若天籁的歌声:

    “至暗的深渊之皇,永不餍足的暴食之主啊,你的羔羊密斯提拉·纱尔瓦再次回应召唤,于遥远的彼岸,释放您令万物战栗的饕餮之力!”

    “至暗的深渊之皇,永恒沉眠的怠惰之主啊,你的羔羊贝阿朵莉丝·暮光再次回应召唤,于遥远的尘世,施展您令世界永眠的幻灭权威!”

    暴食与怠惰列属七宗罪之二,是以神之子为首的世俗众生诞生后永恒背负的七大原罪,而在原罪背后操纵一切的便是深渊的七位皇帝,也称原罪之皇。

    魔威的释放令苍夜感受到生命的战栗,与争夺神性的时刻不同,那次所见到的只是冥界太阳神残缺不的神力,面对乌伽罗浩瀚如汪洋的神性,这1点神性就好比一滴水,相同的质,量却极其有限。

    而现在却不同,姑且不论渊罪七皇与暗日主宰实力对比如何,承接她们权威的魔女就是皇帝们行走在世俗界的选民,所能承接的力量足以支撑原罪之皇的分身降临。

    不过真到了那个时候,魔女也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可怕的威压在弥漫,飞速穿透出城堡,弥漫四周。

    这股不知来源的气息令地上所有的物种都感受到渺小如蝼蚁的恐惧,胆小者甚至活生生被魔威所吓死。

    亡灵狂潮的进攻被外泄的气息所生生止住。

    顷刻间,整座城堡在三顾威势的对拼下化为灰烬,余威波及拱卫的星堡,连绵不绝的惨叫声中,守兵死伤惨重。

    魔女们所能承载的也就只有这一击,苍夜重返战场,魔女们早已不知所踪,而场上只剩下巫妖与梅德领主的身影。

    梅德领主此刻的形态已经完脱离了人类的范畴,四处舞动的巨大触手就好像是一头缩小般的黑山羊幼崽,黑刀被融入其中一条触手内,随意劈砍便能斩出漆黑的风压。

    两位魔女显然是撤退了,释放魔威依旧不能取胜也到此为止了,再战下去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尽管与原罪之皇签下了契约,但没有任何一个魔女会这么轻易的将灵魂交到皇帝们的手上。

    不过战果也是可观的,梅德领主重伤,犹如肉团般的身躯被轰碎了大半,仅剩的三条触手也有两条软趴趴的垂下。

    巫妖凯尔温在对冲下再次受创,小半片巫妖骨体被摧毁,连灵魂也受到的重创。

    眼看着肉团似的怪物再次挥刀上前,负伤的巫妖发出了不甘的呐喊:

    “天命!我的天命!”

    史诗天命失败了,命中注定必须杀死的敌人变成这般怪形的姿态,重伤濒死的自己已经无力再战。

    命运的推动无迹可寻,结果反复无常,且挑战的机会只有一次,失败了,便永远止步于传说。

    一个人的道路冥冥中自由命运来抉择,是成为凡人度过一生,还是超越平庸,精彩一世,从出生到死亡,恰好就是一个圈。

    很多人认为生命是在不断向前的,然而命运已经注定,从出生开始便逐步走向死亡,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不是无限延伸的直线,而是两点相接的循环。

    圈的大小最高仅止步于传说,而史诗,便是跳出圈的开始。

    史诗天命给予每一位传说跳出命运循环的机会,但有且仅有一次,失败者不必多说,而成功者,便是成功掌握自身的命运,未来的路是生是死,由自己抉择。

    也就是从史诗开始,脱离了的神的掌控,吟诵神明不会被感知,咒骂神明不会被知晓,同样,也不会再受到任何神的眷顾,命运也将不再庇护于你,同样,任何预言类法术对你将不再起效果。

    走上史诗的路,便是自由的开始。

    在《纪元》里,史诗天命是一次、也可能是复数次的宿命任务,完成后可收获令人丰厚到难以想象的奖励。

    无论是自由还是奖励,都是凯尔温所渴求的事物。

    它不甘心,不甘心自己败得如此莫名其妙,一把兵器就能造成这种断层式的差距吗?

    自己再也没有完成天命的机会了。

    凯尔温感到悲哀,明明看到自己的天命归所却再也不能达成,或许从一开始决定背离命运便被失去了祝福,可能这就是命运的真想吧,千方万计阻扰任何想脱离命运的人。

    巫妖的悲哀很多人都感受不到,因为大多数人一生中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天命,而更悲哀的是,他们并不为此而感到悲哀!